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TEFAF上的中国买家

2014-05-16  文/

3月14日,第27届欧洲古董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TEFAF)在荷兰南部城市马斯特里赫特向大众开放。TEFAF是全球最顶级的古董和艺术品展览会。今年的TEFAF,汇集了全世界20个国家275位最杰出的艺廊经纪人和古董商人—有人称其为全球艺术品界的“华山论剑”。

中国买家:度假看展西结合

在荷兰经营Château Neercanne店的老板Camille Oostwegeal先生,多次参与接待TEFAF宾客。2013年的TEFAF上,Camille Oostwegeal先生在他自己的城堡里接待了一批中国客人。城堡是1992年签订斯特里赫特条约的地方。

一头白发、身穿高级西装的Camille Oostwegeal先生对中国客人的夸奖显得极其小翼翼:“中国买家非常有礼貌。他们穿得比较体,也很安静,并不吵闹。我不认为他们像那些去巴黎伦敦的中国人—买古董的中国人还是很低调的。”

另一方面,Camille Oostwegeal先生也敏锐观察到了中国买家与西方职业古董买家的不同:“来自其他国家的客人一般都专注于观看展览,中国买家则比较喜欢使用城堡的附加设施,比如去米其餐厅饭啦享用高级SPA啦……这有点像把度假和看展结合在一起,而不像某个职业的西方买家。”

在Camille Oostwegeal先生看来,中国买家的西方术品知识,主要得益于中国中学教育中有关于西方艺术知识的普及,但也仅仅局限于此。在他接触的TEFAF中国宾客中,精神分裂患者梵高以割下自己的耳朵并饮弹自尽闻名;而达芬奇除了以《蒙娜莎》和“画蛋”闻名,《达芬奇密码》也有推波助澜的作用,从而被中国人认为是一等一的知名家和艺术家—这就是Camille Oostwegeal对中国买家们的印象,仿佛时光仍旧停滞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对雷诺阿、兰斯•哈尔斯这样的艺术家”,Camille Oostwegeal先生认为,“恐怕在中国能说出他们作品的人就不多了”。

参展的24岁中国

相较于去年,今年的TEFAF,来的中国人不多。目前在苏富比艺术学院学习艺术品经纪(art business)的三水(化名)同学是其中一位,她来自苏州,24岁。

她用“惊喜非常多”来形容这次的TEFAF之行。此前,她曾在伦敦参加过AffortableArt Fair,Art14、Frize Art Fair,在意大利都灵参加过Artissima,但“这些展览和TEFAF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就连伦敦规格最高的Frize Art Fair都不及此次 的TEFAF精彩”。

三水说,在TEFAF现场,每个展位都有隔断装修,考究精致。与此同时,TEFAF要求所有与会宾客正装出席展会。除了精巧用心的展位设计,TEFAF展品均是来自博物馆的殿堂级精品。展会分为大师作品、当代艺术、古董几大类。古董包括欧洲古董、中国古董、瓷器东南亚艺术品和佛像等。

三水本人从事佛像收藏研究。这次,她见到了全球最大的佛像古董商之一(另一个是Speelman)、Rossi&Rossi的负责人即Rossi本人,Speelman去了纽约的亚洲艺术周,所以没来。Rossi&Rossi目前设有伦敦和香两个分部,伦敦以画廊为主,香港则以佛像和法器为主。

在Rossi&Rossi的展台中,三水与一座尼泊尔马拉王朝佛像再度相逢——她曾在意大利都灵的artissima艺术博览会中看见过这尊佛像。当时,三水还和佛像持有者进行了交谈,持有者是意大利人,佛像是她与Rossi合买的。

看重VIP门票

按常理,拥有全球第二大艺术品市场的中国艺术品投资人,绝不该缺席这一全球最顶级的古董和艺术品展览会,但与2012年集体参观TEFAF的中国百人观摩团相比,今年TEFAF吸引的中国藏家并不多。事实上,至少在这届TEFAF展会的现场,并没有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中国身影。

据三水同学介绍,展会期间,她看到的中国面孔基本都是同去观展的同学。据苏比内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透露,今年TEFAF上中国人少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时间上,TEFAF与纽约亚洲艺术周撞车了;二是今年的主办方没有给中国藏家和媒体预留充分的VIP门票—这可是中国藏家们非常在意的一件事情。虽然从整体接待水平来说,纽约亚洲艺术周的规格并不高于TEFAF,但“狡猾”的国人这一次特意提高了对华人的接待门槛,这令很多国内门户网站收藏频道的主编都选择关注了同一时间举办的纽约亚洲艺术周,而对TEFAF选择视。

实际上,即便在国外拍卖场上,中国买家本人现身的情况仍属罕见——多数情况下,中国买家都是电话委托拍卖。三水本人就是例子,“比如说我人在伦敦,一时间走不开,如果巴黎或者纽约那边有我比较感兴趣的东西,我就会选择电话委托。在巴黎苏富比上,我就曾经通过电话委托拍下一尊佛像。”

“真正的买家本人出席拍卖会的,”三水说,“像都是些穿着考究的英国老绅士。”

缺席TEFAF折射投资误区

TEFAF上有不少精品,未必出自一流大师,通常是某些二三线大师们的神来之笔,价钱不算,却鲜有中国买家问津。中国艺术品投资人对西方艺术尤其是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和把握,是影响其投资方向的重要因素。

在伦敦苏富比艺术学院念书的三水同意这个观点:“坦白讲,TEFAF这种级别的展览会对于中国人来说,门槛略高。首先,它是一个欧洲的艺术博览会,欢迎中国买家,但是不至于投其所好地欢迎。中国人喜欢收集唐三彩和明清一代因为战乱而流逝海外的古董,像是圆明园兽首那些,但是这些东西,现实意义大于其本身的艺术价值。再比如说,青铜器在TEFAF上属于一个小小的门类,但在中国,青铜器是文物和国宝,是禁止拍卖的,所以懂得鉴别的人也少,本谈不上审美了。不过也有扎根于欧洲的中国古董经纪人,客户群有需要,业内有行家,能欣赏,对TEFAF来说也就足够了。”

出于对西方艺术史知识的缺乏,很多中国买家为了保险、不走偏、不被无良艺术经纪忽悠,宁可选择收藏名家作品。201311,中国商人王健林在佳士得以2800万美元买下毕加索创作于1950年的作品“Claude and Paloma”。这幅画到底值不值这个价钱,业内说法不一,但由此不难看出中国买家在艺术品市场上小心谨慎规避风险的心理。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