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陈丹青:绘画光荣的时代已经远去

2013-07-15  文/朱绍杰

7月6日,“面对面——中荷肖像及室内绘画展”开幕当天,艺术家陈丹青现身何香凝美术馆,与策展人及其他参展艺术家共同作了一场题为“艺术与模仿”的演讲。近年来很少举办展览他此次再度以画家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陈丹青:绘画光荣的时代已经远去

“我是个闷骚的人”

讲座开始前两个小时,已有年轻粉丝在美术馆门口冒排队。在讲座上,话题围绕艺术展开,他此次再度以家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

陈丹青被称为当代最具的艺术家之一。30年前,他以作品“西藏组画”成名于美术界。自2000年回国,陈丹青针对美术教育频频发声质疑,更有针对公共问题发表议论,引起众多关注

对此,他依然认为自己是一个画画的人。“在所谓的公共方面,因为我这些年到处胡说八道,其实是给媒体弄成这个样子,所以在媒体面前我变成一个不要脸的人。可是在画画方面,我是个闷骚的人,大家都不知道我还在画画,很多人很可惜,或者很鄙夷,说你这家伙不要胡说八道,你本就是画画的人,画都不画了,你还干。其实我闷骚,我一天到晚在画画,我昨天飞了一天我还在画画。”

该展展出陈丹青22幅画作,其中大部分为他的人物写生。与“西藏组画”中满面沧桑的藏民和《泪水洒满丰收田》的乡村人物不同,这批画作都是他在美院任教期间所面对的青年学生。“我回国以后就打算画写生,当中荒废了十年,从2010年开始到现在,我干一件最简单,可以说也很聊的事,就是画写生,回到我当知青的时候,找到任何我认为可能入画的孩子,让他站在我面前,就画写生。”

陈丹青这样描述自己这批作品:“我岁数大了,突然发现了年轻人,青就是性感。性感是很具体的,脸、皮肤、腿、肩膀,还有他们的衣服。他们不知道自己有多性感、多年轻,我就不停地画……我只知道抓一个人,在我面前,我来画他,好多年了,我还是想画,可是我不知道画什么。”

“我支持当代艺术”

时隔多年,陈丹青的绘画仍然保留着那种来自洲十九世纪的自然写实格。事实上,他只把绘画看作一件很私人的事情,自己却推崇最新潮的当代艺术。

当被问及绘画的未来性时,他说:“绘画没有多少未来性,也没有多少可能性,绘画最光荣的时代一定过去了。但是绘画不会消失,无论是西方还是在中国,尤其是这几十年,绘画还在活着。至于边缘不边缘,都还在讨论。”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