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肢体剧《水生》善恶消长 形意俱佳

2014-07-02  文/Hansu

《水生》讲述了小水鬼水生在诸多恶鬼迫害下苦求超生而不能,却通过饮酒和老渔翁结下深厚友情的精怪故事。毋庸置疑,这又是一部烙印着三拓旗剧团鲜明标记的戏剧作品。

肢体剧《水生》善恶消长 形意俱佳

该剧延续着剧团向来秉持的那种静默、精简而深沉的艺术风格,新巧的创意和独特的思考,让这出篇幅不长的小戏成功讲述一段有关善恶、人、情义的大传奇。

从表现方式上,《生》仍旧坚持三拓旗剧团一贯的肢体剧形态。全剧没有一句台词,员也都佩戴着黑色罩及代表各自角色的面具。在没有声响、不见表情的情况下,戏剧的所有情节都要靠演员们的肢体动作来展现。然而,《水生》和一般默剧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动作样态是一种全去日常化的概念表演。演员们在戏中的行动极其夸张,带有明显的符号质感。譬如一个简单的走路,就融进了皮和戏曲的动作和节奏元素,在肖似与不肖似之间形成了非常特殊的审美效果。而剧团这种富有个性的创作理念,也让肢体语言在《水生》中的作用被发挥到极致,每一个动作不仅充满情绪与爆发力,整体上也别具类似中国“写意”笔法的韵味。

此外,《水生》还对极简主义的舞美作了充分的利用。全剧不设置布,所有的道具也都是最简单之物,但是剧作却赋予了它们颇具现力的意义。两条绳交叉,便是恶鬼编织的罗网;双柄绢扇舞动,即成水里遨游的群。而三四盏纸灯一行排定,河岸与河水、阳界与阴间的界线俨然不可逾越。可以说,《水生》一剧舞美的简洁其实恰恰调动了观众对剧场空间的多元想象。尽管观众眼中的舞台是空荡的,但脑海里能够感知的形象十分丰富。特别是剧中水生醉驱鱼一段,创作者让渔翁平躺于台上,另外两个演员则带着水鬼面具一前一做出同步的动作,模拟水中的水生以及臆想里空中的水生之灵。原本正立的剧场空间,随着这一举动发生偏转,空、陆地、水底三重不同的空间层以奇特的角度复合叠加,产生了犹如李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惊艳之感。同时,《水生》的演员们虽统一服装,却并没有因此泯灭人物特征。面具上水生的苍白、恶鬼的青面獠牙、渔翁等世人草木般青黄的颜色设计,都很好地象征了角色的身份。

不过,若论《水生》最吸引人的地方,或许还是剧作在主题上的深入探索。《水生》虽脱胎自《聊斋志异》第一卷中《王六郎》的故事,但是实际上只保留了原作中少年水鬼、渔人、饮酒等要素的外壳,剧作的主要情节和精内核都做了大幅度的创新对于蒲松龄所写的那个单纯而乐观的故事,《水生》的改编中有了更多悲剧性的因子。水生因善良不忍杀害他人求得重生,却受到恶鬼肆的欺凌,被摘掉双眼剜去膝盖;渔翁怜悯水生所遭受的苦难,亦同样出于善意,阻止水生解除痛苦随意杀人。这一老一少在残的现实下,只能通过饮酒划拳相互抚慰、暂时忘忧。而他们酒醉正酣、兴起而舞的时候,也是观众对其最为同情的一刻。天地不仁,让水生与渔翁对善良的坚守也需要无尽的挣扎。最后水生惨遭烈焚身,渔翁不得已亲将他人推入水中以解救水生,更是善意变为恶行的无奈哀歌。在《水生》中,善恶并行存在且相互消长,高潮段落恶鬼面具的背面居然是同水生一样善良的脸,便是这种善恶观的证明。而对于“善”在重压下将滑向“恶”的思虑,则是该剧主题上哲学性的突破。

诚然,仅有一个小时的时长和肢体动作的模糊性,都一定程度上会对《水生》的内容表达造成些许折损,好在这并不会掩盖剧作带来的惊喜与芒。通观全剧,静默而极致的肢体表达、精简而新颖的舞台设计、深沉而独到的思想内涵,都让《水生》堪称善恶这个a>大主题下,一部形意俱佳的戏剧阐释。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