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人物 > 正文

走进约翰•霍普金斯,兑现健康的承诺

2018-08-29  文/maxiaomeng

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学术事务副总裁、亚洲业务副总裁Charles Wiener博士与约翰•霍普金斯医院Ciccarone心脏疾病预防中心副主任Erin Donnelly Michos博士造访中国,《中奢网》有幸采访到两位博士,就国内读者关心的国际医疗问题进行一一解答。

走进约翰•霍普金斯,兑现健康的承诺

纵观Charles Wiener博士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24年的成就,他以医学和学术领袖的地位、宽广的学术和临知识、以及在不同群体中建立商业联系的能力著称。目前,负责多个国际项目,括战略规划、教育基础设施布局规划和医疗教学训练。

ChinaLuxus:约翰霍普金斯在中国展开的项目合作一般是怎样的呢?是人才引进吗?有没有与中国医学院合作的范例?

Charles Wiener:现在在中国的合作形式大部分还是教育、学术层面的合作。除了这个之外,像梅奥一样真正在中国执医的情况现在还没有。就算是和中国医院的的合作,也是处在安全、管理、培训教育方面,而不是执医方面。

ChinaLuxus:美国排名前十的专科医院,约翰霍普金斯的擅长领域在什么地方呢?

Charles Wiener:霍普金斯是世界上第一个教学医院,也就是把教学和医学院结合在一起,在众多领域都拥有非常前沿的技术和丰的医生资源,我们在研究方面花了非常多的心血,这也是我们的强项所在。其实北京协和当初建成的这个模式就是向约翰霍普金斯取经的。约翰霍普金斯的强项就是疑难杂症,你在其他地方治不了的,你就可以去霍普金斯。

中国医疗健康体系当中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有时候专业的划分太过于狭窄了。比如有心血管科,有肿瘤科,但是大部分人在得病的时候或者有病症出现的时候,一般有2-3个合并症。对于患者来讲,选择医院比较重要的就是看综合类的医学能力。可能有些患者有心脏病,但是同时合并有糖尿病,合并有卒中的情况,不能只是看单一细分领域的实力,而是需要在全方位进行考量,约翰霍普金斯在研究以及临床上都有比较强且综合的能力。

走进约翰•霍普金斯,兑现健康的承诺

ChinaLuxus:在中国人去美国就医要通过一个中介,不可以直接对接吗?

Charles Wiener:对于追求更高医学水平和医疗体验的中国患者,我们为此建立了一个中文网站,并配备了国际医疗礼宾团队来对患者求医的各个环节提供帮助。我们有专门的中文工作人员,中国患者可以直接联系到他们的对接人。

ChinaLuxus:现在霍普金斯在中国这个市场并不成熟,之后希望怎么提高知名度或者推广这个项目,或者有什么主推项目想在中国有持续性的推进?

Charles Wiener:我们有一系列基础设施合作项目。我们和南京的鼓楼医院已经展开两年半的合作,帮助他们优化一些培训项目,包括住院师的培训(主要针对住院师的教育课程设置等层面)。另外我们和深圳的南方科技大也会有合作,帮助他们开发一些医科以及医学预科的一些教学课程;我们和中国南方一家做居家护理产品的公司共同开发一些居家护理产品的市场;我们和优翔也有合作,一同开发一些对于高端人士健康管理的一些项目。

    在过去一年半时间当中,大概300-500个中国各家医院的主管领导包括行政主管人士来到约翰霍普金斯参加高级课程。当然这个活动也是帮助我们约翰霍普金斯提高在中国的知名度,同时我们会和医疗旅游相应方面的合作,让中国的患者更容易到美国到霍普金斯获得一些医疗旅游方面的服务。

    过去10年当中,大概有成百上千来自于中东的学生到约翰霍普金斯,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作为他们首选的深造或者学习的目的地。这个过程当中,约翰霍普金斯也意识到,随着中国日新月异的发展以及更多出现在普通人口中的健康问题,需要招募更多中国的学生到霍普金斯深造,好像在过去的10年中,中东学生如潮水一般的涌入霍普金斯一样,未来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学生也会人数大增。

走进约翰•霍普金斯,兑现健康的承诺

    Erin Donnelly Michos博士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心脏内科的医学副教授,同时任教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系。她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Ciccarone心脏疾病预防中心副主任。同时,她还是美国心脏病学学会(FACC)以及美国心脏协会(AHA)的会员。

    她的研究兴趣聚焦于预防性心脏病学和心血管流行病学领域,尤其侧重于(1)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的风险预测,包括冠状动脉钙评分和生物标志物,(2)脂质和他汀类药物治疗,(3)女性心血管疾病,以及(4)维生素D在心血管健康中的作用。作为约翰•霍普金斯心脏病学院的一员,她需要承担在预防性心脏病门诊和超声心动图实验室为病人看病的职责。此外,她还任职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和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为学生们授课。

    Michos博士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RO1项目资助的独立研究员,研究维生素D在脑认知功能衰退和脑部核磁共振观察到的脑部长期变化中所起的作用。她是动脉粥样硬化的多种族研究和社区动脉粥样硬化风险研究这两个项目的联合研究员。同时,她也是正在进行的一项名为STURDY 的临床试验的联合研究人员,评估维生素D补充剂是否可以预防老年人跌伤。        

ChinaLuxus:心脏病在什么时候开始预防比较合适?有时候你发现的时候已经挺晚的了,有什么症状才会察觉出心脏病呢?

