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罗东文化工场:文化即为日常

2013-06-18  文/中奢网综合
罗东文化工场:文化即为日常

罗东文化工场为台湾近年来最具突破性之公共建筑,在各县市文化中心与民众生活相距遥远的语境下,其企图为文化中心提出新定义,改变拒民众于千里之外的封闭形象。站在之下,看着仿佛悬浮在空中的平台,你能充分感受到它带来的震撼力

建筑以较为罕见的方式,隐喻着罗东历史中大型林场的生产空间历史,也为小镇营造了具有震撼力和平等的公共文化交流空间。其结构和空间形式,蓄意游走于现代主义典型和地方性构造之间,并与地景充分融合,藉此构思出的新地方意味。文化即为日常生活,在此展现无遗。

罗东镇位居宜兰县兰阳溪以南之工商发展重镇,长期以来缺乏较大行之文艺活动表演或展示场地,藉由文化中心第二馆区的兴辟计划,于罗东文化工场的天空艺廊、半户外大棚架及外围景观运动设施从而塑造出“罗东新林场”意象,使溪南重镇的罗东地区能兼具商业与文化的多元化城镇。

黄声远希望把罗东文化工场道造成“食衣住行”皆文化的“未来城市基础设施”,建筑穿过各种分期的预算筹措及政党轮替而慢慢来到人间,体现经济罗东对比于政教宜兰的不羁性格。建筑棚架净高18公尺,有挣脱的气魄、有知识起家工业城镇的抽象力量,还架有一片人人平等的水平面,8m出挑,透视上避开了结构的现实性,产生让人愿意接受的轻盈。

一开始就想把美术馆吊起来,文化市集趴下去的剖面策略,认真把空间的中段空出来,不挡到四周互望的视线。这种把一切留给公共流动,游走其间到处透出山色的简单心愿,点出了宜兰公共工程还地于民的心胸。

这是一个留下空白以等待层层文化从土地里逐渐“生成”的骨架;是邀请人的聚集而非搬演、拼凑既定的模式;是让每一个人可以公平登上都市屋顶的礼物;是铺陈“小镇文化廊道”这样的软性组织,钻来钻去四处漫延,想要为公共“做”什么而不是“成为”什么的冒险付出。

罗东文化工场为台湾近年来最具突破性之公共建筑,在各县市文化中心与民众生活相距遥远的语境下,其企图为文化中心提出新定义,改变拒民众于千里之外的封闭形象。站在之下,看着仿佛悬浮在空中的平台,你能充分感受到它带来的震撼力

建筑以较为罕见的方式,隐喻着罗东历史中大型林场的生产空间历史,也为小镇营造了具有震撼力和平等的公共文化交流空间。其结构和空间形式,蓄意游走于现代主义典型和地方性构造之间,并与地景充分融合,藉此构思出的新地方意味。文化即为日常生活,在此展现无遗。

罗东镇位居宜兰县兰阳溪以南之工商发展重镇,长期以来缺乏较大行之文艺活动表演或展示场地,藉由文化中心第二馆区的兴辟计划,于罗东文化工场的天空艺廊、半户外大棚架及外围景观运动设施从而塑造出“罗东新林场”意象,使溪南重镇的罗东地区能兼具商业与文化的多元化城镇。

黄声远希望把罗东文化工场道造成“食衣住行”皆文化的“未来城市基础设施”,建筑穿过各种分期的预算筹措及政党轮替而慢慢来到人间,体现经济罗东对比于政教宜兰的不羁性格。建筑棚架净高18公尺,有挣脱的气魄、有知识起家工业城镇的抽象力量,还架有一片人人平等的水平面,8m出挑,透视上避开了结构的现实性,产生让人愿意接受的轻盈。

一开始就想把美术馆吊起来,文化市集趴下去的剖面策略,认真把空间的中段空出来,不挡到四周互望的视线。这种把一切留给公共流动,游走其间到处透出山色的简单心愿,点出了宜兰公共工程还地于民的心胸。

这是一个留下空白以等待层层文化从土地里逐渐“生成”的骨架;是邀请人的聚集而非搬演、拼凑既定的模式;是让每一个人可以公平登上都市屋顶的礼物;是铺陈“小镇文化廊道”这样的软性组织,钻来钻去四处漫延,想要为公共“做”什么而不是“成为”什么的冒险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