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港商所:致命的休克

2013-06-11  文/网络

5月21日,香港商品交易所(下称“港商所”)发布一则消息,称“因收入不足以应付营运开支,该所自愿放弃由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批准的自动化交易服务(ATS)供应商资格”。消息一出,市场哗然。

港商所:致命的休克

当年豪气万丈的港商所,如今除入不敷出而陷入资金困境、被香港证监会除牌外,更涉嫌财务违规、与内地诈骗集团巨洗钱一案

港商所:致命的休克

对一个交易平台而言,放弃ATS供应商资格,无异于宣布关张大吉。从2008年6月成立,到2013年5月宣布自愿放弃供应商资格,港商所的“生命周期”只有短短五年。

港商所新闻发言人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商品交易所自愿放弃ATS纯属商业决定,鉴于之前商交所推出的美元黄金和白银期货产品不够鲜明,成交量欠理想,收入不足以应付运营开支,因而自愿撤回ATS,以便重新部署策略。”

该发言人对记者强调,该交易所所有合约已经顺利平仓,目前虽然停止交易,但仍然维持日常运作。

当年豪气万丈,欲与香港金银业贸易场等本地老字号一较长短的港商所,如今除入不敷出而陷入资金困境、被香港证监会除牌外,更涉嫌财务违规、与内地诈骗集团巨额洗钱一案。

记者从香港龙城裁判法院获悉,港商所因香港证监会发现其在财务方面涉嫌违规问题而被警方调查,并有6名内地人士涉案。

港商所主席张震远在事发后速辞职,离开公众视野。记者曾多次致电张震远,均无法取得联系,而香港警方称正对张震远进行调查。

肋”

“去年还与张震远一张桌上吃饭,听他讲港商所的美好蓝图,怎么突然就出事?”有内地期货公司高管不无惊讶地表示。

业内人士透露,港商所虽然登记私人公司,但其主要股东有着内地背。除交易所大股东张震远持有56%股份外,中国工商银行(亚洲)、中国远洋运输集团和俄铝母公司EN+集团各占10%股份。另外的14%股份为一些自然人股东。

前述内地期货公司高管称,港商所在去年下半年造访北京时,曾为扩大会员数而向业界进行广泛宣传。彼时,国内诸如广发、南华、格林等期货公司高管都被邀请去捧场,港商所当时的会员达到40多家。

只是,实地考察过的期货公司都觉得这间交易所多少有些“鸡肋”。“公司组织顾客考察交易所后,也没有多少人在那里进行黄金期货交易,交易产品还没有国内多。”广发期货总经理肖成告诉本刊记者。

事实上,国内的黄金现货市场比香港并不逊色,机构投资者可以选择的种类众多,而港商所至今能提供的交易品种仅限于32金衡盎司美元黄金期货和1000金衡盎司美元白银期货两种。

“虽然我们也是它(港商所)的会员,但一般并不在那边交易。”格林期货一位销售经理在电话中对记者表示。

“就算想做外盘,香港也有活跃度更高、手续费更低的平台。”在他看来,不选择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香港金银场这样金属交投量活跃的大平台,而选择在港商所进行贵金属交易,不啻于为了芝麻丢西瓜。

港商所历史交易数据显示,港商所2011年正式启动黄金、白银期货交易,2011年黄金日交易量为4229手,白银为1228手;在2012年2月中旬,港商所黄金、白银期货累计总成交量曾突破100万手。

但到2013年4月底,港商所黄金、白银期货成交便少有起色,仅32金衡盎司美元黄金期货累计达约13.6万手,较去年同期减少了七成;1000金衡盎司美元白银期货交易今年前4个月累计成交9122手,只有去年同期的一成。

到香港证监会取消港商所ATS资格之时,未平仓的合约数总共只有181张;而正常运营的国际商品交易所每月成交量至少在2000张以上。

宿命

“近一年来,全球多家商品交易所成交量均有下滑,港商所作为一间年轻的交易所在外围经济充满挑战、全球商品交易所竞争激烈,以及产品特色不够鲜明的情况下,成交量也受到了影响,收入不足以支撑运营开支。”港商所发言人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港商所也曾也有不错的机遇,但没有抓住。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港商所在开始的时候没有快速推出不同产品,等到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之后就注定要失败。

