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何多苓:年轻的时候对中国画不屑一顾

2013-07-03  文/何晶 江雪文

近日,何多苓个人画展“士者如斯”在广东美术馆开幕,引人关注。尽管仍然多采用冷色调,仍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并存,但与此前作品相比,何多苓的新作更为克制与内敛。他试图用油画的笔和颜料代替中国画的笔墨,画出中国文人画的气韵。

何多苓:年轻的时候对中国画不屑一顾

欧阳江河认为,中国当代艺术尤其油画,是在西方语境和影响下形成的,但现在回过头看,当代艺术的很多东西可以与中国传统绘画,尤其是与宋朝的绘画,发生非常自然和深刻的衔接。

欧阳江河说,从“士”这个角度看,以往我们多是批判或暴露,而其实“士”还有审的角度,中国文人绘画中就包含这种审美,强调个人对自然和术的微妙发现和享受。这个过程原来不被认为是当代的东西,其实是非常当代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何多苓的油画中包含着一个更大、更精确、更触手可及的当代。

“杂花写生”的诗意中国人一目了然

记者:你的作品有很强的诗意性,这一定和你的诗歌情结有关,谈谈诗歌对你整个创作的影响。

何多苓:我从年轻时开始喜欢中国古典诗歌,上世纪八十年代和欧阳江河他们认识后,又开始接触到中国和西方的当代诗,当时非常喜欢,大量阅读。那时诗歌几乎是完全出现在我的画中。我喜欢诗,但不会去写,中国又不缺我一个诗人,所以还是画画。比如我特别喜欢美国的史蒂文斯,他有首诗叫《观察黑鸟的13种方式》,我的两三幅画都将他的一些意象和诗句,用非文字性的语言引用在了画里。还有叶芝的《被偷走的孩子》,我也画成一幅画。在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画里,你能强烈感受到西方超现实主义对我的影响。

后来是翟永明本人的诗歌《静安庄》、《女人》的意象被我画在《小翟》这幅画里,这幅画收录在日本福冈美术馆,在国内很少出现。很可惜,这是我自己特别喜欢的一幅画。

记者:而这个“杂花写生”系列受唐诗宋词的影响更深?

何多苓:有些画一生只能一次,像《小翟》那幅。我受中国古典诗歌的影响现在也还有,但更为隐晦。诗歌在比较恰当的尺度上进入我的绘画,不像上世纪八十年代有生硬的、强烈的模仿痕迹。

现在你还是可以在我的画里读到诗,但已经不知是哪一首,我也说不出来用了哪首诗,但还是使用诗意。现在比以前的使用、理解和借鉴的技巧要更高一些。

记者:但相比之前的作品,“杂花写生”系列的文学性似乎减弱了,这是有意为之?

何多苓:“杂花写生”的那种诗意,作为中国人一定是一目了然,会联想到某些诗句,但我并没有刻意为之。我在花园里写生的时候会想到,古人在那个地方,周围有鸟在叫,你尽可能捕捉到底下的东西。因为花是瞬息万变的,一天之中光线也变得非常快,所以画花非常快,想慢都慢不下来,我基本上都是一次成型。在运用语言上跟长期作业的作品有一定区别,我用了速写式的语言,但整个空间处理我是把中国画作为范本放在旁边的。

我觉得中国花鸟画的空间处理极为独特,就是大片的空白,把空白当成语言,这是西方人不可理解的。西方人会认为空白就是空白,就是没画。记得1989年我在美国参加一个展览,我不是没画,而是涂了一片灰色,但是很亮。观众就问我,你的空白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不画呢?你是希望藏为你的空白埋单吗?而中国人认为空白是很重要的表达,虚的东西比实体更为重要,这就是中国式的。

记者:就像你很喜欢的德国建筑家密斯·范德罗所说的“少就是多”。

何多苓:对,我太喜欢这句了,有时觉得是座右铭。虽然我画的不是极少主义的绘画,但我是精上很喜欢,包括为什么我的画面中经常是一个人不是两个人。我一般是做减法,虽然我画面的东西非常少,可以简化到几根线条,但内部的密度很大,提供了很多复杂的息。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