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反腐风暴下的景德镇陶瓷业

2014-01-03  文/李申盛

在经历过两次经济危机却毫发无伤的景德镇瓷业,面对市场的转冷的这两年,似乎举手无措,这渐入骨髓的寒冷带来的是行情的巨变。

反腐风暴下的景德镇陶瓷业

2014的第一天,相信有很多艺术家并不在景德镇,他们此刻将在外地度过了一年转既的时刻。13,14一生一世,是个多么好的词语,夜晚,景德镇市中心人民广场上都是一对对情侣,一家家的人群,大家放着孔明灯,准备着烟火等待着凌晨钟声的来临。更多的艺术家在这新年到来的时刻与家人千里相望,他们正举着传播景德镇陶瓷文化的大旗在异地他乡抱团做着陶瓷展销。新的一年的来临,让我们祝福着这些离家的艺术家们,新年快,有个好收成。

瓷器这玩意好,一个桌子,一支笔,一个人,就能造就一个上市公司的产值,没有管理成本,没有场地成本,最好的是瓷器这玩意不用售后服务,提供不了7天换,三年保修,终生维修的服务,这玩意,说破了,就破了,说碎了,就碎了,天王老子也救不了。再看看后面这样的一个数据,1:10,1:100,1:1000甚至1:10000成为陶瓷产业能够撬动的价值观念,在陶瓷上作为制造源头的艺术家,作坊等等机构他们的投入与产出至少能做到1:10的杠杆效果,而作为瓷业金字塔的顶尖艺术家和作坊,他们能做到1:一万,1:十万,甚至1:百万的杠杆。一个瓷器,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一垛土,一把火的价值,但它熔炼其中的巨大弹性价值是财创造的真正基石。这个弹性价值不仅仅可以将艺术家的财富送上升空的火箭,对于后续链条上面的经纪人,收藏者,拍卖公司等等诸如此类的环节提供了运营的空间和运营的机会。

这是多么美好的产业环境和产业状态啊,可惜在2013年一切都悄然发生了改变,积累了一年的期望终于在2014年的春节前夕彻底落空了。政府采购,礼品采购陡然消减,这最后的一个稻草终于落了下来。一年最重要的几个光景中,年前的礼品订单,政府采购是重中之重,这一年来随着国家反腐政策的实施,艺术家从政府采购,礼品订单中获利越来越少,虽然艺术家期望它不会成为常态,但事有愿为的是,这个风暴在2014年依然持续,并且有愈演愈烈的状态。景德镇的很多艺术家大多至少有30%以上政府消费与礼品消费的依赖,有的甚至达到50%-80%,也正是这个优质市场让艺术家对于培养传统收藏群体并不十分尽心,让这个短板一直不以为然的持续着。来了吗,来了吗,元旦到了,春节也不过十数天而已了,而一直翘首盼望的礼品,政府消费迟迟不来,微订单,甚至0订单让不少艺术家几乎崩溃,这不是我耸人听闻,它正在发生,一个政策击溃了一个行业,一个反腐竟然让艺术家欲哭无泪。和我打篮球的球友有一个是给景德镇酒瓶厂卖棚板的,今年的销售额只有往年同期的百分之十,还有一个是给酒瓶厂配釉的,那是论吨来计算的,今年也只有同期的百分之二十。以前一个期能见到他们一次就不错了,现在天天都可以在球场上看到得闲的他们。好像我是扯远了,一个首先遭受反腐重创陶瓷酒瓶产业和艺术产业能有多大联系,其实不然,整个景德镇的瓷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瓷业是一个整体,这都是能够使得瓷业高效运转的组件,其中的一个出现了问题,就会拖累整套整的组件,况且,受到影响还不仅仅只是酒瓶这一个部分组件。

新都民营陶瓷园的小作坊倒闭蔓延,是最值得我们去考虑和深思的。景德镇瓷业低端市场50%的产品依赖着新都这些小作坊的制造与生产。在整体遇冷后,通过降价,微利来保全市场的方法一再失利后,倒闭已然无可避免。我也一直在想,为什么景德镇的作坊的经营方式会是如此的粗暴,在遇到市场问题的时候,他们并不是考虑变更产品结构和产品质量,而是首先是降价,通过降价摧毁同行,抢夺市场,于是大家价格a>战的最终结局就是微利,微到了什么地步呢?利润不在通过瓷器上面来获得,很多作坊自己钉木架,在帮客户钉木架的收费上面再获得些许的利润。这样的恶性循环,让作坊接到订单也赚不到钱,几乎在成本线和生存线上面徘徊。在加上为了打价格战,购买的生产用具,雇佣的生产人力,平摊的烧造成本,让作坊主几乎是命悬一线,一边是每天都不得不付出现金的巨大的生产配套的设备,人力成本加上已经降的不能再降的瓷器成品成本,一边是快速萎缩的市场订单,也许就是这些做法无法转型的原因。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