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评论:国内专业舞台缺少资深舞台监督

2013-08-02  文/潘妤

他们是演出舞台的“大管家”,从排练到演出,他们需要统筹执行剧场舞台的方方面面。有时候,他们是大管家,台前幕后都要听从他们的指挥;有时候,他们又像是整个剧组的小保姆,事无巨细都要亲自上阵。

这群戏剧舞台特别的职业人,被称作舞台监督。很长时间,他们都在幕后干着默默闻的工作,和台前的鲜无关。但剧组如果少了他们,就如同现场队少了指挥,毫无章法头绪。

评论:国内专业舞台缺少资深舞台监督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舞台监督金广与他的徒弟薛晨、罗霁忺、王飞

近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为他们剧院的舞台监督特地制作了一期“暗穿行者”的宣传别册,老中青三代舞台监督四人一字排开,让观众第一次了解了这个躲藏在大幕背后的群体。而记者通过采访发现,在整个戏剧行业内,舞台监督的职业化和专业化正日益成为迫切的需求。随着国内演出市场的繁荣,剧目作品数量的爆发式增长,舞台监督也成为一个人才稀缺的工种。

现状:舞台监督大多转型而来
 

舞台监督究竟个什么工作,其实很难描述清楚。简单而言,他们负责舞台艺术从排练到演出各部门的总体统筹协调与管理。具体来说,他们要据导演要求拟定排练计划、协调排练过程中各个部门的进展和问题,进入剧场后监督装台合成、地标记、提示演员上场及换、灯光、音响、服装等工作,处置演出中的突发事件……

可以说,所有这些琐碎的工作,都在舞台监督的掌握之下。不仅如此,舞台监督还需要懂导演和表演,也要能看懂舞台模型及舞美各专业的设计图及制作图,还要熟悉剧场内所有的设备和控制。也因此有舞台监督自嘲他们是出舞台的“五项全能”。

不过,这样一个“全能型”的工作,在以往的戏剧舞台,却并没有专业的人才培养体系。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如今一共有4位在职的舞台监督,几乎清一色都是从演员转型而来。 虽然从台前转行做幕后,一开始多少有些无奈,但这些舞台监督如今却个个干得兴致勃勃。

今年70岁的金广林1995年提前退休,但18年过去,被大称为“金爸爸”的他现在却依然是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最忙碌的员工,几乎全年无休,一个戏忙完就是另一个戏,虽然带出来3个徒弟,但4个舞台监督,要分摊给话剧中心今年的50多个创作剧目,只能是“连轴转”的节奏。这还不算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一堆当代戏剧季这样的邀请剧目,也需要剧院有舞台监督共同协调沟通。

“金爸爸”是所有剧组眼中的“香饽饽”,因为在制作人和导演心中,有了“金爸爸”在,就意味着剧组有了坚强后盾。做了大半辈子舞台监督的金广林,其实是演员出身,和如今在上海话剧舞台同样十分活跃的许承先是同班同学。谈起自己怎么会从一个演员最终当了舞台监督,金广林自嘲说:“那时候演员都在‘高、大、全’的标准下,我自信不足,缺少天赋,决定改行,渐渐喜欢上了舞台监督这一职业。”

但让金广林没想到的是,他退休后却比退休前更忙了。“我退休后中间仅离开舞台半年,但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病了。当时碰到导演周小倩对我说了一句玩笑话:你还是回到舞台上来吧,‘死’在家里没人知道,还不如‘死’在舞台上,我们大家都晓得……我其实忘不了舞台,热爱这舞台,所以又回到了舞台上,病也好了,这一干又是这么多年。”

事实上,和金广林一样,话剧中心年轻一代的舞台监督也都是因为“热爱舞台”,选择了这份工作。

薛晨最早是乐队的长号演奏员,因为借调到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渐渐对舞台剧产生了兴趣,做上舞台监督,一干就是10年;罗霁忺出生在杂技世家,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和爸妈一样成为一名杂技演员,但一次在学校和民营剧团的合作中,罗霁忺第一次担任了舞台监督并参加演出,摸索着干了两年,爱上了这份工作,从事舞台监督也已经有7年了;而最年轻的王飞毕业于表演系,热爱舞台表演的他在做幕后工作的时候,体会到了另一种更贴近舞台的快乐,因此决定做一个专业的舞台监督。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