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你所不知道的 真实的瓦格纳

2013-07-30  文/陈晨

在音乐的国度里,瓦格纳拥有巨大的英雄梦想,那恢弘的幻境铸就了一道至今再无作曲家能够攀越的高墙。而他生命里面那些有趣的“黑暗斑点”也许能够把他拉下神坛,让人们更亲近他。时逢瓦格纳诞辰纪念日,资深乐评人罗列了“瓦格纳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你所不知道的 真实的瓦格纳
威廉·理查德·瓦格纳—(Wilhelm Richard Wagner) 德国作曲

父亲来路不明
 

瓦格纳终身都在纠结谁是他的亲生父亲,这关乎他是否拥有一半他所憎恨的犹太人血统。官方说法里,他的父亲是卡尔·弗里德里希·瓦格纳,但有种种证据表明,演员、画家路德维·盖尔在成他继父之前早就与他的母亲私交甚密。曾有研究表明瓦格纳的母亲约翰娜的确在1813年10月突然匆忙前去找盖尔,而且正是拿破仑战争打得正激烈的时候。

素食主义者
 

被认为脾气暴躁的瓦格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热衷于动物救济工作。1879年,他读了一本反对动物实验的书《科学的酷刑室》(The Torture Chambers of Science),这本书令他感到深深的震撼和愤怒。从此他坚吃肉会让血液腐朽,因此走上了素食主义者的道路,拒再吃肉。

恋母情结
 

在瓦格纳巨著《尼伯龙根指环》的第三幕《齐格弗里德》的高潮处,英雄齐格弗里德在火圈里找到一个沉睡的战士。他摘掉他的盔甲,却发现那是一个女人,“妈妈!”他惨烈的哭喊造就了全剧中最“弗洛伊德”的时刻。一些传记学家曾表示瓦格纳由于对自己生父的疑虑而导致了对母亲的畸恋,这也解释了他为什么终身热衷于追逐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女性,尤其是已婚的有夫之妇。

希腊激情
 

瓦格纳从年轻时就对一切与希腊有关的事物充满激情,但他真正沉浸于希腊悲剧尤其是埃斯库洛斯的作品是在30岁以后。他对于古希腊戏剧中那些宗教仪式感到心惊肉跳,从不将其看做一种娱乐方式,而在自己的作品中,他也希望展示类似的场

革命分子
 

在瓦格纳决定将他的音乐野心付诸实现之前,他一直在思考一条人类革命的道路。在1849年德累斯顿叛乱事件中,瓦格纳帮忙设置路障,并且在关键时刻被叫上勒斯登圣十字教堂塔宣读革命宣言,“那是我生命中所度过的最不寻常的一个夜晚。”事后他在他的传记中这样写道。

蔑视英语
 

正如那些19世纪伟大的德国名人,马克思、尼采和瓦格纳等人都认为英语无聊至极。1855年,瓦格纳来到英格兰指挥乐协会的八场音乐会,并将这段经历描述为“该死的灵魂堕入地狱”的旅行。对英语的蔑视也让批评家对他的批评不绝于耳,不过这并不影响维多利亚女王和阿尔伯特王子对他的钟爱。

爱狗如命
 

瓦格纳的狗是带给他骄傲和喜悦的重要来源。1850年期间,他旅居瑞士,他的两只狗拉斯和卡斯每日陪伴着他。他带它们去散步,一路走到卢塞恩去收他的明信片。其中的一只拉斯后来被埋在拜罗伊特瓦格纳的同一墓穴中,就埋在瓦格纳脚下,而瓦格纳的“狗鞭”则在博物馆中永久陈列。瓦格纳曾经给他热爱的查理士小猎犬演奏过所有他写的作品以讨它欢心。

“脑子进水”
 

瓦格纳终身对水痴迷,并相信水拥有无可比拟的治愈效果。1851年,当他为早期版本的“指环”伤透脑筋时,瓦格纳给当权者写信描述他每天的生活状态,并在信中作如下描述:“清晨5点半,热敷到7点钟,然后冲个冷水澡出门散步……12点左右,做湿身按摩;再出去散个小步,再做一轮新鲜的冷敷……”如此这般,日复一日。

弃耶稣投佛
 

瓦格纳对佛教同样痴迷,甚至有一段时间希望以佛陀为背景创作一部歌剧。但这让李斯特无法接受,他一直希望瓦格纳成为一名基督教徒。

丝绸控
 

瓦格纳对于丝绸和天鹅绒的热爱也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当他在创作最后一部歌剧《帕西法尔》时,让自己处于丝滑丝绸包裹的状态下。丝绸是瓦格纳创作歌剧时想象的道具。但他依然在文章《未来的术》中抨击人类对于奢侈品的疯狂追逐。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