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单品 > 正文

朗格制表师拉尔夫·诺尔:在最微小和最复杂之间

2013-06-17  文/李邑兰

诺尔现在在朗格的核心部门——机芯部工作。他每天的工作就是与微小的零件和复杂的制表技术打交道“每个生产出来的组件都是符合精密工程标准的产物,它们是机械物。但组装要的却是传统工艺,每只腕表的精准度,最终靠的是制表师的本能。”

朗格制表师拉尔夫·诺尔:在最微小和最复杂之间
拉尔夫·诺尔,朗格的年轻制表师

拉尔夫·诺尔坐在一张高高的制表台上,戴着目镜,埋头组装一枚还未完工的腕表机芯,四百多个仅有米粒几十分之一大小的零件以一种复杂的形式彼此勾连在一起。即使戴着目镜,他仍然不得不将视线贴得离桌面再近一些,不超过5厘米。“每个零件都要严格按照一定的参数固定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错误就可能前功尽弃。”诺尔告诉记者。

诺尔今年28岁,是德国顶级钟表品牌朗格的制表师,2013年日内瓦高级钟表国际沙龙上,他把工作间挪到了现场。

不是所有学生都能笑到最后

诺尔毕业于奥地利的卡尔斯坦技术学校,这是一所专门培养制表师的学校,前身叫奥匈帝国皇家钟表学院,成立于1873年。19世纪初,在奥地利与捷克交界的瓦尔德维特尔,活跃着许多制表的家庭作坊,这些作坊每年生产出了14万只手表,又被动的商贩卖到整个奥匈帝国,全民掀起了一股制表的热,钟表学院应运而生。朗格家族第四代成员、现代朗格的创始人瓦尔特·朗格也毕业于这所学校,他是学校“明星校友”。

如今,这所技术学校有四个部门,与制表技术直接相关的是两个部门:一个部门是职业培训部,为制表学徒进行5至10周的短期培训;一个部门是钟表技术学院,诺尔就读于这个学院。这个学院培养学生如何制作和更换手表零件,如何修复旧钟表,如何恢复、翻新手表外壳,还有如何组装钟表零件。

“我的同学中有许多都是手工、组装高手。”诺尔说。一位同学会缝毽球,一个小小的布球需要十几块碎布料拼凑而成;另一位同学手工制作的金属肥皂盒车在学校的肥皂盒赛车比赛中得了第二名;诺尔则喜欢拆装旧表。他常去跳蚤市场淘旧表,把表壳拆开,零件卸掉,再凭记忆将零件慢慢组装回去。

诺尔在这个学院学了四年,他的毕业式是参加一场“技术资格考试”,考试通过,会得到一张奥地利政府颁发的资格证书。“拿到这张证书很容易找到工作,因为我们的考试很难,具备权威性,在瑞士、德国和其它地方,对于制表师有很大的需求。”学院的网站上这样写道。

朗格制表师拉尔夫·诺尔:在最微小和最复杂之间
机芯越复杂,组件越多,就越会增加机芯丢失其精确度的可能性。惟一的办法就是调试、调试再调试。

卡尔斯坦技术学院是奥地利惟一一家制学校,更多的钟表学校在瑞士。瑞士第一家钟表学校的历史比“卡尔斯坦”更悠久一些,1824年在日内瓦成立,是在当地一家制表厂的要求下成立的,为供不应求的表厂提供熟练的制表师。如今瑞士的钟表学校主要集中在著名的“钟表谷”汝拉山区,有比尔、日内瓦、勒洛克、勒森蒂尔、普伦楚特和格伦岑六家钟表学校。学生毕业会取得联邦证书。

大型的钟表企业也有自己的钟表学校。朗格于1997年在德国总部格拉苏蒂镇的制表厂附近成立了一所制表学院,主要为朗格培养“储备人才”。这所学院的学生表现优秀者,有去朗格实习的机会。不过,学生首先要通过一项“能倾向测试”,通过测试者,表示“非常适合钟表行业”。

不是所有制表学生都能笑到最后。一些合作的制表企业会担心制表学校学到的知识太过理论化而放弃合作,一些学生一毕业就会失业。在诺尔的同学中,也有学到一半就溜走的人,“比起担心饭碗,他们更受不了那种长时间不能受到干扰的寂寞”。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