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市场乱象 当代书画深度介入礼品市场

2013-07-09  文/刘倩

随着新一届政府的新政出台,奢侈品消费缩减,而体制内艺术家的书画作品更加成为礼品市场的刚性需求,进一步刺激了中低层书画市场的规模;另一方面,一二级市场都力求通过当代书画的推广,寻找整个市场新的增长点。

市场乱象 当代书画深度介入礼品市场

传统观念中,在书画版块中,古代书画和近现代书画无疑是造假的“重灾区”,最重要的原因自然这两个版块在二级市场中的价格始终在高位徘徊。但是,这两个版块的资源毕竟属于“不可再生”的范畴,数量的限制从某种程度上掣肘整个术品市场的规模。去年以来艺术品市场进入调整期,当代书画遂成突破口,无论在价格标杆的二级市场,还是在广大的私下交易中,当代书画日益成为“宠儿”。

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代书画产业链中的漏洞,就成为造假者和“老鼠仓”等各种乱象的新目标。在一个月前刘志军案审理过程中,其巨额财产清单的公布引起社会哗然,在这一长串的数字,还列出了“书画、饰品612件”,这或许是在刘志军所有财产清单中无法估值的一项。不止是刘志军,几年来陆续落的政府官员赃物清单中,从不缺乏价值不菲的名人字画、古董文物。“近几年,我们已经开始组织纪检干部学习一些关于艺术品的知识。”一位纪检干部透露,一幅字画、一个笔筒、一方印章,很多纪检干部以前跟本就不知道这样附庸风而又低调隐蔽的物件,才是真正具有含量的“礼品”。

随着不少官员落马和“八项规定”出台之后,传统意义中的“礼品”市场已经开始缩,尤其是奢侈品行业在中国市场销售额增速正在放缓,政府官员远离奢侈品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而古董字画等艺术品已经超过房产、奢侈品而成为礼品市场中排名第一的类别,而在这些作为礼品的艺术品中,当代书画艺术家尤其在美协中具有较高头衔艺术家的作品成为当下最为行的“礼品”选择。

多少年来,中国人习惯了酒桌上的交流方式,中国社会也是一个关系社会,“礼尚往来”向来都是中国人从不避讳的交流方式,但新政出台之后,这种关系也随之逐渐更加“隐秘化”了,而这种隐秘化的礼品市场在北京与地方也都呈现出了各自不同的特点。

“对于低端的书画市场来看,政策的变化还是会对礼品市场起到一点小刺激,而且有一点推动作用。”亲历了济艺术品收藏市场发展起来的王克先生介绍了他对于山东书画礼品市场今年的观察,“八项规定”政策出台之后,对于高端艺术品市场的响还未体现出来,“我觉得这种政策还没有影响到正规艺术品市场末梢,可能慢慢时间长一点会有体现,但作为礼品的书画,尤其是从万八千到几万块钱一幅的作品会慢慢形成一个庞大的市场,并成为各地方艺术品市场的一个主流部分。”

“山东、安徽等地都是书画交易比较大的地方,但作为礼品的当代书画大部分还都不算,例如在山东各地方美协主席的书画需求量也不少,他们的作品被拿去送礼的情况也不在少数,形成的市场规模也不算小,但需求区域性比较明显,例如把山东当地卖的比较好的美协成员的作品拿到北京来拍卖,需求就会小很多,大部分都是以无底价起拍”某拍卖行书画部负责人李先生对雅昌艺术网记者分析,与地方艺术市场规模大、价格偏低相比,北京才是书画礼品的重头市场,而且几年来一线艺术家作品的需求量持续紧俏,“真正送重要领导的还是价格昂贵的作品,例如在美协担任要职的艺术家能达到几十万一平尺依然比较难拿货,而且在全国来看需求量大,但能够保真的东西很少,所以对于这类艺术家作品的需求量几年来一直都比较高。”

山东作为书画大省在淄博、青州、济南等地形成了比较大的书画市场,尤其是青州的书画交易市场能够得到政府政策的直接支持,“据我了解,青州政府对于青州的书画市场在政策上给予直接支持,如果在青州开画廊如果能够拿到营业证书,政府就会无息或者是低息至少给予五百万的支持。”一位青州当地的画廊主介绍,同时,青州的当代书画市场也搞的很红火,青州的画廊除了对于山东当地艺术家的包装推广之外,价格高、需求量大的一线艺术家作品的需求也让他们对北京趋之若鹜,青州的很多画商有一大部分时间是在北京活动,对于一线艺术家书画的倒买倒卖为他们带来不少利润,而这其中不少买家就是以送礼为目的。

“新政策出台之后,领导都比较敏感,但艺术家的中立身份开始凸显出他的作用。像以前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等艺术家跟当时的高官都关系不错,现在依然有一批这样的艺术家。”青州画廊主介绍,在如今,依然有一批艺术家以中立的身份跟高官、跟部队领导保持比较密切的关系,他们吃商人的钱,赚的是领导的青睐,而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便成为很多人“打通路子”的“媒介”。例如领导A喜欢艺术家B的国画并与他关系交好,如果商人C企图讨好该领导,通过艺术家引荐是一个很好的方式,艺术家将自己已经定好价的作品卖给C,然后将其引荐给领导,C遂将艺术家的作品送给领导,如此领导得到了喜爱之物,艺术家高价卖出作品,商人也达到目的,就可以皆大欢喜。

在这里,“作为礼品的古玩、字画,早已背离了其真实的价值,成为了一种‘介质’。”官场小说《青瓷》的作者浮石这样评价。“在商人和官员之间,‘雅贿’改变了直接送钱的方式,两个人之间不是那么赤裸裸的行贿受贿关系,而是有了艺术、收藏这些高雅的面纱。”而且艺术品本身估值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甚至在真假之间也难有定论,这就使收到艺术品的人可以辩称不知道真实价值,似乎变得温情起来。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