Erin Donnelly Michos:预防没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要时刻注意培养一个健康的生活方式。美国人规定从20岁开始查三样指标,血压、血胆固醇和血糖。在20岁开始查的时候,血胆固醇如果正常,4-5年才需要查一次,血压则是每年都要查。有一些遗传性高血脂的病,常常会在40岁的时候就开始发生心肌梗塞,所以希望在年纪轻的时候,一定有一个基线水平,可以看出来什么时候胆固醇升高。到了40岁以后,每年都要查血液胆固醇和血压,起到时时预防的作用。

    女性在绝经期以后,雌激素会很明显的下降,雌激素一下降血压胆固醇会上升。所以,女性即使在绝经前,胆固醇是正常的,绝经以后也应该主要去查这个东西。

走进约翰•霍普金斯,兑现健康的承诺

ChinaLuxus:霍普金斯在治疗心脏病方面有什么优势?

Erin Donnelly Michos:我们希望能够在心脏病相关症状发生之前就开始进行预防和筛查。对于已经有过心肌梗塞和脑中风高风险病人。我们的治疗是一些非常激进的方法,一定要让他的血胆固醇指标降得很低,这个时候我们叫做继发性的预防措施,防止他再发。对于那些还没有发过心肌梗塞或者脑中风的,但是有一些轻度危险性的病人,我们就想办法去测冠状动脉的钙值,用CT去看冠状动脉是否有钙,像X光里面骨一样颜色的东西。比如有一个病人来看门诊的时候,说家里面家族史有心肌梗塞,但是危险因素胆固醇并不高,这个时候就让他做一个CT,看里面有没有钙斑块,如果是0的话就很放心,如果是高的话就去吃阿司匹林和司他汀类的药物降胆固醇。

    你刚刚提到的立普妥是司他汀药物里面的一种。司他汀药物是降胆固醇的一线药物。有一个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FH)的病,这种病人胆固醇很高,在30岁到40岁就发生心肌梗塞,在过去这样的病是治不了的,现在有一个新药PCSK9抑制剂,是针对坏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LDL受体的一个抗体,可以让血液里面的低密度脂蛋白降到很低很低的水平。在霍普金斯有一个血脂的专科门诊,针对这些得FH的病人,因为这个药很昂贵,现在我们在想办法和保险公司做研究想办法降低患者的费用。

为什么要大家20岁的时候就拉一个基线水平,因为很多人有这个病他自己不知道,所以病史很重要,看家史里面有没有人在很年纪轻的时候,就发生过心脏病。FH病是一个杂合子的,250个人里面有一个人是有杂合子的突变,3种蛋白控制的。

ChinaLuxus:现在有许多可穿戴设备可供我们时时监测自己的心跳或者运动水平,您也有这样的设备吗?

Erin Donnelly Michos:现在有许多可穿戴设备来测量自己的心跳,虽然数据的准确性还有待确认,但是患者可以自己主动地去掌握和监测自己身体的一些指标。还有一个方法我认为非常便捷且有效,就是计步。人们每天花太多的时间坐着,坐在车上出行,坐在电脑前工作或者学习。计算步数是一个我最推荐的方法,可以让人们更直观的更有目标性地去运动。

ChinaLuxus:喝黑咖啡也对心脏产生好的响吗?

Erin Donnelly Michos:如果病人平时不喝咖啡,我不会建议他开始喝,但是如果病人平日里就经常喝咖啡,也没有证据表明喝黑咖啡对心脏疾病有好处。但是在美国,有非常多的人将咖啡变成一种“甜点”,他们放了太多的糖和奶油,增加了它的卡路里。对于这些人,我推荐他们饮用黑咖啡,因为控制每日的卡路里非常重要。

ChinaLuxus:在中国老人到了一定年龄做支架、搭桥挺多的,支架这个介入治疗在美国情况怎么样?还是用药是吗?

Erin Donnelly Michos:已经发了心肌梗塞,在急诊的时候,当然要做支架进去,因为现在最重要的第一件事情是要把冠状动脉开放,让血流过去。但是对于稳定的病人,有没有必要做这个事情,研究表明做支架的并不会比吃药预防心肌梗塞来得更多的优势。病情稳定的情况下什么时候用支架?就是病人有心绞痛的时候,因为有心绞痛不敢去做运动,所以其实做支架是针对症状而不是针对预防,预防是吃药的事情。

    对于平板实验阳性的病人,这个病人没有症状没有发生心肌梗塞,但是一跑步就有症状,我们对这样的病人开始随机做实验,一部分人用药,一部分人放支架,发现这两组对心肌梗塞的预防没有大区别。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健康生活习惯来降低胆固醇。

ChinaLuxus:70岁以上的很多老人,基本上血管都堵塞60%-70%了,对这些人有什么建议吗?

Erin Donnelly Michos:治疗上是用司他汀药物,想办法把病人的血脂降到70毫克以下。用药物不起作用,再加上另一个药物,让吸收变少。司他汀药物是让他产出减少,另外是让他在食物当中吸收的血脂减少,如果这两个用下去够的话,再加入PCSK9这个药物。

饮食上总的来说还是多吃水果,多吃蔬菜,将糖、盐、油的摄入量控制在合理范围内,还有一点是不要喝碳酸饮料,市面上加了人工甜味剂的无糖碳酸饮料也不建议饮用,人工甜味剂会让大脑产生对糖的渴望。此外,还要把食物中的盐分降低,盐会增加你高血压和发中风的可能性,像罐头里面的汤不要吃。脂肪也有好有坏,有些好的脂肪比如橄榄油、油果、坚果、三文鱼,有些差的比如反式脂肪。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