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兰州民间公益助残机构遭遇资金“瓶颈”

2013-06-08  文/兰州晚报

据调查发现,随着社会生活成本逐渐上升,这些蜗居在城市角落的智障人士以及其亲友和助残社工需要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民间公益助残机构的发展前景堪忧,也更需要社会公众的支持。

兰州民间公益助残机构遭遇资金“瓶颈”

“在中国,智障人士因智能发展迟缓,被称为‘蜗牛’;其亲友和助残社工蜗居城市角落默默奉献,也被称为‘蜗牛’”。这兰州慧灵智障人士服务网站主页上最醒目的一句话。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随着社会生活成本逐渐上升,这些“蜗牛”们需要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民间公益助残机构的发展前景堪忧,也更需要社会公众的支持。

现状:兰州民间公益助残机构发展遭遇资金“瓶颈

在兰州慧灵智障人士服务中心的“小百合画室”,记者见到了这个培训中心年纪最大的学员——老邱。老邱今年42岁,在慧灵已经呆了很长时间了,由于家庭非常贫困,年迈的父母无力支付他在慧灵的基本生活费,所以中心基本上免除了他的费用,而这些免除之后的费用部分,则需要中心负责人以及志愿者们去募集更多的社会捐助。

“2009年2月我到兰州慧灵提供助残志愿服务时,发现兰州慧灵发展困境重重,兰州慧灵的服务场所是租赁的一处毛坯房,因为没有资金,一个全职的本科生在里工作一个月也就领750元工资,压力非常大。当时也只有4个员工,服务的智障人士才是7人。在这种况下很多机构就通过收取智障人士家长的服务费来维持机构的运作,但是我们想,家有智障儿的家庭肯定也非常的困难,于是我们只收取当于小饭桌的康复训练费,2/3的服务费的压力从家长肩上转到了我们自己的身上,我们必须弥补机构80%的资金缺口。”长期关注兰州民间助残机构发展的全国优秀志愿者、兰州大学民族社会学专业在读博士何乃柱告诉记者。

如今,兰州慧灵智障人士服务中心租住在七里河区曦华源小区的两套房子内,场地大约为400平米,年租金约15万元左右。在这400平米内,要开设针对轻度智障人士、聋哑人、肢残人士开展工制作、陶艺工坊、残疾人画室、小超市等多种不同类型的工作坊,其场地紧张程度可见一斑。“表面上,我们通过社会募集的资金越来越多,但仔细一算会发现,每年,兰州慧灵的资金缺口都在70%左右,这是因为其服务规模在一步步扩大。由于兰州慧灵是我市唯一一家从事15岁以上智障人士服务的民间专业社工社团,排队等候接收服务的智障人士非常多,我们也希望在城关区、安宁区和西固区开设服务分点,但由于缺乏资金,只能暂时搁置这些想法和规划。我们希望有更好的形式和更多的支持来帮助我们共同做好智障人士的培训和康复工作。”兰州慧灵负责人支海坦言。

“每个月工资大约1500元,除了能维持基本的生活费用就剩不下什么了。”已经在兰州另一公益助残机构——兰州特殊儿童训练中心工作两年的张小艺是兰州商学院的毕业生,当时本着专业对口的原则来到这个特殊的机构工作,如今却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是社工的工资待遇偏低;另一方面,这些助残机构也面临着相同的资金难题。“我们机构的工作人员叫做社工,这与完全的志愿者是不一样的。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高校社会工作专业毕业的,是以社会工作为职业的,所以也需要工资。”支海云说。

在兰州慧灵培训中心的展示台,有许多由智障学员们做的工艺品,漂亮的桃心形杯垫、灯笼似的水晶挂件、古朴逼真的泥塑……真不敢想象,这些优美的饰品都是这些智障人士做出来的。“我们普通人一个小时能够学会的简单编织技巧,他们基本上要学两天。这样的杯垫,我们正常人半天就可以做出来,但是他们却要做一个星期。”何乃柱指着一个杯垫告诉记者。显然,单纯依靠学员们的手工作品或者书画作品来进行义卖募得善款,远远无法满足这些机构的正常运营。“事实上,兰州的许多民间助残机构都是靠这些手段来募款的,我们没有办法,没有官方的资助,也没有其他途径,只好如此。”

分析:运营模式和体制问题制约民间助残机构发展

资金运营困难是兰州许多民间助残机构都遇到的问题。2013年兰州市“两会”上,一份来自市民革的提案直指兰州民间助残机构的困境。提案指出,兰州市现有19.2万残障人,其中智障人1.56万人,自闭症患者8000多人,而兰州市目前公办特殊教育学校和康复中心约5家,民办特殊教育学校和公益机构约6家,这11家机构服务的智障人不足1000人,还有许多智障人得不到良好的教育和康复治疗。提案还特别提出,由爱心人士创办的民办公益助残机构因得不到资金支持,面临场地过小、经费缺乏、接受训练的学员少、专业人员薪酬低、排队等候服务的智障人过多等问题。

