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陈丹青:艺术考试正在摧毁真正的艺术

2012-04-25  文/顾村言 徐佳和

荒芜的青春岁月,甫一进入艺术领域,陈丹青与好友“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不按部就班,从兴趣出发。结合自己的艺术成长经历,对照当下的艺术招生与考试,陈丹青对《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说:“我们很幸运我们成长时没有考试,有考试就没有艺术。”

陈丹青:艺术考试正在摧毁真正的艺术
旭东、陈丹青、韩辛

因为在上术馆与百雅轩正在进行的“四十年的故事”大展,画陈丹青、林旭东、韩辛三位沪籍艺术家这些回到上海。展厅入口处是三位老友去年骑着自行穿越上海弄堂的大幅黑照片,灿烂的笑意一如他们共有的青年华:那些在上海弄堂小房子中一起偷听欧洲古典音乐、在纸上泼洒颜料、彼此玩笑的日子。

有意思的是,以西藏组画成名的陈丹青、转向电影又回到油画的林旭东、去美又回的自由画家韩辛都有着强烈的“美术馆情结”,尽管在相当长时期内三人并未正式被上海美术界承认。这一展览让人感兴趣的也正在他们三人的艺术自学的成长经历,为今天的艺术教育提供了生动鲜明的对比与反思,在接受《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专访时,陈丹青说:“从我们的成长经历看,之所以成为艺术家,就是因为没有考试——有考试就没有艺术。”

江湖和体制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状态的陈丹青认为,自己的艺术既脱离了和“文革”的关系,和已经形成另一种“官方艺术”的中国当代艺术之间“没什么关系”。

艺术评论:这次在上海展出的“四十年的故事”可以说是记录了你们三位上海老朋友之间的四十年的美术史,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是你和林旭东、韩辛三人的友谊与艺术成长史,也可以说是代着一段在中国“文革”期间成长起来的艺术家的成长史,现在回看成长经历有什么体会?

陈丹青:我们的友谊始于1970年代,我画中那点欧洲意识就来自旭东与韩辛。同辈的腻友好比镜,回看七十年代的旧作,我们虽是三种性格、三副面孔,然而真的是彼此的老师。我们艺术成长经历说明了一个问题,有考试就没有艺术——而那时我们不需要考试,那时我们一起听、看书、画画,全按着自己的兴趣在寻找艺术。

艺术评论:现在对艺术类考试诟病极多,《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今年也曾对此专题关注,但具体到“有考试就没有艺术”,在当下该如何理解?

陈丹青:艺术意味着一种自和一种独立性,而考试把你造成一个听话的、按部就班的、被动的人。现在美术学院教育结构上分成了一年级、两年级、三年级、四年级,一年级可以画什么、不可以画什么,到了二年级一定要画什么、一定不能画什么。但回看我们的成长经历——我们那时候没有这些。我们一出来就画自画像,就临摹,想画什么就画什么,当然有点不按部就班,但是人的才能有时候不要小看,尤指小孩子不要小看,他有的所有的感情,所有表达能力都具备。就是说只要临摹的东西是对的,有一定的老师指导,只要几句话,就可以了。艺术就是这样起来的,文艺复兴、敦煌的画就是讲一个老师带着一群小孩。这个就看你怎么画,所以现在中国的术教育把简单的事弄得很复杂,可是把很复杂的事情弄得很简单,人的才能、人的性格、人的感情无穷复杂的,他却弄得很简单,先解决这个问题、再解决那个问题,扯淡嘛,完全是扯淡,是教育部的考试,所谓的教学大纲,很大的问题是今天这些在大学教学的老师不懂教学。

艺术评论:你们当时的老师还承接着民国的韵。

陈丹青:我们感到有幸,我们在上海,有幸碰到了一些像颜文樑这样民国时代的老艺术家,他们及时给了我们信心,他说:“哎,你这个不。”而事实上,我们没有上过文学课,没有上过美术课,没有上过音乐课,世界名著,听古典音乐,画油画,其实我们那个时候并不是那么自信的,而且连自信不自信都谈不上,我们不知道对不对,但是我们有的是感情,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现在拿出来看看,那真的是对的,我们没有错,我出国以后未必画得有那时候好。千万不要看不起小孩,小孩子从学龄开始他的感觉就是健全的,像个电脑,最初所有零部件都是对的,问题都是出于后面的程序加盖的。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