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揭秘斯诺登前东家:间谍公司Booz

2013-07-12  文/商业周刊

从最高层而言,不管是白宫还是国防部,承包商总是无处不在,”戈尔登说,“实权人物会转身过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计划,我们怎么实现它呢?’这时承包商(Booz公司之类)就会跳出来说,‘我能做到。’”

揭秘斯诺登前东家:间谍公司Booz
全球有不少人表示支持斯诺登的行并称他应该受到保护。

1940年,即日军袭击珍港的前一年,国海军便开始考虑对德作战计划。美国海军上将们的心腹大患是纳粹德国海军的潜艇,德军潜艇出鬼没,到处攻击盟军航线,要找到它们的蛛丝马迹就是不可能的任务,更别提要击沉了。束手策的美国海军部长弗兰克·诺克斯(Frank Knox)只好转向Booz,Fry,Allen & Hamilton寻求对策,这是一家位于芝加哥的咨询公司,他们的知名客户括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Goodyear Tire&Rubber)和蒙哥马利·沃德公司(Montgomery Ward)。

Booz有效地开创了管理咨询业务,从知名学府物色尖子生担任分析人员以及企业客户的待聘人员。Booz的顾问们与美国海军人员一道合作,开发出一套特殊的传感系统,可以捕捉到德军潜艇短暂发出的无线电通信号,这有助于设计一种攻击战略。在其帮助之下,盟军到战争结束时已击沉或击毁德军大多数潜艇。

那次项目是Booz与美国政府长期合作的开始。

随着冷战开始、加剧继而缓和,再到后来全球恐怖主义取而代之成为美国国家安全人员的主要顾虑。在此期间,目前更名为博思艾伦(Booz Allen Hamilton)的这咨询公司越来越多地专注于来自政府的工作。2008年,该公司剥离了利薄的商业咨询业务——名为博斯公司(Booz&Co.)——并成为一家纯粹的政府业务承包商,博思艾伦公开上市,大股东是私募股权公司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在截至2013年3份的财年,博思艾伦公布营收为57.6亿美元,其中99%源自政府合同,净利润为2.19亿美元。其营收的近四分之一——13亿美元——来自美国几大报机构。

随着美国政府过去十年间在情报承包商身上的投入呈爆炸性增长,与科学应用国际公司(Science Applications International Corp.)、CACI和BAE系统公司(BAE Systems)等对相比,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麦克莱恩的博思艾伦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据彭博行业资讯的数据显示,美国2013年大约70%的情报预算都被外包出去;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办公室(O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表示,近五分之一的情报人员在民间领域工作。

可以肯定的是,即便大多数美国人对博思艾伦有所闻,他们对于该公司在美国情报界扮演着何种举足轻重的角色依然毫无概念。不过,现在世人对此皆知。

6月9日,博思艾伦一名29岁的电脑技工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公开宣布,他就是泄露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监控人们打电话与上网活动闻线人,在为博思艾伦工作期间,斯诺登在一个位于威夷的国家安全局监听站中将一些机密文件复制到一个U盘,并在近期将此事透露给了媒体,他承诺还要披露更多机密。日前他已从香港抵达俄罗斯。

博思艾伦引起世人关注冲击到其股价表现,该股在斯诺登公开机密后的上午下挫超过4%,迄今还未收复失地。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主席黛安娜·范斯坦(Dianne Feinstein)已呼吁再次检讨民间承包商在情报工作方面的作用,并宣布她将寻求限制承包商们获取机密信息的权限。

博思艾伦长久以来一直非常低调,在美国联邦政府几乎是其唯一客户的情况下,大张旗鼓地宣扬没有必要,而且该公司很少进行游说。由于情报界的重量级人物纷纷在博思艾伦工作,该公司从来不用担心接不到生意。

美国国家情报主任、奥巴马总统的高级情报顾问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是博思艾伦的一名前高管。该公司的副董事长迈克·麦康奈尔(Mike McConnell)在小布什总统任内担任国家情报主任,在此之前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在博思艾伦的2.5万名员工当中,76%的人有查看机密信息的授权,近一半人拥有查看最高机密信息的权限。据2008年的一本书《等待雇用的间谍:情报外包的秘密世界》显示,CIA原副局长琼·登普西(Joan Dempsey)在2003年的一次演讲中将博思艾伦称作“影子情报机构”。登普西如今在博思艾伦任职。

斯诺登泄密事件可能会导致情报外包方面出现重大调整。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多年来一直向多家情报机构施压,要求减少对承包商的依赖。而在如今自动削减开支的年代,曾经一度碰不得的防务与情报等方面开支也很可能会被缩减。

然而,与博思艾伦以及美国情报机构官员的谈话显示,这些承包商不会很快失宠。即使斯诺登最终会让他的前东家失去生意,但这些生意可能只不过是流向其竞争对手。虽然博思艾伦与其他影子情报机构是作为权宜之计而出现——本来是冷战后瘦了身的情报机构在9·11恐怖袭击后试图重振旗鼓而借用它们来争取时间——但是如今它们已变得必不可少。随着博思艾伦等承包商逐渐依赖于联邦政府,政府对它们依赖则更甚。

斯诺登当初并不是被招作间谍。他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自学成才的电脑技工,高中没有毕业,他的第一份与情报相关的工作就是在国家安全局的一处设施当保安。他在接受英国《卫报》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因为他的电脑技术,他曾被中情局招进去处理网络安全相关工作。他在2009年离职并转向民间领域,最终加盟博思艾伦。他作为国家安全局承包商职员的工作看来一直是基本的技术支持与故障排除。他是个技术人员。

情报界人员倾向于把外包工作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机密性最低而且最卑微的工作:在情报机构割草、清理垃圾和分拣邮件。在机密部门内,即使清洁工也需要安全方面的权限——他们清理的垃圾桶里可能有国家机密信息。这使得这些工作岗位招人尤为困难,因为让获得安全授权的多数人做清洁工无异于杀鸡用牛刀。

懂得电脑技术的斯诺登隶属有专门技能的中间级别。当美国军方在越战期间首次开始大力求助于承包商时,这些工作占了招聘岗位的多数——国防部当时急于招到维修人员,来负责越来越复杂的武器与运输系统。翻译、审讯及处理政府安全授权相关背景调查的人员也处于中间层。

CSC和L-3 Communications等公司专注于中间级别的业务。虽然博思艾伦也招揽一些这类工作,但重心却是最高级别的工作:从开发打败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al-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的战略到软件设计到为高级官员撰写讲稿的各类工作。从任何意图和目的来看,第三类的承包商都是间谍,而且有些人是间谍首脑。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