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胡湖:做透明的网络义拍范本

2013-05-22  文/

胡湖:做透明的网络义拍范本

胡湖:做透明的网络义拍范本上海泓盛拍卖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监胡湖

【导言】自雅安地震发生以来,艺术界纷纷在以自己的特殊的方式“艺术品义拍”在为灾区作着自己的心努力。上海泓盛大力支持的赵涌[微博]在线“你我在一起-情系雅安”义拍专场自推出以来得到很多艺术界热心人士的关注、支持和参与,第一场于4.28日结拍,第二场义拍马上将于5月11日-12日线上举行,李山、永青、孙良、蔡斯民等多位艺术家、收藏家及艺术机构热心义赠拍品。第二场义拍与第一场又有哪些不同?连续组织两场义拍是如何考虑?面对灾难面前,艺术能为大家作些什么?雅昌艺术网[微博]特别专访上海泓盛义拍项目筹备组负责人、上海泓盛拍卖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监胡湖,解本次义拍情况以及艺术品交易未来在电子商务运作的可能。

谢媛

爱心接力 艺术延续温暖

雅昌艺术网:整个连续两场义拍的筹备过程、计划是怎么样的?

胡湖:我们是按照互联网公司的运营的方式来做的,而不是按照以前已有的艺术机构的标准来做,相对来说比较简单,更多的是在互联网公司的专业标准的要求。义拍其实是一个突发的事件,大家谁也没料到,4月28号会有这么一场地震,我们业务重要的人员当时都在成都那边出差,公司也非常紧张,幸运的是我们工作人员都及时赶上飞机回来,回来以后当天就决定,发起这场义拍,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我们整个讨论过程以及非常高效率的结果,全都是在微信群里完成的,第一场的拍品也非常大,共有360多件作品,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件事情呢?因为我们本身有这么一个网络平台,同时又有一个泓盛有这方面的资源可以做这件事情。

雅昌艺术网:这二场义拍的艺术品捐赠都是无偿捐赠?

胡湖:网络义拍首先是藏家的捐赠,他们是完全无偿的,对于买家而言,买家也是通过购买来献爱心,买家在网络上还是能买到这些心怡的艺术品,所以这场拍卖最应该感谢的还是捐赠方。当然我们也非常感谢更多买家来参与。在内部,我们也动员我们的员工,积极拿出一些作品来参与活动

雅昌艺术网:第二场义拍的话,目前征集到的拍品有多少件?

胡湖:目前我们已经超过了100件,我们基本上也控制在100件。我们这场的捐赠方,并不一定是艺术家,艺术家、藏家、艺术机构包括媒体,还有公司员工等等在内。

雅昌艺术网:我看到第二场义拍中有一位孙建华老先生的作品很特别,是用ipad创作的,为什么会想到这一系列特别的拍品呢?

胡湖:它是我们一件非常特别的拍品。它可能不一定是会到很高的价格,但是它并很符合网络的交易的一种潮流,就是网络交易本身对现有的交易规则,包括艺术的评价模式等等的一种不一定是颠覆,但是它是一种破就是它会创造一个新的东西来,而我们今后网络上交易的很多作品,不一定是直接因素的东西,可能是一些有创造才华的作品,它不也不一定用很正规的油彩、画布或者是等等的一些东西创作,但是他可以用一些随手可及的一些,我相信这样的人大量存在,比如说在民间其实有很多都是这样。也不太介意所谓的艺术市场,或者是艺术圈、艺术行业这样的人,他们的作品其实是有人去赏识,而且应该被推荐的。那么他肯定不会通过线下模式去推广介绍它,而更合适的就是通过网络。这次我们也很高兴可以和雅昌有个合作,把这些用ipad创作的作品去做了画布输出的处理,也许通过网络的推广和交易之后,我们可能会诞生出一个新的迅速的收藏方式,这也是我们未来会探索的方式。

雅昌艺术网:整个拍卖的时间是5月11号-12号。

胡湖: 从5月11号开拍,然后我们的截标是5月12号的下午三点到5点半,每一件拍品的截标,时间都搁个一两分钟,这样的话就保证要买多件拍品的人,他每件拍品的时间是不重合的,这一直以来都是一个规则,就是每一个专场的拍品的截标时间都是错开的,基本上至少会有三十秒以上的时间,这样保证如果你买连续三件作品在一起的话,你买完一个以后,还有三十秒的时间决定,对这件拍品出多少价。

雅昌艺术网:这个时间点也蛮特别的,是汶川地震的纪念日。

胡湖:对,我们也是尽可能有一些细节,让大家真的能留意和参与到拍卖。

线上线下结合  打造特殊网络义拍

雅昌艺术网:第一场和第二场的拍品,征集的渠道是一样的吗?

