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馆奴”樊建川的一百座博物馆之梦

2013-08-07  文/贾子建

“人活在世上就两件东西,第一,你有一条命,第二,你有一个背包。命是拿来拼的;背包是拿来干什么的?命拼完了就扔了。我这条命就是用来建博物馆的,我的500亩地、800多万件文物,这就是我的背包。”樊建川把自己的半生传奇只概括成两个字:馆奴。

“馆奴”樊建川的一百座博物馆之梦
樊建川的梦想是在有生之年建造100座博物馆

大馆奴

樊建川的思维相当活跃,说着话,他的脑子里就又有新想法冒出来。“回去要印一件新T恤,把‘大馆奴’三个字印在后背上,以后在馆里就我一个人穿。”对于“大馆奴”这个自己给自己想出来的称谓,他觉得再贴切不过,因而神很是得意。“现在有‘房奴’、‘车奴’、‘孩奴’,虽然有点苦逼,但都是人们为了生活,无可非议,所以仍然是中性词。可是‘馆奴’不同,给博物馆当奴隶啊,要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什么的颁给我这样一个奖章,那真是最大的奖励了。”

“大馆奴”三个字也被他坚持用在了三联书店最新出版的口述回忆录上做题目,为了这个题目,樊建川和三联书店总编辑李昕“斗争”了将近一年。“他觉得矮化了我,可是我觉得很贴切。”从2003年着手建立建川博物馆,身兼“馆长”和“馆主”10年,樊建川现在又提出“馆奴”,心里有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微妙感受。樊建川觉得,“馆长”相当于职业经理人,是管理者的角色。“别人给你钱、给你文物,什么都给你,你去埋头做就是了。”“馆主”则是博物馆的主人。“很多馆主一般是不参加管理的。”“我这个‘馆奴’就更特殊了,不仅是主人,还要参加管理,关键是还要参加收集和创造,博物馆90%的陈列设计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这就等于卖身为奴,一辈子背的包袱就是它了。”

樊建川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一个人收藏文物、一个人出钱投资、一个人建博物馆、一个人搞设计,像我这样的全世界可能以前都没有。”现在他的建川博物馆聚落已经建成开放了抗战、红色年代、地震、民俗四大系列中的24座场馆,其中展示正面战场抗日历史的正面抗战馆、川军抗战馆、展示美军援华历史的飞虎奇兵馆和不屈战俘馆都是前所未有的。随着知名度提升,参观人次逐年增加,近两三年每年前来参观的游客已经达到100多万人次。这份出乎意料让樊建川也感到惊喜:“如果现在不再买文物、不再建新馆,我们博物馆的日常运营可以靠自己维持。这对于全世界的博物馆都是很困难的事,何况是我们这样没有政府补贴的民营新博物馆。”

小刚评论樊建川:“既是梦想家,又是实干家。”他敢想别人所不敢,也敢于把梦想付诸实践。虽然1999年9月樊建川就申办成立了建川博物馆,但当时主要目的是为了以博物馆的名义购买文物,这样可以避免一些法律上的纠纷。而对于修建物质形态的博物馆,他并没有信心。“博物馆是神圣的,高不可攀,我怎么可能建一个呢?”

真正的转机出现在两年后,2001年樊建川在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办抗日专题展览,这也是他第一次把自己的藏品带到北京展览。“我发现我的东西不比别人的差。”展览结束后,国家文物局的领导专家过来看藏品,结果大为惊。“他们有点搞不懂了,民间收藏怎么有那么高的水平,一方面怕是赝品,另一方面也想鼓励民间收藏,就问我能不能做一次鉴定。”这一次,当场就有14件展品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相形之下,偌大的卢沟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国家一级文物也不过几件。办博物馆首先是文物,有了底气的樊建川又仔细观察了卢沟桥的房子。“我是做房地产的,觉得也没什么了不起。”两个条件似乎都具备,樊建川的想法彻底改变了:我也可以建博物馆。

几乎所有的人都反对,也包括樊建川的家人。“大家都说文物捐给国家就可以了嘛,没有必要掏钱搞这事。”流沙河回忆:“我虽外行也明白,这是个无底洞,任你山银海,也填不满。所以,不敢说半句鼓励妖精的话。”“妖精”是成都老报人车辐先生生前对樊建川的评价。“旧时蓉城,人怪异谓之妖,物怪异谓之精。妖精之称,实有赞美之意。”但总归,樊建川的决定已超出常人的理解范围。力排众议需要勇气,尤其是樊建川心里也很清楚:博物馆做出来一定是赔钱的。“但我一直想做,200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这是一个甲子,是我们民族的一件大事,我想,我必须有所舍弃了。四川有2000家房地产开发商,少我一个没什么,收藏战争更有意义。”

10年前,樊建川提出要建30个博物馆,这是他自己想象力和财力的极限。“结果还没死呢就实现了。”现在他把目标提高到了100座,这个目标和10年前的目标一样,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不一定能够完成,但是如果到死那天我都还在做,即使建不成也不会有人在背后骂我。但也说不准10年生水起我又做成了。”樊建川说着笑起来,他对下一个10年还是乐观的。“到那时我就真的不做了,就在博物馆里当讲解员。”现在他最想建的是一座新中国60年纪念馆,这座纪念馆的具体形态已经在他的脑海中盘旋多年:像一座通天塔直冲云霄,60层的高度能把天捅破;每一层代建国60年中的一年,每一层都播放着那一年最有代表性的曲目。“这个馆真建好了,让我马上死都可以。”

10年前,别人笑樊建川是“傻儿”,拿几乎全部身家投在永远收不回本的博物馆上,2007年的决定让他之后的持续投入显得更“傻”。2007年底,他在安仁镇口述了遗赠,要在身故后把博物馆和收藏的文物全部捐赠给国家。“我父亲告诉我,人活在世上就两件东西,第一,你有一条命,第二,你有一个背包。你是一个兵,命是拿来拼的;背包是拿来干什么的?命拼完了就扔了。我这条命就是用来建博物馆的,我的500亩地、800多万件文物,这就是我的背包。”

妻子用一个期的时间理解了樊建川的苦心,签字同意了他的遗赠计划,但是另一份遗嘱却坚决不肯签字。这份遗嘱里,樊建川希望把遗体捐赠给重庆三医大,并希望用自己的皮绷一面军鼓放在博物馆里。“谁要敲一下,我就出现在声控电视墙上给他唱首歌,他必须给我的博物馆捐1000元钱。我死了还能给博物馆继续做贡献。”虽然妻子一直都没有被说服,樊建川却坚持每天用手在身上拍打。“医生说这样有助于皮肤和脂肪分离,还提醒我注意不要生疮。”多少人看不开的生前身后事,他说起来轻松得像在说笑话。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