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沥滘村改造拟建约40栋高层回迁房

2012-02-15  文/

       沥滘村建村于南宋

       行走在沥滘村里,一辆辆三轮摩托车擦身而过,黑臭干涸的小河涌蜿蜒而过,彩色的农民房“亲密无间”地相互“依偎”着,乍一看,这是一座广州再普通不过的城中村。然而循着那些幽深的青石板巷走进去,却常常能发现一座古宗祠、一口古井、一座房头长满野草的古民居。这一切透露出古村的“秘密”——它有着800年不寻常的历史。广州有俗语称“未有河南,先有沥滘”,早在清代,这里便是“五百年祖德,十三代书香”的名村。

       位于珠江边的卫氏大宗祠始建于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距今392年,被称作广州保存最完好、最壮观的宗祠之一。卫氏大宗祠正门高挂对联“爱江海汪洋陷入番禺开沥滘,羡峰峦秀丽再过东莞辟茶山”,浓缩了沥滘大族卫氏的历史。约在唐末宋初,卫氏开始迁入广东,住在南雄珠矶沙水村。据《卫氏族谱》记载,在南宋建炎年间(1127年—1130年),有一个叫卫宁远的人,生有四个儿子,长子早逝,他的其他三个儿子带领族人南下。其中,第三和第四个儿子同去了东莞茶山,唯独第二个儿子卫达,来到当时属于番禺的沥滘,被这里旖旎的山水风光深深吸引,在村东龙眼树脚下定居下来,成为沥滘卫氏的开村之祖。

       卫氏大宗祠正门墙上有一块修补过的痕迹。1856年鸦片战争期间,英国军舰入侵广州途经沥滘,看到宏伟的卫氏大宗祠,以为是广州府衙门,于是向其开炮,轰出了一个大窟窿。如今,卫氏族人逢年过节仍在宗祠内大摆筵席、欢聚一堂。

       古祠堂变身仓库宿舍

       沥滘村内的祠堂,不仅卫氏大宗祠这一座,而是“一群”。村内原有宗祠31座,现存明清宗祠13座,但除了卫氏大宗祠等一两座外,其他祠堂保护情况都十分堪忧。

       位于南洲路沥滘中区一巷18号的御史卫公祠,隐居于陋巷内,门前一对石鼓已不知所踪。推门进去,发现祠堂内被人用木板隔出了七八个房间,有简陋的厕所、乱搭建的洗手池、洗菜池,一扇古朴的雕花木窗下,摆放着砧板、菜盆。来自江西的打工者老谢去年7月来到沥滘并住在这里。老谢说,这里居住着30个建筑工人,有男有女,住在这里是公司的安排。祠堂的居住环境很差,四面透风、屋顶漏雨,老谢叹口气说:“打工的就是要吃苦啊!”记者问他知不知道这里是古建筑,他说“不知道”,而御史卫公祠门口就挂着海珠区文广新局去年12月发的“海珠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牌子。

       而相比起丽溟卫公祠,御史卫公祠还算保护得好的。推开丽溟卫公祠的大木门,记者惊讶地发现里面杂乱地堆满了纸箱。一名妇女警戒地跳出来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据她说,这里已经成为某公司的仓库,用来堆放等待托运的货物。丽溟卫公祠的瓦顶已经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色塑料棚。整个祠堂看起来最新的就是其匾额。村经济联社一名干部说,这块牌子还是几年前他清理祠堂时翻出来的,并重新上漆。“原本油漆掉光了,刚开始还以为是一块普通的木板,仔细一看上面有字,才知道是匾额。”这名村干部说,“有人认出,这是我们村幼儿园曾经用过的一块‘床板’。许多1970年代生的村民都在上面睡过。如果不是用来当床板,这块匾额可能早就不在了。”

       行走在村内,不时能见到四五人合抱的大榕树,据村民说这些榕树最老的有500岁了。此外,村里常见青砖灰瓦锅耳墙的古民居,但是都已经无人居住,里面堆满了货物或者被改成简陋的加工作坊。村内原有8条河涌,现在多被填平盖房。沥滘东街还有一条小河涌穿村而过通向珠江,河上存有两座石拱桥,看起来颇具古意,但村民也说不清是哪个朝代建的。

       专家呼吁古建筑应原址保护、整体保护

       古村保护是沥滘村改造面临的重要课题。祠堂等古建筑的去留也几经“纠结”。去年10月,市三旧办批复的《沥滘村“城中村”改造方案》中明确,沥滘村的13座明清祠堂,除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卫氏大宗祠外,其他祠堂都要进行“保护性迁建”,即原砖原瓦拆除并易地重建。

       在卫氏族人的呼吁下,去年12月,海珠区将保存较完好的御史卫公祠、石崖卫公祠、志宇卫公祠和和卫公祠也列入区级文化保护单位,明确将进行“原址保护”。而对于其他古建筑,则“原则上需原址保护”,确需迁移的,必须将有关规划方案、文物保护迁移方案经市专家论证,并报相关部门同意后方可实施。

       沥滘村一些卫氏老人担心,这些没有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祠堂,在改造中难以避免被拆的命运,因此仍希望通过媒体及有关部门奔走呼吁。但村里不少年轻人对保留宗祠并不十分热心,一名村民说:“那些列入文物的可以保留,不是文物的希望能按面积折算成补偿款分给族人,毕竟这是家族产业。”

       古建筑专家汤国华说:“国家法律里不存在‘保护性迁建’这一说法,迁建都会对文物有一定的损坏,在迁建过程中也会破坏文物的建筑材料,不利于文物的保护。”

       “连我们建筑界的祖师爷梁思成都会遭遇‘保护性拆迁’,现在古建筑的保护何其无奈!”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副主任田银生教授感叹。原砖原瓦拆迁并异地重建,总比毁掉一座古建筑好。但人们往往忽视了一点:建筑是依托其环境存在的。取消了古建筑的原始环境,建筑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因此保护古建筑,应以原址保护为原则。

       田银生教授指出,与北京大气瑰丽的皇家建筑不同,广州的古民居、古祠堂以单体论并不出彩,它们是以群体存在的,越是不起眼的民居、祠堂,越是应该整体保护。像沥滘村这样现存明清古建筑群、保存了古村规划样式的,在广州已经是凤毛麟角,希望有关部门不要简单粗暴。“不仅要保护祠堂,还要保护没有列入文化保护单位的古民居、河涌、古桥。”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