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艺术品盗窃:博物馆“家贼”难防

2013-07-09  文/陈若茜

国内直接针对美术馆、博物馆的盗窃目前来说并不多。究其原因,国内的博物馆有着严密的安保措施,鲜有窃贼能够在24小时的严密监控和保安人员的眼皮底下将文物盗走。除非是由文物单位的工作人员监守自盗或者与社会上的犯罪分子里应外合,这种情况的成功率就很高。

艺术品盗窃:博物馆“家贼”难防
承德市外八庙。李海涛在担任外八庙文保处主任的10年间监守自盗,窃得馆藏文物及文物部件259件。

随着艺术品价值的水涨船高,全球范围内的艺术品遭窃事件时有发生,甚至类似于卢浮宫、凡·高术馆等知名博物馆都有名画被盗的经历。术犯罪在国际社会上的关注度越来越高。国内艺术品、文物在博物馆、美术馆等公共领域遭窃的事件近年来也时有耳闻,比如2002年震惊全国的“承德特大盗窃倒卖文物案”、2011年“故宫失窃案”等,因事涉故宫,引起广泛的社会关注。

有律师表示,“近30年来,中国文物盗窃案件高发,但是破获的案件不多,这就是非常严峻的法律现象。”不过较于国内更猖獗的盗窃古墓葬和走私地下文物行为,相关文物专家及律师均表示,直接针对美术馆、博物馆的盗窃目前来说不文物盗窃的主要方,暴露在社会上的也不多。

防得住苍蝇 挡不住“内

2002年,震惊全国的“承德特大盗窃倒卖文物案” 浮出水面,主犯李海涛在1993年至2002年担任承德市文物局外八庙管理处文保处主任期间,监守自盗,窃得乾隆粉彩描金量寿坐像、嵌松石无量寿佛等馆藏文物及文物部件259件,其中一、二、三级文物119件。

依据当年办案警员的描述,他发现一般人本无法潜入文物仓库。“外层是一扇厚厚的木门,木门里外都上了锁”。“院子里有大狼,且有两名保安24小时把守”。“库房里安装了全候监控探头,基本上不存在死角”。在如此严密的看守下,库房内竟然还连连发生失窃案,这让专案组的人觉得匪夷所思。

媒体报道称,多年来,李海涛每天上下班都背着一个大兜子,同事们都以为这是他的生活习惯。按照规定,进库时必须两人以上,出库时不能带任何东西。李海涛和其他同事一起进入库房,就安排他们到别的库区做日常工作,自己单独将一些值钱的文物伪装好,等到与同伴一起出库后,再把盗得的文物藏在办公室的床下或橱子里,留至下班后再将文物转移到中。

对大一些的文物,李海涛就用展布上,或说成别的东西,或借口外单位借展,让同事或外边的临时工帮着抬出去。

每一次李海涛盗窃文物后,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找高复制一件赝品,贴上真品编号再放回真品原来放置的位子上。

就这样,他用这种偷梁换柱的把戏在单位同事和安保人员的皮底下,盗走了200多件文物。直到2002年的一天,有人发现原故宫博物院旧藏,后调拨至河北省承德文物局外八庙管理处的两件清代皇家文物在香港某拍行上拍,案件才得以浮出水面。

翻查近十年来的文物盗窃案,类似的事件绝非个例。2000年,山东省青州市博物馆保卫干事在任职期间盗取馆藏汉代“宜子孙”谷纹玉璧等国重器;2002年,山西省临汾市文化局考古队队长、文物科副科长参与重大文物盗窃案,非法获得文物1190件;2002年,荆门博物馆副馆长监守自盗战国时期“带鞘玉守铜剑”等被提起公诉;2006年,山西省太原市三名博物馆工作人员因参与盗掘古墓而获重刑……

2011年,“故宫失窃案”又高调进入公众视野

不过相较那些在文管部门身居要职,长期隐蔽于暗处、监守自盗的文物窃贼而言,窃贼石柏魁充其量只是一个小角色。据其描述,他是在参观故宫博物院时,因躲临时起意,并非预谋盗窃,甚至他还因找不到销赃渠道,竟将其盗得的展品丢弃。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地方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介绍,博物馆和美术馆藏品的安全隐患主要存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库房的安全,另一方面是展厅的安全。

发生在库房里面的事更具隐蔽性,库房里的文物多一件、少一件,甚至被掉包掉一件,这些事情外人是不知情的;直接针对展厅的盗窃案是不多的,很易被人发现,很少有人会这么大胆。

“像石柏魁这种临时起意盗窃故宫展品的算是偶发事件。”该名工作人员说。相较而言,危害性更大的是文物单位的工作人员监守自盗或者与社会上的犯罪分子里应外合,这种情况的危害性会更大一些。

据有关部门的综合资a>料显示,文物单位的工作人员监守自盗或者是文物、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与社会上的犯罪分子里应外合、联手作案已成为这类案件发生的主要原因。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