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扇面收藏:半为风雅半为金

2014-01-13  文/陈亭廷
名人扇面收藏,艺术性为主

名人扇画在各大拍卖中总能吸引人们的眼球,无论是其赫赫有名的创作者,还是高出估价的拍卖结果,会给人们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名人扇面一定保值、升值。先从该观点的合理性来说,出自名人之手的扇画自古就贵,东晋“王羲之书老妪扇”和北宋的东坡“画扇断案”等趣事说的就是这个理儿。事实上,由于扇面形式特殊,创作空间有局限,材质对笔墨的吸收性差,有折痕等,导致在其上作画难度较大。这就考验艺术驾驭笔墨、章法布局、结构安排等诸多方面的能力。

从近几年的拍卖记录看,今年,在北京保利上拍的唐寅《江亭谈古图》扇面估价为200万元至400万元,最终以1150万元成交;仇英的《孤舟垂纶扇面》最终成交价为690万元;傅山的《行书记事廿四韵》以529万元成交被拍出,其另一件作品《秋林高逸》也以494.5万元易主;而文徵明的《凭江追远》则以517万元成交。去年,由王鉴、王翚、王原祁、王时敏创作的山水扇面在中贸圣佳被拍出264.5万元;黄宾虹在1950年作《春山著书图》扇面在北京匡时拍卖上的成交价为149.5万元;齐白石在1925年作的《海上仙山》扇面在北京传是拍卖上以109.25万元成交……这些耀眼的数字最直接的作用便是让名人成为扇面收藏的导航器,但事情总不会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唐寅创作的扇面中有突破百万元的,也有数十万元的,而且这部分作品不在少数,值得一提的是,其扇面作品也有低于10万元的。齐白石所画扇面高则达百万元,低也有十几万元,其间四五十万元的也不少。不仅如此,即便在当下一件以数十万元成交的齐白石扇面,其价值释放是否已经到位?未来还有多大的升值空间?等等不确定且又专业的问题,绝不是单凭名气就能解决并作出购藏决定的。

名气在艺术品收藏中确实具备一定票房号召力,它对于艺术品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的影响很重要但又不是唯一标准,艺术品的最大的价值还在于其艺术性。同一名家常常创作出不同价位区间的扇面,所以不能以一概全。首先,题材不同,艺术价值就不同。有的名家擅长山水,那么由其创作的花鸟扇面就不能与其山水扇面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价格上会有明显区分;其次,同一艺术家不同时期创作的作品价格不一。这主要与艺术家的创作发展规律相关,比如齐白石的在60岁的作品价格普遍偏高。李可染在20世纪70年代,其创作水准达到顶峰,那么这一时间节点前后的作品,价格也会有区别;再次,名家仿前人扇面与其原创作品存在价格差异。中国文人历来有仿画的传统,像张大千就曾模仿过八大山人的扇面,这类作品一般情况下不如张大千原创扇面的价值大;最后,名家应酬之作价位偏低,升值空间较小。由此可见,名家的价值不能替代艺术的价值,要兼顾名家效应与艺术性。

值得一提的是,名家扇面的价格也受其外在形制的影响。纸质扇面分为有色扇面和白色“素面”,在同一艺术水准下,前者价格高于后者。而在有色扇面中又以金面价格较高,其中备受古人推崇的泥金扇面最贵。另外,从大类上来看,山水扇面价格普遍高于花鸟或人物扇面,原因则是山水画更讲究布局,如何在有限的小空间内展示山水宏阔意境,着实费力不少。而从创作时代上来区分,唐宋时期的扇面不论名家与否,只要是真品,其价格都将居高不下,存世量少,大多被博物馆收藏,民间流通就更是凤毛麟角,这些因素都造成其市场a>定位于高端收藏市场。目前,明清时期与近现代的名家扇面是各大拍场的主流。不仅数量大,还高价迭出。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