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久违了,俄罗斯民歌

2013-01-31  文/

闲暇时,最大的享受是听一曲喜欢的俄罗斯民歌。

当音箱里飘出由奥西波夫俄罗斯民族乐团演奏的《多姆拉琴与俄罗斯民族乐队协奏曲第一乐章》时,整个身心就会沉浸在星星和月亮的闪光里,觉得被一种升腾而起的温暖包围着、抚摸着,似乎进入了梦幻之中……

久违了,俄罗斯民歌

多姆拉琴是俄罗斯民族乐队中的主要声部,这种乐器的形状和演奏形式类似于我国民乐中的月琴,但其丰富的音色和非凡的表现力却比月琴有过之而无不及,它在乐队中的地位相当于西方管弦乐队中的小提琴。就是这样一首以多姆拉琴为主演奏的协奏曲,多少年来竟让我百听不厌,每次倾听的时候,都与心灵发生强烈的共鸣。

其实,我喜爱俄罗斯民歌并不是从多姆拉琴开始的。记得孩提时代,有一年的暑假是在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度过的。在那个暑假,白天投身于大海畅游,夜晚在一旁看博学多才的二舅进行雕塑创作,并时而为其打打下手。二舅创作的时候,嘴里总是哼着俄罗斯民歌。这样,我知道列宁最喜欢的歌曲是《蓝色之星》;斯大林的歌喉虽不完美,但高兴时会哼出一段优美的《天鹅湖》旋律,同时挥动烟斗打着节拍;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曲》则激励着二战中苏联将士在枪林弹雨中厮杀,直到把红旗插上德国议会大厦。

“文革”时期,我高中同学的哥哥———一个酷爱演奏手风琴、会跳哥萨克士兵舞的音乐爱好者,送给我一册手抄的俄罗斯民歌歌本。歌本发黄的封面上是一个大大的五线谱高音谱号,翻开第一页,是他端正的笔迹:音乐使人类爆发出精神的火花!几十年来,这句话一直铭刻心间,每当听到令人陶醉的音乐,它就自然而然地浮上心头。同学哥哥的真情和一路歌声,伴随我走过了无数风雨。歌本里有长长短短几十首歌曲,我却一下喜欢上了《小路》。这是一首描写苏联卫国战争时期,年轻姑娘追随心上人奔赴战场抗击入侵者的抒情中音独唱歌曲。它的旋律优美,歌词富有诗意,歌声中透着坚强和勇敢,给人一种向往美好和战胜困难的勇气。从此,在人生的旅途中,《小路》、《纺织姑娘》、《山楂树》、《涅瓦河畔的城市》、《孤独的手风琴》、《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等美妙的旋律一直陪伴着我,直到今天。

俄罗斯民歌虽然风格各异,有忧伤的、美丽的、激昂的,也有悠扬的、飘逸的、凝重的,但不论哪一种,总会引起我的共鸣。有一年去外地出差,恰逢俄罗斯海军歌舞团正在那里演出,于是推掉晚间的应酬,毫不犹豫地买票去欣赏。在音乐厅里听着那些耳熟能详的旋律,我抑制不住动情的泪水,整个身心也伴随着歌声走进了血与火的苏联卫国战争年代———仿佛看到勇敢而年轻的战士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硝烟中奋不顾身,保卫着弹孔累累却依然猎猎飘扬的红旗;美丽的卓娅在绞刑架下昂起高贵的头颅,面对法西斯的狰狞,依然把和平之歌撒向养育自己的土地;前方将士在喀秋莎(姑娘)美妙的问候声中,用他们心爱的武器———喀秋莎(火箭炮)宣告着敌人的末日。当身穿苏联海军服的全体演员唱起“再见吧,可爱的城市。再见吧,亲爱的妈妈,明天要到海上去航行……只见那蓝头巾在飘扬”的时候,全场观众都激动地站了起来,和着抒情的歌声共同扬起了心中的蓝头巾。

曾有朋友不解地问,有这么多流行歌曲,你为什么独爱俄罗斯民歌?究竟为什么?我也曾千百次问过自己同一个问题。其实喜欢有时是没有理由的,喜欢就是喜欢。如果非要找出理由的话,也许是炮火硝烟中演绎的爱情令人心醉,使我在法西斯的阴影中仍能看到克里姆林宫上方红星的光芒;也许是正义和善良塑造的形象,吻合了心底追求真善美的渴望,使我在歌声中升华了自己的灵魂;也许是残酷的战争演绎生命的壮丽,平凡的生活蕴含优美的诗篇,使我追求和平理念更加强烈;也许是筑路的保尔和站立在坦克上的舒拉那澎湃的豪情,使我崇拜英雄的情结得以释放……也许,还可以找出无数个也许。

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与枪林弹雨的洗礼,也没有老一辈对“苏联老大哥”的景仰。可是在不经意间,《三套》、《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祖国进行曲》、《玛丽诺之歌》,竟成了与自己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许多年来,我以这种喜欢为晨露,时时浇灌深藏于心间的俄罗斯民歌之树,一次又一次地买回那些盒带和CD,一首又一首地反复聆听和吟唱熟悉的旋律,我想,在如此美妙的歌声中老去,是一件美丽的事情。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