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中国红会向财政部追加申请2亿彩票公益金

2013-01-28  文/杜志莹

新年伊始,中国红十字基金会 (以下简称 “红基会”)项目管理部副部长周魁庆眉头紧锁。今年,红基会向财政部申请的2亿元彩票公益金正在批复过程中,在他身后是排队等待治疗救助的3000多名白血病患儿和2000多名先心病患儿。

中国红会向财政部追加申请2亿彩票公益金

从2009年开始,财政部每年拿出5000万元彩票公益金专项支持红基会小天使基金和天使阳光基金,小天使基金专门用于资助贫困家庭白血病患儿,天使阳光基金专门资助先心病患儿。

从2009年至今,彩票公益金对红基会的资助额度在增加,红基会也根据受助者的现实状况,考虑调整对患儿的资助标准。目前,向红基会申请小天使基金的白血病患儿以每月300名的速度递增。

公益金对患儿很及时

刚结束的2012年,小天使基金完成资助白血病患儿2319名,红基会拨付资助款7263.26万元,其中彩票公益金6780万元,资助了2170名患儿。天使阳光基金共计资助1126名患儿,其中彩票公益金资助1052名,拨付1899.5万元。

从2011年开始,红基会将5000万元彩票公益金拆分为两部分,用3000万资助白血病患儿,2000万资助先心病患儿。2012年年初,红基会评审完当年需要资助的白血病患儿的时候,发现仍有2000个孩子在排队,“钱已经用完了,可是还有那么多的孩子在等待救命钱。”红基会随即再向财政部申请了3000万彩票公益金,“这3000万是根据我们的执行能力来申请的,申请太多我们也执行不完。”周魁庆说,财政部因为信任红基会的执行能力,很快就批复了。自此,红基会2012年共获得8000万彩票公益金的支持。

在对患儿的回访中,绝大多数白血病患儿家长都表示,3万元的资助是非常及时的,“尤其是在紧急救助的时候”,周魁庆举例说。白血病最开始救治阶段需要6至7万元,这个时候还是家庭有能力给孩子治疗的时候,难就难在治疗的中间阶段,“该借的借了,该卖的卖了,钱花光了”,这时红基会的3万元救助金就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如果中间阶段接不上的话,之前的治疗就会前功尽弃。“3万元真的不多,但是意义很大,如果没有的话,就有可能影响社会的安定,直接造成社会福利的短板。”

和这些家长并肩向病魔宣战的是,还有来自公益金的支持。2011年,经国务院同意,财政部将于2011年至2015年安排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12亿元,支持中国红十字会开展救灾备灾、紧急救援、生命健康安全教育、造血干细胞资料库、人体器官捐献以及贫困患儿救助等方面的公益项目。这笔逾12亿元的资金支持,是自中央财政从统筹的彩票公益金中支持中国红十字会开展公益项目以来,有史以来涉及数额最高的一次。

资助需求逐年增加

从2009年开始,财政部每年拿5000万元彩票公益金资助红基会。“一年5000万元,两年1亿元,基本能把从2005至2008年积压等待救助的白血病患儿资助完。”周魁庆说,当时小天使基金积压了3000多个病患儿童,按照一个孩子3万元的标准,那么1亿正好全部资助完。

然而,让周魁庆和他的同事们没想到的是,从2012年开始,白血病患儿的求助量以每个月300名的速度递增,如此一来,一年就有3000名患儿需要资助,按照实际需求,一年就需要一个亿。

今年年初,红基会根据往年患儿求治量增加的趋势,估计到2015年底,还需要资助12000个白血病患儿,光这一项就需要3.6亿元。为此,红基会向财政部申请了2亿元彩票公益金,“这不是拍脑门决定的,而是完全按照规定使用”,周魁庆说,如果每年获得一个亿的资助,周魁庆表示,“我就没有任何纠结了,没有人排队,我就有精力去扩大资助范围,让更多的人受益。”

不光资助的额度需要增加,红基会也考虑过怎么调整资助的标准。

现有的白血病和先心病的救助对象是14岁以下的贫困患儿,但是,14以上仍有救助需求的患者,这些人该不该救?周魁庆说,任何年龄段都有救助的需求,人道的救助是无限的。另外,从病种的角度来说,比如再生障碍性贫血,跟白血病一样是血液病,也有救助的需求,曾经就有家长质问周魁庆:“同样是血液病,你们为什么不资助再生障碍性贫血?”

