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古法今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水墨大展揭开序幕

2013-12-19  文/
古法今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水墨大展揭开序幕

经过一年多的布展筹备,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水墨大展终于揭开序幕。虽然名为“水墨”,展览的媒介并不局限于传统意义的水墨媒介,呈现的艺术家也不同于此前苏富比拍卖行以及国内各大艺术机构大力炒作的“新水墨艺术家。”

如何诠释当代中国水墨?策展人,亦即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席何慕文(Maxwell K. Hearn)在展览画册的前言中讲述了自己的理解:“当我尝试用当代的语言来定义古代的表达方式时,我一开始选择了一些和传统媒介(墨和纸),形式(卷轴和册页)以及技术(毛笔)密切相关的作品,因为这些特征长期以来定义了中国水墨发展历程。然而当我的研究进一步深入后,我发现一些采用了非传统东方媒介(油画、摄影、录像等)以及呈现方式(抽象、装置、表演艺术等)的作品,与古典传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本图册就是研究结果。这并不是一个全面的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回顾展,而是呈现了中国艺术家如何通过各种方式从悠久的文化传统中汲取灵感,创作出公然地或含蓄地与中国艺术传统基本准则互相映照的作品。“(Hearn, Maxwell K. "Preface." In Ink Art: Past As Pre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 New York: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 8)

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展览被分为四个主题:文字、新风景、抽象、以及画笔外的艺术。不同于以往大都会博物馆呈现的传统书画乃至现代艺术展览,展览并没有明确的起点和终点。展览的大部分作品陈列于书画展厅。为古代书画和文物定制的展柜难以移动,而策展团队别出心裁地利用它们来呈现长卷、册页等传统媒介的当代作品,增添了一重古法今用的含义。而不少作品更延伸至永久陈列展厅。比如呈现山西广胜寺元代《药师经变》壁画的展厅挂上了杨诘苍的五幅《会叫的风景》,大幅的工笔重彩绘画从天顶上垂直悬挂,当代城市景观和古代佛像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而在古典庭院“明轩”中,张建君的粉红色硅胶假山石和展望的不锈钢假山石替代了原始的太湖石,颇有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意味。展柜里有洪浩重新布局的世界防御、测绘和地形地图(《藏经》系列,1992-2000),陈列在古典文物厅,和汉代的侍女佣及唐代的三彩佣遥遥相望。 

经过一年多的布展筹备,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水墨大展终于揭开序幕。虽然名为“水墨”,展览的媒介并不局限于传统意义的水墨媒介,呈现的艺术家也不同于此前苏富比拍卖行以及国内各大艺术机构大力炒作的“新水墨艺术家。”

如何诠释当代中国水墨?策展人,亦即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席何慕文(Maxwell K. Hearn)在展览画册的前言中讲述了自己的理解:“当我尝试用当代的语言来定义古代的表达方式时,我一开始选择了一些和传统媒介(墨和纸),形式(卷轴和册页)以及技术(毛笔)密切相关的作品,因为这些特征长期以来定义了中国水墨发展历程。然而当我的研究进一步深入后,我发现一些采用了非传统东方媒介(油画、摄影、录像等)以及呈现方式(抽象、装置、表演艺术等)的作品,与古典传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本图册就是研究结果。这并不是一个全面的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回顾展,而是呈现了中国艺术家如何通过各种方式从悠久的文化传统中汲取灵感,创作出公然地或含蓄地与中国艺术传统基本准则互相映照的作品。“(Hearn, Maxwell K. "Preface." In Ink Art: Past As Present in Contemporary China, New York: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p. 8)

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展览被分为四个主题:文字、新风景、抽象、以及画笔外的艺术。不同于以往大都会博物馆呈现的传统书画乃至现代艺术展览,展览并没有明确的起点和终点。展览的大部分作品陈列于书画展厅。为古代书画和文物定制的展柜难以移动,而策展团队别出心裁地利用它们来呈现长卷、册页等传统媒介的当代作品,增添了一重古法今用的含义。而不少作品更延伸至永久陈列展厅。比如呈现山西广胜寺元代《药师经变》壁画的展厅挂上了杨诘苍的五幅《会叫的风景》,大幅的工笔重彩绘画从天顶上垂直悬挂,当代城市景观和古代佛像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而在古典庭院“明轩”中,张建君的粉红色硅胶假山石和展望的不锈钢假山石替代了原始的太湖石,颇有假作真时真亦假的意味。展柜里有洪浩重新布局的世界防御、测绘和地形地图(《藏经》系列,1992-2000),陈列在古典文物厅,和汉代的侍女佣及唐代的三彩佣遥遥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