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王璜生:中国缺乏美术馆的传统

2012-12-06  文/

在中国艺术界,年轻的策展人乐于使用“独立”的字眼,他们希望不受权力、资本、市场的控制,但王璜生的看法要悲观得多——谈独立,那是太奢侈的事了,这是中国当下必须面对的现实”。

王璜生:中国缺乏美术馆的传统
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

从矶崎新设计的中央美院美术馆出来,不到五分钟的路程,有一家可以喝到粤式早茶的餐厅,那是王璜生的饭堂之一。

王璜生是艺术界的风云人物,出生在广东汕头,留一脸络腮胡子,讲不标准的普通话,2009年7月从广东美术馆卸任后,受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的邀请,前往北京,开始执掌这所美术学院的美术馆。

今年是他在北京的第三年。如今,他已将这家美术馆打造成有全国影响力的公共美术馆,潘公凯用六个字评价他:果然不负众望。

在此之前,这家美术馆像中国的大多数硬件一流的美术馆一样,处在半休眠状态,没人知道该去看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王璜生过去后,相继推出“泛主题展”、“未来展”两大双年展品牌,同时策划了大量重量级学术展,势头逼人。在经费有限的情况下,他发挥筹款能力,将一个个展览做成。

这在中国的艺术中心--北京,也是少见的,一个没多少钱的学院美术馆,竟能办这么多高质量的展览,王璜生的作为引人注目,他也因此被视作中国艺术界最有权力的人之一。

越来越善于排座次的艺术界,王璜生的坐席位于第一排,他的旁边,经常是范迪安、单霁翔,前者是中国美术馆的馆长,后者是故宫博物院的最新掌门人。

但王璜生又从来不是一位着迷于权力的“官员”。

在美术馆,他会给嘉宾端茶送水,检查话筒,甚至洗手间的卫生问题。在今年8月开幕的未来展上,当所有工作人员休息时,王璜生还在展厅逐一检查作品。一位在他手下工作的馆员评价这位馆长:“注重细节,事必亲为”,“他想做成什么的,没有做不成的”。

在广东美术馆期间,王璜生一手将这个创立于1997年的新馆打造成了中国最优秀的美术馆,但随着他的离开,这家美术馆发生的巨大变化,让很多人感到遗憾。馆长的离去,美术馆像被抽干了血液。

“我会经常反省自己,是不是我过去太强势了,让下面的人成长不起来,还是其他问题?”王璜生不止一次地这样对记者说。但与此同时,他手下出来的人,很快都被其他机构“挖”走。

广东美术馆的主管部门在选聘下任馆长时,王璜生不是评委之一,这被他视为不合规矩。在美术界,王璜生是一个职业的美术馆人,他也被视为一个不按艺术江湖的常理出牌的人,他还是为数不多的力推当代艺术的馆长,他能容许生猛、大胆的作品进入美术馆,艾晓明的《阴道独白》在广东首演,轰动全国;用社会资金举办的广州三年展,更是奠定了广东美术馆的国际影响。

从最有中国特色画院走到美术馆,反省体制、积极介入当下是知识分子王璜生的追求,也正因为如此,他是一个敢折腾的敏感人物。

在王璜生的认识里,美术馆是一个文化机构,哪怕社会在沉沦,文化总应该弘扬正气,美术馆不仅要做当代艺术,还要有当代意识,有积极介入当下文化的雄心,不能只做一个死气沉沉的陈列室、群艺馆,这个月展牡丹,下个月展菊花,这样的美术馆,不仅远离文化现场,也会生产出大量哭笑不得的展览。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