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比尔·盖茨:互联网拯救不了世界

2013-12-26  文/Richard Waters

比尔•盖茨(Bill Gates)说,电脑拯救不了世界——不管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以及硅谷其他人怎么看。互联网的威力根本帮不了全球最贫穷的人群,倒是根除某些疾病有望造福于穷人。

比尔·盖茨:互联网拯救不了世界
自从卸任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将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慈善项目上面

盖茨自称是技术统治论者(technocrat)。但他不信技术能够拯救世界。或者更准确地说,他不相信技术能解决发展中国家根深蒂固且相互关联的问题:疾病、贫困,机会匮乏和由此带来的绝望。“我当然喜欢IT的玩意儿,”他说,“但当我们要改善人们的生活时,你得处理一些更为基本的事情,如儿童的生存和营养。”

如今,对于技术如何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似乎美国西海岸的每一位亿万富翁都有着同一个愿。这种新共识的核心内是,互联网是一股推动社会和经济改善的不可回避的力量;网络互连本身就是一种社会公益。正是这种观点促使扎克伯格最近制定了一项旨在帮助全球民众都能上网的计划。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还有50亿人未能连接网络。这位Facebook的老板称,此举是“我们这代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但在被问及让全球人都能上网是否比找到疟疾疫苗更重要时,微软(Microsoft)联合创始人、世界第二富豪盖茨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优先普及互联网?这简直是开玩笑。”

接着,盖茨的语气又回到了他在辩得最起劲时常常流露出的那种嘲讽上,他说:“就拿这种疟疾疫苗(这个)我正在琢磨的古怪玩意来说吧。嗯,哪一个更重要,网络连通性还是疟疾疫苗?如果你认为网络连接是重要,那很好。但我可不这么认为。”

58岁的盖茨仍旧是年轻时那般缺乏耐心和求知心切。近40年前,他从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辍学,后来缔造了全球第一家成功的软件巨擘。此时此刻,他坐在西图华盛顿湖(Lake Washington)畔的办公室里,心态比以前更轻松。他的发型也更为讲究,举手投足间更明显地散发出成熟男人(他的孩子已进入青期)那典型的自嘲气场。但那始终如一的知识分子的特性,使得他仍忍不住要对那些他认为荒唐的想法嘲笑一番。本次专访结束后,他的助手们打电话来,试图说服我不要报道他对扎克伯格的评论——作为一名跨越科技界和慈善界的资深政治家,眼下挑起争论可不是上策。

但很难回避的一个事实是,盖茨的言论往往与新一代技术统治论的亿万富翁们格格不入。他是第一个想象电脑计算可能渗入日常生活的人,当年微软的使命就是让每张办公桌上和每个家庭里都有一台个人电脑(PC)。但当别人津津乐道互联网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时,他却不抱任何幻想,认为互联网对改善世界穷人的生活不会起到太大帮助。

他说:“创新是件好事。人类的生存条件正因创新而不断改善,暂且不提生物恐怖主义和几个注”但是,尽管“科技是神奇的,但它根本不能按照我们设定的时间表却造福最需要帮助的人们。”

盖茨说,他曾向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专栏作家托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提出这个观点,当时弗里德曼正在著述《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2005年出版的这本书,最终成为一部突显历史仿佛就要终结的乐观情绪的著作。这种乐观情绪是伴随中国和印度进入全球劳动力市场出现的,而这种转变正是在互联网革命的帮助下实现的。盖茨说,“好吧,可以去看看印孚瑟斯(Infosys)在班加罗尔的商业中心,但不妨观察得到位一点,到距那些中心3英里外的地方去看看那些生活在没有厕所、没有自来水环境中的人们。”“世界不是平的,在人类需求阶梯上,PC排不到前5位。”

正是基于这样的观念,盖茨将自己的财富以及大部分时间投入到慈善事业。其他亿万富翁或许几乎把行善当作自身社会地位的一种标志,但对盖茨来说,这是一种道德需要。他表示,自己之所以决定投身于防止发展中国家儿童死亡或提高美国教育水平这样的事业,是因为在道德层面经过了仔细的考虑。

他援引对冲基经理保罗•辛格(Paul Singer)曾提出,为什么会有人捐钱给某个物馆兴建新的侧厅,而不是把钱预防可能导致失明的疾病上。“从道德层面说,这样的举动就等同于我们把1%的博物馆参观者变成盲人。”他说,“就因为博物馆有了新的侧厅,他们就愿意冒这个风险吗?嗯,也许这个变成盲人的构想野蛮了一点。”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