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丢失画作寻回记

2013-12-20  文/埃莉诺

2013年10月底,通过法律的介入,当代艺术家李山和孙良寻回了在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后神秘失踪的参展作品,由此牵出了一桩艺术圈中羁绊20年的公案。

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丢失画作寻回记
1993年第一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中国艺术

1993年,王广义、方钧、友涵、李山、孙良、徐冰等14人的作品出现在威尼斯双年展,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家首次在国际艺术大展中集体亮相影响远超过当时的想象。而这批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有特殊意义的作品,展却遭遇一系列波折,其中一部分就此石沉大海

如今这批艺术家已经成为拍卖市场的明星,失踪画作艺术家一定时期的代表性作品,市场价值不可估量。这批画作20年间没有出现在任何拍卖市场,去向扑朔迷离,但在圈子里这些画的下落却是个照不宣的秘密。这批作品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直到如今才重现日?

艰难出境

“89大展”以后,中国的当代艺术开始受到世界关注,老外意识到,在遥远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有人在用沃霍尔的语言解构权威,让西方人感到新鲜而熟悉。中国艺术家有了参与国际艺术大展的土壤。

李山最初和威尼斯双年展产生交集,是缘于意大利驻华大使馆文化秘书弗兰的一次拜访。1992年秋天,弗兰带着西班牙使馆文化官员一起到李山的工作室,和他聊了很久,并且挑选了几幅作品拍照。李山当时只感觉是“为一次非常重要的展览做筹备,但没想到是威尼斯双年展”。

弗兰是在中国当代艺术家和威尼斯双年展之间穿针引线的关键人物在1985、1986年到中国游学,在中央进修过一段时间,之后在意大利驻中国大使馆谋得一份工作。最初因为男友的缘故,她认识了刘炜等一批北京当代艺术圈朋友,“经常去栗宪庭那后海的家里,喝酒抽烟,吃瓜子聊天”。她在王南溟的采访中回忆,当时她还帮方力钧、耿建翌、张培力做过展览。

自然而然,弗兰萌发了将中国当代艺术家带到意大利办展览的想法。第44届和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之间隔了三年,客观上让运作这件事有了充裕的时间。当时威尼斯双年展从没出现过中国当代艺术家的身影,只在80年代初展出过中国的剪纸等民间作品。弗兰通过一个意大利贸易商朋友联系上了第45届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奥利瓦,牵起了这条线。

该选哪些艺术家?弗兰找到栗宪庭,由他挑选和组织中国当代艺术家参展。栗宪庭在艺术圈人脉广泛,很多港台的画廊和收藏家是通过他来了解内地艺术家并收藏作品。当时一幅作品的价格在一两千美元,和今日动辄百万的价格不可同日而语,但初尝市场甜头的艺术家已经感到满足。栗宪庭通知各地的艺术家将作品照片汇总到北京,他和弗兰先选了一轮。

弗兰的走访是为奥利瓦打前站。1993年3,奥利瓦亲自来到中国,在北京和上海各逗留几天,走访了几个艺术家工作室。“上海的艺术家大部分在家里或者学校创作,我在威路有一间工作室,大家就把作品集中到我这里,奥利瓦直接来我的工作室看作品,一张一张选定。”孙良说。

由于组织艺术家参加1993年威尼斯双年展并不是一个政府行为,弗兰是凭私人关系为中国的艺术家争取到一席之地的。没有政府批件,作品的出境和画家签证申请遇到重重困难。

大家到北京集合,“自己将作品卷巴卷巴,带上车,随身带到北京”。孙良说,他带去三张作品,李山参展的是《胭脂》系列的三联画。其他上海艺术家还有丁乙、宋海东等。作品的运输出境由栗宪庭统一管理。

弗兰使馆人员的身份起了一些作用。“我们没有官方邀请,办不了签证,弗兰联系了一个鸢尾花公司帮忙给我们发了邀请函,我们这群人是以文化研讨会的名义出境的。”孙良说。

作品出关遇到麻烦,弗兰找到一家工艺品公司老板鲍安帮助,把这批画以工艺品的名义运出境。“栗宪庭办出境时,海关跟他说,这批东西是非官方渠道出去的,回来时可能入不了关。但当时大都知道这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没有因为这个退缩,也根本来不及考虑后面的事。”李山听说。

出关时的权宜之策,为之后这批画的入关困境埋下了伏笔,是这些作品多舛命途的开端。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