胡湖:第一场和第二场的渠道,参与的客户很不一样,我们要把它分成两场也是因为这两者一场是收藏品,一场是艺术品,艺术品的客户群体不一样,我们尝试在第一场里面加入少量的艺术品,比如一些书画作品,从结果看,书画的客户群体和收藏品的客户群体总数还可以,那么它的价格也拍到了一个适当的价格,但是一些版画或者相对当代的作品,参与的买家是比较少。所以这是我们把它分成两场义拍的原因。

胡湖:第二场在征集方面跟第一场也完全不一样,第一场是非常规模化的一种,真正的所谓的在线义拍,它只要需要在网络上出一个公告,就等着很多人自动去送拍品,通过网络去完全一个委托这样的行为,是完全互联网化的。而在艺术品第二场这上面,我们动用很多线下拍卖行的一个模式,人工征集,取回作品,而不是作品保留在委托方那里等等,其实这中间的很多流程,跟传统拍卖相比是比较类似,但最终它的交易是在网络上完成。这么做的原因也是因为我们要确保第二场拍卖,能够拍出一个还合理的价格,但而这样目前这个平台上,其实没有那么多艺术的买家和关注的情况下,我们只有通过这种方式去把这些买家、观众都吸引到网络上来。

胡湖: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比较最近半个月网络上的义拍,都有一个特点,拍品好其实不是主要因素,更重要因素是愿意买这件作品的人,有没有被吸引到这个平台上面来。如果人气都没有到,他的作品再好,还是卖不出应得的价格。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一场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去弥补这中间存在的还没有去填补的鸿沟,怎么去把艺术类的买家吸引到线上去?而未来我们公司继续要尝试电子商务化,也会在这个方向上去做更多尝试,但前提首先是要有一个这样的群体,然后我们才可以交易。如果仅仅是一个作品,它不可能形成一个很完善的交易。

雅昌艺术网:第二场对比第一场,整个拍卖流程上的设计上有所不同?

胡湖:拍卖流程完全按照赵涌在线的模式,竞价规则、预展方式等等,没有去做特别的更改,唯一更改的是在网站里做了更多的新手注册的引导提示。因为艺术品的电子商务网站,它不是简单的像一个社交产品或者一个工具,注册以后就可以很方便使用,艺术品电子商务网站,涉及到信息的认证、信用额度的获取,这些中间环节,对于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艺术品电子商务或者是相对专业化的电子商务网站的用户,其实比较复杂的。要在短时间去理解它的话,的确有难度。我们尽量通过一些提示,或者客服的服务工作去完善它。

雅昌艺术网:网络义拍它同线下的慈善拍卖有哪些不一样的特性?

胡湖:有几个特性,首先,网络义拍依靠作品本身的知名度、作品的认知度,大家才会有一个参考度会去购买,它不是线下那种慈善晚宴,大家并不是真的来买作品,就是纯粹来捐款的,线上的拍卖每一个买家,他们可能都是首先会考虑这个作品本身,是否有一个收藏或者欣赏的价值,同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献一点爱心。

第二个特性,在线下,一个作品的市场价跟实际拍卖的价格可能不是划等价,它可能一般来说是偏高或者是偏高很多。但是网络上,往往基本上就是也许是价格并不高,它可能甚至不会拍到它的实际价格。价格低点的作品买的人就很多。我们一直观察网上拍卖,就是这么一个规律。

比如说这张达明·赫斯特的版画,是我们刚刚从昊美术馆那边拿到的。这个在国内也是很少能见到。但是它的价格现在也不是很高,我们拿到线下拍卖应该卖的很好,它是在伦敦六千英镑买到的,就是差不多六万人民币,这样的作品,在线上应该会卖到十万左右,因为拍卖有个底薪差不多十万的价格,那现在我们是无低价起拍。

另外一个特点是,一些相对特殊的作品比较受欢迎,我们就征集类似于这种独特性的作品,比如摄家蔡斯明在1997年为周春芽刚刚开始创作绿狗的时候拍摄的照片,这张作品只做了一个版。这是非常珍贵的,也有他补签的签名,这样的作品是独一无二的,错过这场义拍你永远也买不到,类似这样的作品还有一些。我们也是希望这样去设计,不能让一些买家非要来参与,参与这种拍卖,因为他只有这么一件独特的作品,在线下是买不到的,你只有来参与,参与了拍卖才能买到。

另外我们这一场除了一些版画衍生品以外,还有占很大比重的原创作品,比如李山非常独特的一张油画作品。他在阅读系列之前,他最多的是胭脂系列,然后是阅读系列。这一张其实是用胭脂的颜色,胭脂里面最常用的粉红和蓝色,去画它阅读的题材,把生物的器官,昆虫结合,这是李山油画作品还是比较少的,也是我们重点宣传的一张,线上我们会给一个八到十万左右的参考价,但是如果在线下拍卖,可能会是十五到二十万左右。所以说在线上购买会比较划算一点。这就是线上拍卖的另一个特点,它还是会有很多检漏的机会,我们也会建议一些对价格敏感的人,来这边参与一下。很多艺术家拿出来的都还是不错的作品,这也是我们很出乎意料,不是说仅仅拿出一个很小的作品来充数。

公正透明的网络交易范本

雅昌艺术网:第一场结束后现在整个的情况如何?

