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杭春晓:当代水墨不能进行简单定义

2013-04-08  文/罗颖

杭春晓是年轻一辈里为数不多的在“新水墨”理论研究领域表现突出的一位。对于目前热议的“新水墨”,杭春晓不赞同对它进行简单化定义,他更愿意用“新水墨画”来对应这个词语,在他看来实验水墨、观念水墨以及新水墨画都有它们各自的生效逻辑。

杭春晓:当代水墨不能进行简单定义

Hi艺术=Hi 杭晓=杭

Hi:在你的概念中,是如何给“水墨”下定义的?

杭:市场往往需要一个简单定义的“新水墨”,但实际上是将它口号化了。在我看来,今天对“新水墨”,首先需要抵制这种简单化的口号。为什么呢?因为不同逻辑下的创作,意义是不一样的。比如,今天在谈论“新水墨”时,时常将实验水墨(比如张羽等)、观念水墨(比如谷文达等)和近年来出现的一批70后水墨画家混合在一起,甚至把某些用水墨重复自己作品的当代艺术大腕也并在一起谈。其实,他们完全不是一回事。这么简单化的口号并置,只能满足市场的宣传需要,实际上会消解这些所谓的“新水墨”创作。

在我看来,刚才说到的一些创作,各有各的发生逻辑,它们的意义也产生于这些逻辑之中。比如实验水墨,它是从80年代的抽象水墨转换而来,它的发生在逻辑起点上是80年代初通过形式的自我发现来反思新中国以来的政治化a>达工具的水墨。其,在1993年黄专提出的实验水墨概念下逐渐转换,并至1996年的展览与研讨中成为一种水墨媒介的反思性实验。并且,这一概念到2003年的“念珠与笔触”展后,又开始转向一种日常性的行为经验。它和我们近年来关注的“新水墨”并非一回事,是发生在不同逻辑中的艺术探索。其实,我们今天看到的“新水墨”,更应该叫“新水墨画”,它以近年来活跃的70后水墨画家为主,它仍然是在绘画的范畴中,试图通过当代艺术的图像经验改造传统水墨画的抒写意,使其可以与我们今天的认知观念发生联系。它有着自身的内在生效逻辑,如果和其它各种探索混在一起,其实是在消解这种有效性。

所以,我并不认同一种关于“新水墨”的简单化定义。在我看来,“新水墨”更应该是指水墨的一种状态。什么状态呢?应该是传统水墨媒介在新的思想资源、新的视觉资源的刺激下,由相对封闭走向开放、由相对沉寂走向活跃,处于一种自我激活的状态。所以,对于“新水墨”的关注,不应该关心什么定义之类的话题,而应该关注水墨的自我激活与更新的能力。只有这种关注,才能拒绝市场的简单化,保持水墨创作的持续活跃,并为市场提供新的可能性。

Hi:“新水墨”这个概念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

杭:其实,“新水墨”作为一个词汇,并不新鲜。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出现过。但当时是应对改革开放“一切求新求变”的语境产生,具有一种“大概念”特征,即试图强调所有“变”的结果,而没有“变”的逻辑的研究。所以,这个词很快就被具有内在逻辑诉求的抽象水墨、观念水墨,乃至新文人画等概念取代,不再出现在人们的表述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就在于“它的提出”缺乏一种有效性的逻辑梳理,而一味囊括所有现象。就和今天的市场,把各种水墨混合在一起试图讨论“新水墨”一样。如果我们不警惕这种倾向,那么“新水墨”作为一个词汇,很快就会失去价值。

Hi:相比以前,现在的理论环境有什么不一样?

杭:今天更自由一些,我们从很多“诉求目标”的权力控制下摆脱出来,不需要背负很多目标(比如某种时代性政治命题)来思考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思考没有目标,完全与政治关。我所讲的自由,是指我们的思考不再受限于某种宏大逻辑下目标,而可以更为深入到一些具体而微的目标中。相对于80、90年代潮化的思想引入,今天的思想传播越来越倾向于碎片化,它使得每个人都可以很自由地选择一些思想资源,选择那些“对我生效”和“我感兴趣”的资源。我觉得,今天的理论工作正在走向深入。但是现实社会喜欢简单明确的口号,一旦找不到这种口号,他们就认为理论怎样怎样了。其实,社会上产生这种看法,并不代表理论工作没有进行一种新的、细腻化的深入。理论工作就是在做一个新的思想生成和知识生成,它跟实践创作没关系。它和艺术家拿视觉进行一种知识生成是一样的。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