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我国核电发展目标可能下调 安全监管无需弃核

2012-05-16  文/

我国核电发展目标可能下调 安全监管无需弃核---

受访者

冯飞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经部部长史丹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

核电发展规划再露端倪。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钱智民 10日称:“《2020年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和《核电安全规划》已通过国家能源局审议,并上报到国家发改委。 ”两个规划如获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将重开启中国核电建设

核电作为一种重要的清洁能源,与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相比,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的专家表示,中国应积极发展核电,日本核事故对核电发展会带来短期的负面影响,但我国能源消费的总量增长较快,不可能像其他国家一样弃核,应高度重视核安全监管。

我国核电发展目标可能下调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国四条”要求在核安全规划出台之前,我国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包括开展前期工作的项目。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日前称,核电中长期发展目标可能最终被定于6000万到 7000万千瓦之间,低于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的8000万千瓦。

记者从国家能源局相关人士获悉,此次《核电中长期规划》主要与《核电安全规划》相配套,核电中长期发展目标将低于此次媒体报道的7000万千瓦。

“中国发展核电别无选择,虽然单位GDP能耗出现下降,但按2015年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例看,2015年要占11.4%,2020年占到15%,目前非化石能源占比大概在8%左右。非化石能源包括核电和可再生能源,可再生能源又包括水和非水能源;可以大规模开发利用、技术相对成熟又有经济性的,只有核电和水电,水电建设周期很长,生态保护任务比较艰巨,而且水电受气候影响较大,去年由于干旱造成水电发电量下降,在这样的况下必须发展核电。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经部部长冯飞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冯飞的观点得到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史丹的赞同,告诉本报记者:“我国应该积极发展核电,在环境效益、供电稳定性和带动其他产业发展等方面,核电很重要。然而,发展核电并不意味着‘大干快上’,要以科学的态度做好规划,现在有很多基础工作还没有解决,比如核废料的处理等,应高度重视核安全问题。 ”

“中国核电审批项目大多采用二代核电技术,与日本福岛的原理类似。自日本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国家对核电装备的安全技术要求就不断升级。从目前来看,三代核电技术取代二代技术已成大势,而三代技术中的AP1000凭借其安全高效性将逐渐成为未来核电技术主。 ”中广核工作人员说。

核事故促技术和标准提高

日本核事故在全球引发后遗症,瑞士、德国、意大利等洲国家先后宣布“弃核”。张国宝也称:“虽然全球各国对于核电发展的态度不一,但中国从政府到业界对于未来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积极性仍在保持。 ”

“德国等国家发展了替代能源,但我国还不可能弃核。目前电力供应主要依靠煤电,很难清洁化。全球发生的核事故更多的是人为事故,在于安全管理和专门监管,只要把它看作高危行业,还是能实现安全管理。如果严格管理、落实责任,能够实现安全发展核电和节能减排的目标。但现在人才和技术有些跟不上,今后要加强人才培养,各要素要匹配,才能安全稳定协调地发展。 ”史丹对记者说。

冯飞也表示,核电最重要的是安全性,核技术经过几十年发展有很大进步。全球核电发展历史上曾出现过几次核泄漏事故,会对核电发展带来短期的负面影响,但大事故会让核的技术和标准有质的飞跃,上一个新台阶。日本核事故后,全球核发展会减缓,甚至部分国家宣布弃核,但核电对人类的贡献,特别是在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也是必须发展的,但会经历增速减缓的过程。

“在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前,国际能源署预计未来核电增长到2020年在现有基础上会提高6到8个百分点,但当初的想法目前来看难以实现了。但核技术会向更加安全可靠的方向发展,特别是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商业化应用。 ”冯飞说,现在的核技术要更加安全、高效,目前我国在核先进技术应用上走在了世界前列,第三代核电技术全球还没有商业化应用,中国有4台在建的第三代核电,都是通过引进和合作的方式。

国家核电技术公司董事长王炳华称:“中国政府一直强调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战略,核电站建设最终由政府进行决策,有三条重要依据,技术在全球最先进、安全标准最高、核电站的排放最严格。未来中国核电发展的技术与安全路线在福岛事故后逐步清晰。 ”

核电重在监管

福岛事故一周年前后,国政府宣布结束30多年没有新建核电站的历史,美国政府担保业主投资80亿美元开始建设沃特电站,2台AP1000的核电机组。英国政府决定在2050年之内重新建设22座反应堆,以替代目前正在运行的20个反应堆。

“中国要找到大规模发展的非化石能源,目前看是水电和核电。一个核电机组总量可达到一千万兆瓦,而风电的主力机型平均不到2兆瓦;核电一年的利用小时数是8000小时,风电往高了说是2000小时;大规模替代效应可以看出来。 ”冯飞说,目前我国核电的建设规模确实大,在建的核电机组有28台,大概占全球在建机组规模的43%,适度放缓核电站建设,避免萝卜快了不洗泥,防止安全隐患是必要的,同时要加强核安全监管。

对于日本核事故,冯飞认为最大的教训是核泄漏事故发生后的应急能力不够,而且没有独立的核安全监管部门,主管核电安全监管的和主张发展核电的部门在一起,所以地震后日本迅速成立了独立的核安全监管机构。

“目前来看,我国核安全监管的部门和能力短缺,核安全监管机构设在环保部,一个核安全局,从人员设置和机构看,还跟不上如此大规模生产的需要,核设备建造、运营,核安全监管的机构和能力都要加强。 ”冯飞说。

与国际企业加强合作

光大证券分析认为,风电和光伏等新能源发电,无论从装机容量、发电量还是电力供应的稳定性上都无法完全替代核电。但考虑到在日本核事故后,公众舆论对于发展核电的态度较为敏感,各国在发展核电上的政策选择上大相径庭,促使管理层对中长期规划核电装机目标的制定较为谨慎。

“由于人们对核电和核安全的担心,会影响到核电站的选址。全球发生大的核事故,这提醒我们要更关注核电的安全,包括建设过程、运营和核废料处理。 ”冯飞建议,应加强核的国际间合作。在选址、灾害防治、核事故发生后的处置预案上,既要和国外企业加强技术和产业合作,同时在安全上加强合作,充分汲取日本核事故的教训,更高效地发展核电。

在史丹看来,核电的发展核心是以安全为目标,从日本的事故可以得到的教训是,核电的选址,不要选在人口稠密的地方,还要考虑后期的处理。目前我国对国民的核电安全教育做得还不够,不论是核电站的工作人员还是普通百姓,加强安全教育可以减少事故带来的风险和危害。

她建议以科学的态度做好核电规划,不能受地方政府从经济角度考虑的影响,因为上核电项目对当地经济的带动作用较大。 “不适合建的地方坚决不建,从整个公共保障的基础上,满足经济社会需求,从全国配置考虑,建在合适的地方。 ”(记者 刘慧)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