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马秋莎:用艺术呈现击中心底的生活

2013-06-20  文/张晨笛

“我觉得我是一个反射,生活啪的一下点了我的穴,我就会无意识地把它用艺术呈现出来。”她笑着说,“其实记忆和感受就在那里,只是你还没有被唤醒。”

马秋莎:用艺术呈现击中心底的生活

一条用塑料切菜板做成的冰路,4只用切割机裹着皮草制成的宠物,像划过冰面一样泛起的冰屑……

在尤伦斯的“ON|OFF”当代艺术展上,马秋莎的这件作品看上去很安静。这些生活中的日常事物,被“陌生”地搁置在一起,表面上很安详,内里却很危险。

这是马秋莎精心呈现的一个故事,和她以往的作品一样,如果你花时间去深入了解,就会感受到那份“亲切的共鸣”。

《Llet’s新城记》:L 马秋莎:M

L:我发现在你最近的创作和英国的个展上都有许多影像作品,你为什么喜欢用影像来表达自己?

M:影像让我喜欢的原因是它感觉上特别虚,但看上去又特别实。我喜欢它的这种多重的、模糊的界定。影像是抓不到摸不着的影儿,但你通过它看到的又是实际存在的事物,是世界上另外一个对应。这挺迷人的,挺像我现阶段的状态,我觉得影像艺术特别接近生命。

L:你有一件作品令我印象深刻,就是用27个小瓶子装满胡茬儿,听说这和你的姥爷有关?

M:对于那件作品,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就是把我姥爷的东西收集回来了。那些东西存在了27年,而我当时29岁,所以起名《比我小两岁》。小时候我总是和姥爷吵架,因为我觉得没有老人和他一样不让着小孩后来我姥姥跟我讲,“你别记恨你姥爷,其实他跟你一样,都是独生子。”因为我那个时候还小,这种解释让我觉得更像是个借口。从我对我姥爷有印象起,我就记着他每一次都会把刮完的胡子,装进一个小药瓶里,然后拧上盖,放在他的抽屉里,锁上。那些小瓶子在我的记忆中是特别神秘的、无法触碰的。2011年,我的姥爷去世了,在此之前的三年间他一直瘫痪在床上,即使是这样,他还是让人把胡子放在瓶里,可见这些胡茬儿对他的重要性。在他走了之后,他的孩子们重新布置了屋子,扔了一批他的东西,其中就包括这些装满胡茬儿的瓶子。我看见那些躺在垃圾堆里的小瓶子突然a>感到很难过,就捡了回来。我那时觉得,他的那些孩子其实都不懂我姥爷,都还不如我了解他。这27个瓶子是从1984年一直积攒到2011年的,你通过它们会看到颜色的变化,从深灰色慢慢到花白色。我留下了它们,就好像重新建立了我和姥爷的某种联系。

L: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留这个胡茬儿?

M:其实他留下胡茬儿的时候胡子的颜色已经变灰了,他那时已经意识到自己老了。我觉得他就是想寻找一种存在,因为他没有兄弟姐妹,他只能是把他有的东西留下来。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