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傅雷与黄宾虹以及汉代印章“傅雷”

2012-04-20  文/张瑞田

在中国,收藏周秦古印,黄宾虹无人能比肩。汉印“傅雷”印一定是这一时期觅得,与傅雷相识,便慷慨相赠。文人的痴古情调,于此可见一斑。

傅雷与黄宾虹以及汉代印章“傅雷”
傅雷致黄宾虹书札

1943年9月25日,傅雷致函黄宾虹,着重谈了黄宾虹邮寄上海的参展作品,对作品能否平安抵达上海而忧虑。末了,傅雷笔锋一转,说道:“……承示汉印可与贱名相同,可谓幸遇,倘荷代购暂存已亟心感,赐赠万不可当,价款稍迟并算。”

显然,黄宾虹得汉印“傅雷”印,与翻译家、文艺评论家傅雷一名同,计划送与傅雷为念。

对书画与古物,傅雷舍得钱,因此,他对黄宾虹云“赐赠万不可当,价款稍迟并算”,绝不是谦辞。

陈叔通为黄宾虹撰写的一则简介,言简意赅,高度概括了黄宾虹不平凡的一生:“黄质,字朴存,又字宾虹,亦字予向,后以宾虹为名,安徽省歙县人。清末从事革命。辛亥以后,专攻画。收藏,尤富鉨印,有《滨虹草堂印谱》初集至四集。好游山水,画乃益进。晚年善水墨作法,加浅绛青绿,与油画合于一炉。能作古篆。著古鉨释文、纪游诗草。”

其中“富收藏,尤富鉨印”句,可窥黄宾虹在鉨印收藏和研究领域的作为。

不错,黄宾虹对三代印章古玺研究尤深,每于市肆所见,倾囊购买,积珍品达一千枚之多。黄宾虹在《八十自叙》中说道:“……频年收获之利,计所得金,尽以购古今金石、书画,悉心研究,考其优绌,无一日间断;寒暑皆住楼,不与世俗往来。”他先后撰写并发了《叙摹印》、《金石学之津逮》、《虹庐笔乘》、《滨虹草堂集古印谱序》等印学文章。黄宾虹用文言写作,文字简洁,观点明确,搜集材料竭泽而渔。张桐瑀在《中国书法艺术大师——黄宾虹》一书中写道:“黄宾虹对三代古文字一直研究不辍,研究论文及印谱常刊行于世。所搜寻的周秦古印日见丰富,收藏枚数在上海已属前茅。”

我想,在中国,收藏周秦古印,黄宾虹也无人比肩。

汉印“傅雷”印一定是这一时期觅得,与傅雷相识,便慷慨相赠。文人的痴古情调,于此可见一斑。

这件事,这枚印,我一直心向往之。读傅雷的文章,一直小心,生怕漏掉提及汉印“傅雷”的文字。可是,翻来覆去地读,也没有看到对这枚汉印的述说,是黄宾虹没有送,还是傅雷没有要,不得而知。咸读黄宾虹致傅雷手札,依旧得不到回答。曩去京北拜望傅雷次子傅敏先生,询问汉印“傅雷”,傅敏语焉不详。

傅雷与黄宾虹之间的忘年之交,堪称艺林佳话。傅雷于1943年末在上海为黄宾虹举办的个人画展,社会影响,市场推广,珠联璧合,黄宾虹大为满意。关于这次画展,黄宾虹于1953年10月20日复函傅雷表示:“……今次拟开画展,得大文字之揄扬,喜出望外。又有裘、顾诸位之辅赞,亦不易得。”

傅雷致黄宾虹的一百余通手札,表现出傅雷较高的书法审美水平和书法创作a>能力。傅雷作手札之余,能否创作一些不同尺幅的书法作品,在这些书法作品中能否使用汉印“傅雷”印?研究傅雷手札之余,留意傅雷的书法作品,遗憾,无从觅得,也就没有机缘看到汉印“傅雷”了。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