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东莞五星级酒店生存状态:生意萧条 客源骤减

2014-04-24  文/

“厚街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冷清过,人流量比以往锐减了五六成”。摩的师傅老李载着记者行驶在厚街最繁华的康乐南路上,因客流量骤减,他对记者感慨生意难做。

东莞五星级酒店生存状态:生意萧条 客源骤减

地处穗港经济走廊中段的厚街,星级酒店和浴足酒吧等林立。东莞厚街镇曾被称为“五星级酒店最密集的小镇”,方圆百余平方公里范围竟存在8家五星级酒店。

“属于酒店行业真正的寒冬,已经来临”,4月20日,厚街镇上一名五星级酒店业内人士无奈地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道。

其实早在去年9月份,中央厉行节俭,控制“三公”消费就让提供高端消费的五星级酒店生意锐减,在坐拥23家五星级酒店的东莞,为了抢夺客源缓解经营压力,各五星级酒店出奇招揽客,有的五星级酒店房价跌至400元。

然而,今年初对娱乐场所的整肃风暴,使得本已脆弱的东莞酒店业更是雪上加霜。多家五星级酒店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这对星级酒店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而对于酒店业的发展,东莞仍然抱有信心。4月中旬以来,东莞本地媒体积极地在报纸上呼吁东莞酒店转型发展,正面呼吁酒店行业抱团过冬典型。

东莞市旅游饭店协会副会长邓淦辉更是直言,“东莞的酒店业,目前不过是处于一个暂时的低谷中而已,并非世界末日”。

而在低迷的背景之下,东莞的酒店业仍然饱含复苏的希望。时代周报记者在厚街历时一周采访调查,试图还原厚街镇星级酒店的生存状态和五星级酒店的发展模式,厘清东莞酒店行业的突围之局。

当地业内人士坦言,整个东莞特别是厚街,属于酒店行业的时代或已来临。当必须告别色情业带来的虚假繁荣后,现在是拼服务质量和口碑的时候了,未来东莞酒店的发展会向专业化和品牌化的方向发展,“经过一轮洗牌后,生存下来的或许会迎来新生。”

重创下的萎靡
 

4月20日,入夜,厚街镇康乐南路上依旧霓虹闪烁,可人流稀少。年初的整顿风暴,给整个东莞的夜生活来了个急刹车,关门的不仅是夜总会、桑拿和洗浴中心,还有各式各样的酒吧、会所和足疗店。一夜之间,东莞年营业额超300亿的酒店业也骤然产生连锁反应。

东莞是中国酒店业投资最活跃的城市之一,当地五星级酒店数量只比北京和上海少。但现在,东莞持续20余年的酒店业投资狂潮将面临转折点。

4月20日晚8时许,时代周报记者搭乘一辆摩的行驶在厚街上。摩的师傅老李介绍,康乐南路华润超级市场一带,是厚街最繁华的地段。

年初因东莞扫黄风暴的影响,这里的人流量比以往锐减了八九成,“镇上至少走了8万人,平常生意少了一半”,老李喃喃地说道。

对东莞星级酒店,特别是四星级和五星级酒店来说,受东莞经济转型升级,欧债危机等原因的影响,经营状况有所下滑。

“四星级和五星级酒店的发票,拿回去根本报不了,所以基本上不会去这些地方消费。”当地一名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说。这对一些长期依赖公务消费的高档酒店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在厚街镇与东风路交会处,东莞喜来登大酒店和厚街国际大酒店巍峨耸立于此,在夜色的衬托下,显得碧瓦朱甍,富丽堂皇。

晚上9时许,记者来到厚街国际大酒店一楼大厅,厅内地毯整齐划一,装潢陈设巧妙地融合东西方文化特色。大厅内的旋转沙发,西餐厅和服装店一应俱全。

时代周报记者看到,大厅内坐着的客人较为稀疏,餐厅内就餐的客人,仅有几桌,客厅沙发上零星坐着几名窃窃私语的客人。

记者来到大厅的服装店,营业员介绍,这里卖的是法国品牌,生意一般,相较于东莞扫黄之前,营业额降了不少。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酒店4楼为星级夜总会,6楼为碧涛水疗和沐足,“受年初的影响,酒店里的水疗和沐足都是拿的正规营业执照,项目积极健康向上”,服务员介绍道,没有色情服务。

深夜11时许,记者站在厚街国际大酒店楼下的东风路上,可清晰地看到酒店的亮灯房间,有二三十盏灯分散地亮着。

厚街国际大酒店相关人士承认,受扫黄影响,酒店的入住率和客源都受到影响。当地星级酒店业内人士坦言,“若再不转型发展,将会频临倒闭”。

厚街国际大酒店咨询部一负责人介绍,近段时间,随着各式展会的举行,酒店的入住率慢慢增加。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目前东莞厚街酒店业已趋于饱和,不完全统计,客房数量约5万间,各式星级酒店林立,争客源等行业竞争日趋激烈。

经过几年的摸索,厚街的高级酒店逐步找到了各自的特色。喜来登大酒店主要针对欧美客源,国际大酒店则主打高端商务客源,康乐南路上的康帝俱乐部酒店则针对日韩客人,还专门修了一层日式客房。老牌的五星级酒店嘉华则主打会展和商务会议牌。

记者来到遭央视曝光的喜来登大酒店,该酒店与厚街国际大酒店仅一条马路之隔。楼下院内的停车场,很多车位都出现空置,仅停有为数不多的小轿车。

楼下保安介绍,就在年前,楼下停车场的车位还时常紧张,来此入住的客人比较多,他们那时也很忙,经常延时工作。

晚10时许,记者发现,东莞喜来登大酒店大厅内酒吧内仅有寥寥几名客人。此外,餐厅内的客人也较少,仅大厅沙发上坐着几名外国客人。

东莞喜来登酒店的销售总监程文兢介绍,酒店平常的入住率是五六成,一般节假日和春季,工厂放假,公务接待较少,很多人都回家,那时酒店的客流量也很少。

时代周报记者在厚街当地了解到,酒店整顿风暴接近两个月之后,厚街一些酒店内的色情服务仍然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记者在莞太路与东风路上一家五星级酒店楼下,遇到了开着轿车揽客的阿景(化名),据他介绍,他此前是黄江镇一家四星级酒店桑拿部主管。

扫黄后,酒店被查封,阿景由此失业,沦落至此跑出租。阿景坦言自己其实是送小姐来此五星级酒店开房的。

他说,自己手上现有15名小姐,酒店倒闭了,但都愿跟着他混,“一般客人开好房,我们直接送过去”。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