虽然考虑扩大资助范围,红基会还没有正式向财政部申请,“先把积压的白血病患儿资助完,有了富足的能力和空间,再去做其他的。2014年,可以先去申请尝试,只是看着不去做,作为人道组织是不应该的”,周魁庆说,“如果彩票公益金能扩大支持,我们就不会这么尴尬了。”

拟调整资助额度

小天使基金和天使阳光基金都是一次性救助的基金。如何精准支付救援款,也成为摆在红基会工作人员面前的难题。

每个申请救助的白血病患儿可以获得3万元的公益金救助,现有的标准,是根据国家医保能报多少、红基会补多少、家里掏一点、定点医院减免一点综合而制定的,红基会的资助是一个补充的角色。比如,假如一个孩子需要10万的治疗费用,那么国家报销70%,红基会再给资助3万。

但白血病的治疗是一个长期过程,有的甚至需要几十万元的救治金。红基会也想过调整资助标准,比如设立2万、3万、5万、10万等几个档次,但在需求量这么大的情况下,要做到精准是有难度的。按照现有的标准,不用做区分,就有3000多名患儿在排队。“现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发布信息动员社会上的捐款去帮助患儿,我只能做到这样,因为还有那么多一次都没有得到过资助的在排队。”周魁庆摊开手说。提高现有资助标准,就会导致更多的患儿排队。“目前的资助标准是根据项目执行的情况、资金量的情况、国家的医保政策等多方面考量之后确定的,不是随便拍脑门定的。”

不过,红基会以后可能会调整资助标准,“我们在调研和回访中就包含这个内容,只有一手的资料才是我们调整标准的依据,因为调整资助标准需要足够的有说服力的理由。”周魁庆说。

花钱的风险

去年,彩票公益金占红基会捐赠收入的30%左右,这些都足以意味着,彩票公益金不是对红基会有多重要,而是对求助的孩子有多重要。对于红基会来说,这也是单笔资金最大的捐赠,无形的压力无处不在。

“花钱是有风险的,你花得准确不准确?社会效益如何?能不能百分百执行到孩子手里?这都是风险。这是救命钱,如果这个孩子救错了,另外一个孩子就失去了救治的机会。”周魁庆说,彩票公益金对他来说,增加了压力和责任心,感觉担子越来越重了。

在红十字会和红十字基金会,彩票公益金严格按照财政部的使用规定,每年请第三方对项目执行进行全面评估,目前,每年红十字会总体执行公益金的绩效考核都排名第一。“我们稍微有调整都向财政部申请,总会和财政部都非常认可我们的执行能力。”周说。

十年前,2003年4月,为了规范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彩票公益金的使用管理,财政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印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彩票公益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财政部综合司彩票处有关人士曾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在中央留成的公益金部分中,会每年定向拨给红十字基金会一部分,由他们来支配这些资金的使用,以便更好地帮助患有疾病的困难家庭。

据介绍,红基会彩票公益金项目的执行费是2%,这个标准低于机构整体项目的执行费,“完全是看需求来做,还有一些是机构出一部分执行费用,因为光这个费用是不够的,比如开专家研讨会等,从机构里的经费里拿出一两万。”周魁庆表示,2%只能做到基本支持。

彩票公益金需要花在方方面面,需要关注的点很多。“但对于我们来说,就要努力为孩子争取更多的资金量,因为供需矛盾是永远存在,只要有人在,人道的需求就在”,周魁庆微微闭上眼睛,他的眼前除了那3000多个仍在排队等待救助的孩子外,还将新增加的有望得到救助的3000多个孩子,而他正全力期盼着向财政部申请的2亿元彩票公益金能够尽快批复。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