港商所2008年成立,但直到2011年5月才开始正式交易,筹备期长达三年。2012年12月,港商所正式完成收购LME。LME是世界上主要的大宗商品交易平台之一。对港商所来说,添加亚洲时段并不费力。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港商所停止交易后,对整个香港的金融市场也没有特别影响,可能受损失的只是那些投资港商所的机构。

港商所留下的窟窿不小。张震远曾表示,港商所从成立至今已投入超过10亿港元,计划于今年3月底配股集资1亿美元,以保证交易所继续运营。

香港证监会非执行董事陈鉴林透露,“交易所平日交投量不高,但每到向香港证监会提交财报之前,都能获得股东注资,满足证监会规定的9个月运营资金的要求。”这种不寻常的行为显然引起了证监会的注意。

5月31日上午,记者从九龙城判决法院得知,港商所因香港证监会发现其在财务方面涉嫌违规问题而被警方调查,并有6名内地人士涉案。

涉嫌串谋洗钱

上述6名内地人士中,有名为戴麟懿、李善容、连仁的三名重大嫌疑人因涉嫌伪造40份银行支票确认书而被控有虚假文件罪。

上述三名涉虚假文件案的内地男子中,第一被告人戴麟懿被指持有一份今年4月23日发出的担保函,承诺会向一名叫Zhang Ji Sheng的人支付4.6亿美元,以及一份当日发出的确认信,显示一张同等面额的支票已存入相关户口。

第二被告人李善容被指持有一张2012年8月发出的保证书,称其将对未署名的一方支付4.6亿美元,以及一张与一名叫Li Mei Ju户口有关的电汇。另外,警方搜获到一份由5月8日发出的虚假存款存根,证明有与第一被告同名的汇款人将1100万美元存入与第三被告人的同名的账户上;而第三被告人连春仁则同样有相应文件证实其账户曾收到过一笔1100万美元的存款。

查阅香港公司注册处得知,戴麟懿、李善容两人在四家香港私人公司里担任董事职位,而这些公司有两间已于2008年前解散或倒闭。第三名被告连春仁在港全资拥有一间名为中华辅仁国际教育集团的机构,目前仍在运营。中华辅仁国际教育集团曾在北京投资开办一间名为涉外贸易管理学院的远程教育机构。据涉外贸易管理学院工作人员回复,集团在北京廊坊的东方大学城设有培训学校。

然而,记者在询问东方大学城管委会后得知,该处并无一间“涉外贸易管理学院”的学校,该集团在北京的地址属于另一家体育用品公司所有。

一单貌似寻常的内地商人洗钱案,如何能与港商所扯上牵连?

5月21日,《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香港证监会得到消息,称“港监会在5月15日就对港商所在财务方面涉嫌违规的事件展开调查,鉴于所取得的证据显示涉嫌违规事态严重,港监会已将事宜转至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

此后,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香港法庭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警方曾传讯港商所三位高管人士配合调查,并在港商所处获得重要文件线索,显示该交易所中有居要位者与内地的不法之徒串谋,虚构多笔由内地非法转入的大额交易,企图混淆监管。

在香港,由于没有外汇管制,资金可以自由进出,大量洗钱的空壳公司应势而生。

“通过空壳公司洗钱最不容易被发现,这种洗钱一般是做虚构的交易,即只有单据上的往来,实际上根本没有交易产生。”暨南大学金融系教授杨星这样对本刊记者解释。

比如,可以由内地公司向一家香港空壳公司订购货物,前者向后者账户上付一笔高额定金,剩部分开具信用证。待定金汇入后,香港公司再以内地公司违约为由取消订单,收取定金和一部分赔偿金,借此将表面合法的资金转移至境外。

九龙城法院5月31日宣布,其中三名内地涉案者因涉及重大金融犯罪,有潜逃a>险,故不准三人保释,此案亦押后至7月19日再审。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