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KTV,赌博与性:夜幕下的富士康

2013-09-13  文/孔维卓 张兵

富士康厂区和它所辐射的周边地区堪比一个中型县级市,里面聚集的是数以十万计的18到20出头的年轻人。周末他们从冰冷而机械的流水线里剥离出来,抖擞精神,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狂欢,廉价的娱乐与性,是他们寻求自我的存在感以及压力的宣泄点。

KTV,赌博与性:夜幕下的富士康
富士康的笔记本电脑生产线

人口超过20万的富士康观澜厂区堪比一个县级市的体量。但它又与一般的人口聚集区有天壤之别——你很少看到中老年人,大多数20岁以下的青涩面孔。在全盛时期,当地人均收入全国百强县之首的江苏常熟当(年4.4万元)。这里恐怕还是中国网吧KTV、手机店、电玩城、将馆最密集之地,无数闪烁着暧昧霓虹灯的按摩店、私人诊所也间或其中。

长久以来,世界关注士康都集中在那些保安措施严密的厂区里。在动辄两三平方公里的园区之内,在数十个厂区组成的制造王国里,苹果公司iPadiPhone、惠普和戴尔的个人电脑、小米公司的小米手机以及任天堂游戏机Wii正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

在郭台铭1988年设厂的深圳龙华来的观澜,在最近几年向内地转移的典型河南郑州,在聚集了总共超过60万人的富士康园区之外,夜晚来临时,富士康不人所知的一面开始呈现出来。

为什么要娱乐?

“夜莺”吧从外面看不到招牌,来此消费的基本都是富士康的工人。虽然环境极其简陋,但迪吧的生意异常火爆,原因很简单:它满足了很多富士康工人夜生活大关键词——发泄、廉价。

20岁的小辉最常进行的节目就是去“夜莺”蹦迪。“10块钱入场,便宜,进去也不买什么酒,就是干跳。”他很喜欢从迪吧刚出来的感觉:“整个人被音乐震得了,大脑停转了,感觉很爽。”

2011年的春节后,他不顾父母反对,来到了深圳富士康。“当时听说每个月能挣3000多,管他跳楼不跳楼的,想都没想就跟着村里的朋友来了。要是在帮父母干农活,一家忙活一年挣的钱还没我三四个月挣得多。”

来到了富士康后,让小辉这个“小时候兜里零钱从来没超过20块”的农村孩子迅速有了“城里人的感觉”。但很快,富士康机械、枯燥的工作和离家后的孤独感吞噬了小辉挣到工资的喜悦。

在富士康,大部分人无不被这种枯燥感围。马帅是郑州富士康生产水线上一名普通的钳夹工,进厂已经有两年多,虽然只有19岁,但在流动性很大的富士康里算得上是老人了。马帅描述他的工作说:“俺做的活儿机器就能代替,干一年、两年都一样,没什么经验积累,一站能站一天,下班了就找几个人出去放。”

流水线的工作是青春饭,因为没有人能常年承受机器般的工作,而且,以每月3000元右的收入,他们几乎看不到在城市安家的希望。但因为生活,他们必须来富士康当一次过客。既然没有其他的选择,在富士康还是要工作生活下去,在下班之后的夜生活里,他们要重获第二天返回枯燥的装配线的动力。

在离小辉1500公里外的河南郑州南岗村,夜生活同样热闹非凡。这里毗邻郑州富士康最大的员工聚居区“豫康城”,而在南边不远处,就是富士康航空产业园区。2010年8,随着富士康实施往内陆迁徙的战略,这里迎来了第一批工人。富士康带来的不仅仅只是“郑州速度”的奇迹——上亿元的政府税收、大笔的土地征收补偿款,除此之外,对于当地村民而言更为直观的,则是它将周边一个个偏远的农村都变成了“不夜村”。

据不完全统计,居住在南岗村附近的富士康员工有10多万之众,每当周末晚上8点左右,工人们水般从厂区涌出来,在厂门口被各种交通工具分流,而后大批的人流便汇聚于此,他们从冷而机械的流水线里剥离出来,抖擞精a>,迅速转换角色,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狂欢,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寻求自我的存在感以及压力的宣泄点。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