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广东各市幸福指数出炉 中山最幸福广州人第二

2012-11-29  文/

2011年广东省市、县两级政府绩效评价及公众幸福指数出炉  政府绩效评价:中山居首,广深分列二、三位

2011年广东省市、县两级政府绩效评价及公众幸福指数出炉

政府绩效评价:中山居首,广深分列二、三位

昨日,华理工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绩效评价”课题组第六次发布《2011年度广东省市、县两级政府整体绩效评价红皮书》。这是国内由第三方(高校学术团队)独立完成的、覆盖面最广的政府绩效评价活动。

与2011年相比,2012年采用包括“对当地政府总体表现满意度”在内的52项指标,并将公众满意度与幸福感合成幸福指数,在主观评价领域层增加“幸福感”一项,更加体现公民导向。

地市排名

珠三角城市政府普遍给力

去年排名第6的中山今年突出重围,PK掉去年“夺冠”的广州,首次登上冠军宝座,成今年最大“黑马”,广州则排名第二,深圳仍然排名第三。云浮继去年垫底后,今年跃进前10名,汕尾今年则已是第五次垫底。

与去年相比,今年21市中,有17市总体绩效指数较去年有所提升,仅梅州、汕尾、茂名和韶关4市有所下降。

其中珠三角9市指数均有不同程度的提高,除了江门排名第12之外,珠三角9市中,有8个城市皆在总体绩效指数排行榜前10名中。

而梅州下降趋势最为严重,从去年的第4名跌为17名,究其原因,在于梅州维护社会公正和保护生态环境的绩效,比去年低了许多。

珠三角9市中,中山首次跃至首位,其各领域层指数均排名靠前,没有明显短板。其中,在公众幸福指数、政府满意度、保护生态环境、节约政府成本等领域层,中山均在全省排名第一。

两翼及粤北各市,则以云浮、河源、清远3市的提升最明显,尤其是云浮,今年更是“不甘垫底”,一举“杀进”前10名;汕尾好不易在去年摆脱“包尾”的境地,今年再次垫底,年度整体绩效与排行第一的中山相去甚远。

观察

●政府更加重视保护生态环境、促进经济发展和维护社会公正,但在控制政府成本和公众满意上却不尽如人意。

●整体绩效指数有所提升,但各市差异仍然较大,不同市或县上升幅度高低不一。

●指数结构发生了变化,整体绩效指数高于0.65的有7个地市,低于0.60仅有汕尾市。

幸福排名

“感性幸福”与“理性幸福”反差大

去年刚纳入评价体系的公众幸福指数评价是《红皮书》中最引人关注的子评价项目。评价显示:政府整体绩效排名居首的中山市,其公众幸福指数也最高。

值得关注的是,幸福指数最低的汕尾市,无论是幸福感还是满意度,都是全省最低。全省公众幸福感颇高,平均得分70.09分(百分制),而满意度得分却“齐刷刷”走低,全省平均值仅52.56分。课题组表示,这意味着公众“感性幸福”与“理性幸福”存在较大反差,政府善治只是幸福指数一个方面。

观察

●去年全省公众幸福指数得分为61.32分,高于百分制评分的中位值,但得分仍属偏低。

●总的来说,广东公众幸福感评价趋于正面,幸福水平有待提升。

●珠三角公众幸福指数高于两翼和山区,显示幸福指数与经济发展水平存在一定关系。

区县排名

宝安区成“龙头大哥”前20位中广州占7席

在全省121个县(市、区)政府整体绩效排行榜中,宝安区连跃16个名次,坐上冠军宝座,萝岗区、罗湖区紧随其后,去年排名第一的花都区今年“爆冷门”,被踢出前20名,榜上无名。

值得一提的是,总体绩效排名前20位中,广州有7个区(市)入围。

观察

●以A类县(市、区)为例,五个领域层中得分水平最高为保护生态环境;得分水平较低的是实现公众满意领域层。

《红皮书》课题组接受新快报采访

“评价政府不应只聚焦在GDP上”

《红皮书》今年已是第六次面世,作为一项探索性的实证研究,政府整体绩效评价针对全省两级地方政府,如何使评价具有科学性、合法性及公信力,备受各方面关注。为此,新快报记者对话华南理工大学政府绩效评价中心主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郑方辉。

评价反映政府绩效非区域竞争力

新快报:广东各地发展不平衡,将21个地级以上市和121个县(区、市)统一评价是否公允?

郑方辉:我个人认为,政府绩效评价本质上是比较性评价。从整体绩效的概念出发,只有对一组同级政府进行评价才有意义。换言之,将社会经济、区域文化等迥然有别的同级政府置于统一的评价体系中,是政府绩效评价的内置要求。

依经济发展程度,广东全省可划分为珠三角地区、山区和东西两翼三类区域,人均GDP相差悬殊;从县级单位来看,则可分为区、县级市、县三类,显然,各类特质不同。为了使政府绩效评价尽量公平和合理,在评价过程公正的基础上,既力求有统一的体系和标准,又尽可能贴近各地实际状况,评价结果旨在反映政府绩效,而非某区域的竞争力。

新快报:那你们如何从技术层面实现这种“基础的公平”呢?

郑方辉:我们采取了三种措施;一是主要针对因政府行为(政策)所带来的社会经济各方面的变化量,即增量,设计评分标准;二是充分考虑到因存量的不同,增量所反映的事实上的差异;三是设计可替代指标,将城区和县(市)区别对待;如绿化面积、人均基础设施拥存量等指标。

新快报:我们注意到评价结果中一些让人困惑的地方,如梅州比去年暴跌13名。能给我们讲讲原因么?

郑方辉:评价折射的一些“反常”现象,与评价的概念及体系有关。梅州排名下跌的原因是,梅州方面的维护社会公正和保护生态环境绩效比去年低了许多,除个别原处高位指标的下滑以外,当地政府也应反思其经济发展路径和对其他领域的平衡。

不能只看GDP,更要拼全面绩效

新快报:前几年评价结果公开后,面对这张“年度成绩单”,地方政府感到压力。你自己如何看待这种评价结果?

郑方辉:有什么样的评价导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行为。对于评价结果,应该理性看待,包含两层意义,一是面对“数字”事实,尤其是要探析其结果的构成和成因,二是未必等同政府的成绩单,更不可和政府领导等同起来。

几年来,我本人亦深切体会到地方政府的“压力”,但没有压力也就没有动力。总结改革开放30多年经验,人们普遍认为,成功很大程度上在于地方政府之间竞争。我们以为,随着背景改变,竞争导向不应该集中在GDP等少数几个指标上。将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竞争上升到整体绩效竞争,不失为全面贯彻科学发展观的有效路径。

新快报:在你看来,政府该如何提高绩效?

郑方辉:提高政府绩效指数的途径多样,我以为有三点十分重要:首先是均衡发展,指标年度变化值相对稳定,避免大起大落。其次是经济发展、社会公正与环境保护取得平衡点。最后是关注公众最为关注的核心问题,如政府廉洁,这类问题具有放大效应。我们这套评价体系,力图体现我们对政府职能定位、科学与可持续发展的信念。由于县级政府绩效指数区隔度很小,我们改排名为五色归类,减轻地方政府“压力”。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