究其根本原因,是源于运营模式和体制原因。通过查阅相关资料,记者了解到,以兰州慧灵为例,该机构实质上是非营利的智障人士社区服务机构,由于在注册之初没有找到相关的业务主管单位,因此只能是工商注册。而工商注册的性质决定了它从官方获得经济支援的可能性非常小。因此,慧灵资金的主要来源分为三块。最主要的一块是相对固定的国际基金会的援助,在慧灵经费来源中占到了40%-50%的比例;第二块经费来源于家长缴纳的服务费,由于智障人士群体括部分的赡养人监护人在市场竞争机制下通常都是处于弱势,因此来自学员家长的服务费在各地慧灵的经费比例中都是较低的;服务费根据各地慧灵场地租金及人力资本成本不同而有差异,平均占到慧灵总经费的30%左右。“从官方得不到持续性的资金资助,就决定了它的运营模式是单一且没有持续性的。”何乃柱说。

另一方面,是体制方面对“公”与“私”过于绝对性的划分。兰州市残联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公办的助残机构,每年政府都会拨出专项经费以保障其正常运营,但是那些私人办的,则不在其范围之内。“在对残障人士的帮助上,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跨越公私界限,根据项目和实施效果对兰州的民间助残机构予以扶持。”何乃柱呼吁道。

支招:公助私办、助残社区化多措并举支持兰州民间助残机构

事实上,解决制约兰州民间助残机构发展的问题不仅需要相关部门跨出“关键一步”,更需要许多配套措施的施行。

首先,为了满足更多残障人士的需求,就必须加快更多的公办和民办福利机构的建设,进而促进残障服务的社区化进程。据统计,兰州市大约有15600多个智障人士、8000多自闭症孩子,约2.4万的心智障碍家庭。这个群体50%都是15岁以上的青少年、成年和老年人,如何让这些已经或接近成年的群体早日融入社会,一直是许多关注残障事业发展的热心人士想要解决的问题。为此,必须实践和探索出一条残障人士社区化服务的模式。“反对教养院式的服务,让残障人士融入社会,提高生活品质,享受社会文明成果是我们一直努力的目标,也是残障人士融入社会的根本途径。”何乃柱告诉记者。

其次,必须多渠道筹措资金,来保证民间助残机构的正常运行。募集善款作为民间公益助残机构的重要途径,不可以舍弃。“我们的小百合室就是加拿大驻华使馆加拿大基金资助的;与此同时,中华少慈善救助基金会也批准10万元支持我们探索智障人士陶艺治疗和技能培训,甘肃省**发行管理中心连续三年支持我们开展艺术治疗的探索和实践;2012年5月起中央财政支持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服务示范项目批准了兰州慧灵开展智障人士社区化服务探索和推广的项目……”支海云谈起这些募集项目,如数家珍,但他同时坦言,“必须有专业的人士来做这方面的策划,凝练出相关的项目,才能打动提供捐款方。”一直致于利用各类慈善项目获得筹款的何乃柱也表示,如果没有专业和合理的项目作为支撑,仅靠口舌之利是没有办法获得捐助的。

“对于兰州民间助残机构的支持,可以合理分配和使用**基金、企业缴纳的残疾人保障金,通过项目招标,支持公办和民办残疾人服务机构的发展,拓宽服务场地,改善服务条件、提高教职医护人员薪酬待遇,留住专业服务人才;同时,在解决人力薪酬问题上,可以先尝试在民办公益助残机构设立公益性岗位,切实解决残疾人工作者薪酬问题,培养一批愿意干、干得好、长期干、耐得住寂寞的社工队伍。”针对公众关注的资金问题,市民革提交的相关提案也给出了相应的建议。

公办助残机构与民间助残机构如何协调发展,也是许多学者比较关注的问题。“就目前状况来说,大多数官方背景a>的助残服务组织虽然在资金和政府资源上都是比较充裕的,但是在管理方式、专业化水平及服务品质上却因为人员不到位、缺乏自主创性而有欠缺;而纯草根的助残服务组织在资金上往往不够充裕,但在管理方式、专业化水平及服务品质上却有着丰富的经验。因此,结合兰州现有的实际情况,如何使二者共存与发展,是我们的残联应该着重思考的问题。从这一角度出发,对兰州的公益民间助残机构采取公助民办的模式来进行支持,由政府来购买服务,像发展社区养老一样来发展社区化助残,显然是一种有效途径。”西北民族大学张一程老师建议。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