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找钱”的博物馆馆长们

2014-01-07  文/

近年来,各国都加大了对博物馆的资金投入力度,但绝大多数博物馆依然举步维艰。募集更多的资金,这是目前欧洲大多数美术馆馆长面临的挑战,馆长除了要懂艺术,懂基础行业,懂美术馆之外,还要有极强的社交能力和融资能力。

“找钱”的博物馆馆长们
英国国家肖像馆馆长Sandy Robert Nairne一的工作不得不围绕着美术馆的捐助人和赞助商展开 

也正因此,在美国,作为一个博物馆的馆长,年薪可以媲美企业高管,早在2009年,MoMA当代艺术馆的馆长Glenn D. Lowry的年薪就高达132万美元,而这还是他自愿减薪10%作为博物馆部门的削减开支的前提下。而博物馆的报税表上显示,前几年Lowry的年薪,奖金和福利,达到了惊人的195万美元。Lowry的年收入是美国六大博物馆馆长之首。

不过同样身为馆长,英国博物馆馆长的薪资相比起美国同行则逊色了很多,顶级博物馆的馆长年薪也仅仅才10万英镑上下。不过在负责募集资金方面,他们的工作努力并不比美国同行少。“作为副馆长,我的职责之一是为博物馆筹集足够的钱,这的确不是一个轻松的差事。”大英博物馆副馆长安朱·伯纳特坦诚相告。由于整个欧洲经济下滑,美术馆馆长不得不放低姿态,担负起筹资、陪同美术馆资助者吃饭的工作。

今日美术馆执行馆长高鹏在一篇文章中回忆他在英国国家肖像馆实习担任馆长Sandy Robert Nairne的助理时候,Sandy接待一批重要资助者的情形:

“周五早上,Sandy 穿着一身崭新的西服,早上7:00准时在戴安娜王妃曾居住的肯辛顿宫(Kensington Palace)门前静候为国家肖像博物馆年捐赠50万英镑以上的资助者,7:30左右,大概十来位妆容精致、举止优雅的妇人聚集在肯辛顿宫的门前。两三位度翩翩的绅士,手拿英式传统手杖,系着领结盛装出席。Sandy微笑着亲自为这些先生、妇人们导览。

在参观结束后接下来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里,Sandy大概讲了五个笑话,这些笑话都是他的秘书前一天晚上特意为他准备的,防止他在早餐会上没有话题。”

Sandy曾经是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 的副馆长,过去做美术馆考的是艺术光,而现在,他一天的工作不得不围绕着美术馆的捐助人和赞助商展开。

相较英国的博物馆而言,美国博物馆的筹款方式就较为多样与灵活得多。美国的艺术博物馆不能太多依赖政府的直接财政帮助。一直以来,即便是美国守旧的博物馆长也不能不注意市场,不能不顺应赞助者和捐赠者的要求。不过应该顺应到什么程度,这一点已经成了纽约激烈争论的问题。

奥巴尼历史与艺术博物馆馆长Christine Miles说:筹资就像交朋友一样。它不是一槌子买卖,而是一个往复循环的过程。首先要甄别可能对你的筹资项目感兴趣的人群,想办法与他们建立关系,日常要注意维护与他们的关系,这样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才有可能得到他们的帮助。获得帮助之后要及时感谢,要有回报,这样才能形成良性循环。她说自己作为馆长相当多的时间都用于培养和维护与博物馆保护人、捐赠者的关系。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