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专访中国新野性画派领军人物 聆听反叛野性的呐喊

2014-09-25  文/Michael 摄影/飞哥

在艺术广东2014博览会现场,新野性画派的展区特别显眼,因为就在入口处,傅泽南的那幅著名的《老愤青》赫然进入视线,满目苍夷,扭曲夸张,强烈地刺激着每个人的眼球和神经,甚至有点惊悚,让人有几分害怕之感。

专访中国新野性画派领军人物 聆听反叛野性的呐喊
《老愤青》(现场拍摄)

上大学能画画就行,发现没用

长头发,大胡子,文化衫,随性地斜坐到椅子里,一肘支着桌子,弓着背,不拘小节,典型的当代艺术形象。因为对漆画大师乔十光先生采访的延迟,所以对傅老师的采访是在慌乱之中开始的,气喘吁吁地跑到“新野性三十年回顾展”的展区坐下,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傅老师已经准备高谈阔论了。他提醒我录音笔没准备好,有点不好意思地赶紧从包里掏出来,心想:“第一印象就给人感觉不专业了,糟糕,艺术家肯定很讨厌这个。”

傅泽南,中国新野性画派领军人物。这是一位思想深沉的艺术家,为人谦逊但言辞犀利,个性随和又自信张扬,语速很快,思维敏捷,正好我也是个语速很快的人,因此交起来痛快极了。

傅泽南京人,文革后最早的一批大学生。“当时我报了两个学校,一个是南师范学院(现南京师范大学)和苏州丝绸工学院(现苏州大学艺术学院),我都是考第一,两边老师都看了我的画,都觉得我不错,想要,最后去了苏州。老师问我,愿意学设计吗?我那时候不明白什么是设计,就问‘能画画吗?’老师说当然可以啦,那我说好,去吧。”结果,傅泽南大失所望,对设计根本不感兴趣的他,根本没有好好学专业课,而是一心画自己的画。我不死心地问:“那大学那段学习,您有收获吗?”“没用,一点用都没有,全没兴趣,完全靠自学的。”

直截了当,非常直率。傅泽南还有着那个时代文艺青年的许多典型特点,单纯热烈,求知若渴,思想解放,前卫反叛。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