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琥珀四重奏”:中国室内乐仍是阳春白雪

2013-08-02  文/姜妍

“无穷尽的探索有所回报:我们琥珀四重奏获得澳大利亚Asia-Pacific国际室内乐比赛四重奏第一名、最佳现代作品诠释奖以及最终总冠军奖!这是中国室内乐界零的突破。”(琥珀四重奏微博)

一条微牵动着多少国人的心,在获得2013亚太国际室内比赛的总冠军等三项大奖后,琥珀四重奏将准备奔赴西班牙展开留学生活。在他们留在北的最后一段时间,记者采访到了组合当中的两位成员宁方亮、杨一晨。

琥珀四重奏
 

琥珀四重奏(原“北京四重奏”)成立于2005年,四位成员均来自于中央音乐学院,分别为第一小提琴:宁方亮、第二小提琴:苏雅菁、中提琴:戚望、大提琴:杨一晨。在2007年国际室内乐大师班上他们初露锋芒,而后继获得首届全国金钟奖四重奏比赛奖、中央音乐学院第二届室内乐比赛第一名,并担任了思聪《高山组曲》、Mikko Heini《树之声》的世界首演。

当年推销室内乐像卖保险的
 

谈到中国室内乐的现状,琥珀四重奏成员示已经一点点在变好,但仍会遭遇观众搞不清楚什么时候该鼓掌的况。更有甚者,在一次所谓“高端”的场合演出中,满身气的豪竟然向他们点邓君的歌……

记者:中国给予室内乐团的演出机会多不多?

杨一晨:中国职业的第一组室内乐团是我的老师朱亦兵创立的,前50场非常困难,朱老师到处推销,问能不能免费表演,特别像卖保险的。这中间,最重要是要到高校里去,培养听众非常重要。现在朱老师每年都有固定的场次在音乐厅、大学里演出,我觉得近八年室内乐的市场现状一点点在改变。

宁方亮:我们获奖以后,当地很多人问我们,是不是会马上得到很多演出邀请。他们的演奏家得到第二名,已经开始有非常多的宣传演出。但我们回到中国后发现没有,因为大家对室内乐还不了解,我们深知未来的路非常难走,但是会一点点破冰。

记者:在国外演出和在国内演出听众的现场反映区别会很大?

杨一晨:在外国特别是欧洲,演奏过程中,所有听众会欣赏你的实际准。但是在中国不一样,先会看名气,是不是大师,大师拉成什么样都好。有时候演到一半观众鼓掌了,演的时候,观众们又不知道该不该鼓掌,弄得我们第二首都没心了。

宁方亮:我们希望充当桥梁作用,把西方音乐翻译成中国人能理解的语言,帮助大家接受。也想以后把中国作品翻译给外国人听。

记者:我们的印象中,很多中国的独奏音乐家是不参与到室内乐演出的。

杨一晨:中国几十年来独奏一直凌驾在室内乐之上,国交首席刘云志一直反对这个观点。室内乐在国外很受尊重,室内乐是一个团体,四重奏就好像四条腿的椅子,离得太近立不住,要有距离也要有整体,距离就是每个人不一样的性格。在室内乐当中,每个独奏家心里都要谨慎,糊弄台下观众很易,但是永远没办法糊弄和你同台的演奏家。

记者:你们会落寞吗?

杨一晨:感受落寞太有了。我们有一次对着一个“高端”场合演出,底下都是富豪。我们掏心掏肺演奏舒伯特的音乐,但听到的全部都是刀叉声。其中一个坐在第一排有几百亿身家的银行行长,前摆着茅台、五粮液,他满脸通红地问我们能不能拉一首行歌曲,“我点歌,一首多少钱”。作为音乐工作者,这就是赤裸的羞辱。

宁方亮:我们见到过所谓的贵族,中国和国外的完全不一样,中国贵族是贴在脸上的。在中国高端和富裕画等号。

杨一晨:中国的贵族就是豪车、私人电院……曾经我在瑞士参加一个夏令营,是当地贵族出资为了促进大提琴发展。那个人穿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但很整洁。我们到他家换地方抬头一看,一幅画好漂亮,没有防护措施。这是一幅真迹,可以买几十座顶级别墅,人家就是让你欣赏的。这个人收藏了一些琴,他的房子有个地下录音室,提供给热音乐的人开小型的音乐会,这是他作为富裕的阶层愿意做的一点贡献。

宁方亮:我们开始决定做室内乐之前已经知道是这样子,现在我们深深看到现状是这样,这也更促进我们愿意迎难而上。这么多年,很多人帮助过我们,括我们四个人的导师陈允教授、于兵教授、 薛伟教授、朱亦兵教授等等,我们非常知足,我们希望能为这个行业做些什么。希望从西班牙回来以后作为教师,把中国室内乐水平也许能再填补一些。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