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中奢课堂】陶瓷笔架:静等圣贤泼墨还

2014-03-10  文/

笔架又称笔格、笔搁,也称笔枕,属文房常用器具之一,为中国书写毛笔字时搁笔的文具,多为古人在书写绘画构思或暂息时借以置笔,以免毛笔润湿污损他物。是中国文人案头的必备之物,历来受到中国文人墨客的重视和喜爱。

【中奢课堂】陶瓷笔架:静等圣贤泼墨还
清雍正 仿汝釉海浪花笔架

笔架的材质一般为瓷、木、紫砂、铜、铁、玉、象牙、水晶无不具备。其中实用性的笔架以瓷、铜、铁最为普遍,式样则尤为繁多。

笔架具体的产生年代已不可考,宋无名氏所作《致虚杂俎》载,距今一千多年前的晋代书法家王羲之“有巧石笔架,名扈班”。这是迄今为止有关笔架的最早记载。根据“巧石”推测,王羲之的笔架似为未经雕琢的天然石料。

南北朝之前的笔架传世品还不曾发现,故具体面目不甚清晰,不过从文献来看,当为山形。另外有南朝梁吴均(469-520)所作《笔格赋》:“幽山之桂树……剪其片条,为此笔格”看,在南北朝时期,笔架材质应当以为木为主。

唐代笔架流传下来的极为罕见,但从文献来看,此时的笔架已经成为文房的常设之物,如杜甫诗:“笔架沾窗雨,书签映隙曛”。陆龟蒙诗:“自拂烟霞安笔格,独开封检试砂床”。材质已不局限于木,呈多样化,如罗隐诗:“珊瑚笔架真珠履,曾和陈王几首诗”。《开元天宝遗事》:“学士苏廷页,有一锦纹花石,镂为笔架”。遗憾的是对笔架的形状不曾提及。

宋代笔架传世品和出土物较多,材质更加多样,宋周密《云烟过眼录》有“古玉笔格”,《宋稗类抄》有“铜绿笔格”。考古发掘有影青瓷笔格水注,漆笔格、水晶笔格和青玉笔格等。

1981年,浙江诸暨发现一座南宋夫妻合葬墓,出土了砚台、镇纸、水盂和石雕笔架等文房用具。该笔架为石制,色泽黝黑,石质细腻润滑,高5.9厘米,长26.8厘米,雕成二十座起伏的山峦,中部山峰突兀,两侧逶迤叠嶂,是一件罕见的石雕艺术品。这说明最晚到宋代时已对石质笔架进行人工雕琢。

宋代笔架的形状大致有以下三种:一为上窄下宽的长方形,上有几个圆凹孔用来搁笔;一为上窄下宽的长方形,上有几个圆孔和一个长方形凹孔,长方凹孔用来放墨;一为山形,即宋鲁应龙《闲窗括异志》:“远峰列如笔架”。而以此种形式的笔架最为多见,山峰或陡峭,或平缓,峰峦少则五个,多达二十。

元代笔架的材质有铜、瓷、石等,其形多为山形,宋代前两种样式已不见有。山形笔架的山峰较宋代明显减少,一般为四、五峰。明代笔架更是文房中不可或缺之物,这从明代文人著述多有“笔格”条目可知,如高溓《燕闲清赏笺》、屠隆《文房器具笺》、文震亨《长物志》等。

【中奢课堂】陶瓷笔架:静等圣贤泼墨还
明正德 青花阿拉伯文笔架 

明代以后,文人们对文房用具的追求逐渐高起来,不但要求有与“笔、墨、纸、砚”相配套的文房用具,而且要求这些用具注重实用性的同时还要追求观赏性。

笔架也由最初的石质发展为瓷质。山形笔架为明代主流,峰数一般不过五峰。故宫藏明万历青花三龙纹笔架呈“山”字形,高10.1厘米,底径15.5厘米。塑三条立行龙,中间正面龙怒目伸爪,两侧龙昂首呼应。基座为海水江崖纹,下呈弯月状足。底长方框内青花横书“大明万历年制”六字楷书款。三龙纹笔架为万历官窑创新之作。

清代笔架更胜明代,材质有玉、紫砂、水晶、铜、木、珐琅、象牙等。而以自然之物最为名贵,如乾隆皇帝为之赋诗“茸长八叉老,蜕然去不留……雅宜供架笔,毛颖本同游”的鹿角笔架。清代笔架从形状上可分为传统的山形,山峰较为粗壮,多用镂雕、彩绘等进行装饰;象生形,以动植物的形状起伏搁笔;天然物,如鹿角等。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