胡湖:第一场它的结果当天可以实时察看到,公布的结果应该在14万,这个成交价超乎我们预期,因为收藏品相对来说它的单价比较低,本来我们预期差不多十万,拍到了14万,这是很好的结果,说明还是有很多人踊跃的参与。

胡湖:在作品拍卖的时候,不断的传递出去的一个观点,虽然艺术行业的慈善拍卖,曾经有过一些负面案例,大家好像通过这种拍卖形式,去做慈善觉得有点不相信,就是这也是整个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大家从相信一个东西,变成完全不相信一个东西。

胡湖:我们做的这些事情,目的当然第一是希望能够帮助到雅安,虽然我们通过这种义拍,不可能像以前的大型的义拍拍到那么多的钱,但是我们希望可以竖立一个相对透明化的范本,透过互联网让大家监督,让大家相信,艺术家还是可以通过捐助作品,然后通过行业的人去购买作品来献一些爱心。这也是我们真正希望通过这两次义拍,希望大家的一个目的,让大家重新相信,通过一个透明的平台,尤其是通过网络,可以让很多事情以更高的效率去进行,我们会更快的将很多细节都公布出来,在线也可以看到实时滚动的页面,它不断的更新捐赠者的信息,作品的成交状况也在上面写出来,然后接下来我们第一场的拍卖的所有交割的,都会在上面出现。

胡湖:这和以前的线下的义拍很大的不同,线下的义拍完成以后,你可能只知道一个结果,但是接下来没有办法跟踪。那么我们这次通过现场可以完成的,同时我们也在线下,会给捐赠者竞品的藏家,都会颁布一个捐赠可收藏的证书,它是一个实物,是你可以除了在线上会留下一个记录以外,线下还是可以拥有实物,所以通过这种方式尽量让所有的参与者都能够感觉到这个活动是可靠的,有依据的,而且它是透明是公开的,可以监督的。

雅昌艺术网:刚才我们聊了不少是电子商务的话题,我也在思考,在灾难面前,艺术能做什么?除了捐出去的款项以外?

胡湖:这也是很多人都会问的问题,那你们捐了钱以后会怎么办?我们之前也是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个信息,就是说两场总的募捐,达到100万的话,我们会成立专门的义捐的小组,会去雅安那边实地调查,然后再把款项用途通过网络去公开。如果在100万之内我们捐给壹基金,确实是说我们可以具体来做什么,其实这可能是一个作为行业并不一定要去面对的问题,它更个人化,是每个个人的选择,可以来做什么,一个行业我们能做的,就是这种义拍的模式,以慈善的拍卖模式,一个相对来说比较规范的一个运营模式,是未来我们当艺术品行业需要做一些捐助、献爱心的时候,我们可以考虑。

雅昌艺术网:其实也在探索一个合适的艺术模式?

胡湖:对,我记得之前在微博上说过,我就说,面对灾难,其实不是一个行业为了做什么,而是你身处的本身有一些资源和条件能够做什么。既然我们是一家网络公司,那么它的条件就是迅速、反应。迅速的做一场网络交易,因为它就是一个网络交易平台,这就是做出的反应。那泓盛是一个传统行业的公司,它拥有很多艺术行业、藏家、艺术家的资源,包括很多媒体、从业者的资源,我们也是从事把这两个结合,做了这么一个在线义拍。所以我个人觉得,其实还是有一些创新性在里面,就是在于我们认识到的,目前的在线拍卖的一个局限性,所以我们选择了通过线下与线上结合的方式去做的拍卖。

胡湖:严格来说,慈善拍卖不是像以前这种,一个艺术家拿一张作品出来,然后艺术家为什么会愿意拿作品?因为他拿到市场上拍卖的作品,如果拍很高他才愿意拿作品,我们现在在征集当中,已经告诉的捐赠方,我们不能保证作品的拍到多高价格,我们会尽量促成作品合理的价格成交,但是我们没有办法保证它拍到一个什么价,更加没有办法保证它会拍的比市场价更高。所以通过这种活动,让它形成一个真正的良性循环,就是艺术家拿作品,是真正来做慈善的,它不是说这种作品还有可能拍出很高的价格,这个价格会影响到今后的市场。我们要让所有的参与者都知道,慈善拍卖就是慈善拍卖,它不能跟你的线下的市场,你的价格去划一个等号。

胡湖:你参与的时候,我觉得至少动机要非常清楚。我们要把很多很多复杂的东西,尽可能屏蔽掉。你只有这个动机,我们建立起来一个范围,就是说从头到尾,就是所有参与者其实都是怀着热情来做这个事情,然后这个事情最后也确实做的还不错的情况下,接下来再发生这样的事件,大家需要捐助、需要献爱心的时候,才会按照你这个样子去做,如果你第一场留下很负面的影响,那么接下来不可能再发生这种八千万,甚至两千万可能都没有的慈善拍卖了。我们希望做的就是不是一开始就把事情做死,我们想把事情做活,我们可能只是推动者之一,接下来需要很多很多机构,都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做这种慈善拍卖。

雅昌艺术网:这两场其实就是刚才你说的一样的范本。

胡湖:就是我们希望达到这样,很多艺术行业的事情,其实不是这个事情不对,而是没有被做好,那我们就把它做好看一看,让大家看到事情原来是可以做成这样的,别人才会更有信心来做事情。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