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胡德夫:一次精神碰撞的音乐之旅

2012-10-27  文/王小峰

2005年,55岁的胡德夫出了自己平生的第一张专辑《匆匆》,满头的白发告诉人们,这位歌坛新人一定有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世纪70年代台湾民歌运动,奠定了来台湾流行音乐甚至整个大陆流行音乐的基调,胡德夫就是这场民歌运动的重要人物之一,作为卑南族歌手,胡德夫在当时更大的兴趣不是唱歌,而是参与到更多社会活动和民主运动之中,一直为台湾少数民族争取权益,直到录制《匆匆》。单纯从流行音乐这个角度来讲,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台湾流行音乐历史里又不能少了他这个名字。

胡德夫:一次精神碰撞的音乐之旅
胡德夫

《匆匆》给当时的歌坛带来了一些不一样的声音,也像一幅幅田园风景画,赢得了很多听众。2006年,胡德夫第一次来到北京,在一个叫“愚公移山”的酒吧里唱了一次,当时台下有几十个观众,在这次演出之后,大陆的听众开始慢慢熟悉了他的歌声。今年9月8日,胡德夫在北京的壹空间LiveHouse演唱,不大的演出空间挤进来400多人,还有100多人等在门外。胡德夫说:“本来想能有几十个人一起来交流一下,听一下新专辑,没想到来了这么多人。”交流变成了很正式的演唱会。

从上一张专辑《匆匆》到最新专辑《大武山蓝调》,胡德夫的名字总是若即若离地出现在媒体上。本来,一位被自己雪藏了几十年的歌手,借着复出可以再度辉煌一下。但胡德夫在接受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6年在音乐上其实蛮荒芜的。”

演出有很多,胡德夫指的“荒芜”,是说他并没有创作新的作品,而是把精放在他的家乡青少年身上,让那些离开家乡到台北这样大城市生活的孩子适应生存。

“我11岁就从大武山到了台北,我一直都在台北,渐渐地看到很多部落的孩子不管是初中还是高中,他们都转到了大都市里读书,很多人一下适应不了大都市的生活,甚至很多大学生也适应不了,退学回去的也很多。从我的时代到现在,知识人口也在渐渐增加,来到都市的孩子也多了。偏远地区的孩子小时候对都市了解很少,他们也向往想要来到都市里观光,来看一看。我想要做一点事,比如他们可以在三年级来一次,六年级来一次,毕业的时候再来一次,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让他们看的。希望他们在小的时候可以来看、来认识这个地方,而不是在山谷里去猜想都市是什么。一个是了他们的心愿,一个是让他们住正式的酒店,让他们知道心里想象的大饭店是这个样子。我们会给他们一个场所,让他们展示给大家他们喜欢的东西,他们会什么。然后我们会把这些东西整理好,等他们再大一点,六年级或者毕业典礼再回来的时候,看看他们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喜欢美术的孩子可能对音乐也感兴趣了,在这个过程中也许会碰撞出火花。台湾都是升学主义,很多博士、硕士生都没有工作,我们的孩子是不是要走这样的路,或者毕业后去做公务员?我想知道他们喜欢什么。希望他们无论工作或者读书,心里有一个准备,不会一到了大城市就迷惘、懵懂,因为适应不了而迷失,或者是经历很多困顿和挫折。我自己也经历过这个阶段,初中、高中在一个教会学校读书,在一个被保护起来的城堡里生活,但离开学校就不知道往哪里走了。这件事我们已经做了六七年了,让来自比较偏远地区的孩子参与,我们会去呼吁社会关注一些快要被裁掉的学校。我到了今天的年纪,比起唱歌或者其他的什么,做造福下一代孩子的事,此生无憾。”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