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生活 > 正文

郭庆祥:徐悲鸿的学生只能画照片

2012-01-17  文/

创新是艺术的生命。大众审美的缺失和文化教育的失策,也是大众艺术价值观的悲哀。颠倒和歪曲的审美教育再继续下去,就会导致世界的耻笑和艺术史的耻笑。不符合艺术创作规律,也就是一个作坊式画匠的称谓,其作品也无艺术价值可言。

郭庆祥:徐悲鸿的学生只能画照片
郭庆祥

徐悲鸿体系培养的学生只能画照片。

艺术品鉴:尽管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中饱受冲击,艺术的创新却从未停止,艺术作品也不断产生新的趋势,涌现出新的艺术家,并产生越来越多的审美和艺术价值观。一直以来,坚守和创新就像艺术的两条腿,交替着前行。您对于我国的艺术创新怎么看呢?

郭庆祥:艺术作品要经得起学术的检验,其首要标准我认为就是创新,创新虽然不是唯一的标准,可能也会失败,但它是艺术的生命。       

对此,我们必须要改变对近现代绘画艺术价值观已有的认识。如中国美院前身国立杭州艺专是以吴大羽为学术主导的中西融合且自由创新的现代绘画体系,培养的赵无极、吴冠中等都是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并且真正传承和发展了中国绘画形而上的精内核。而以徐悲鸿体系为主导的中央美院,引进的却是西方数百年前行并在当时已经落的写实技巧,拘泥于对前物象外在的描绘,约束了画家个性创造力,作品也无法产生具有时代感的心灵和感的碰撞,误导了美术教育,培养的学生有的至今还只能画照片。

艺术品鉴:您认为这种现象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郭庆祥: 如果约束了画家的个性创新,不能不说明大众美的缺失和文化教育的失策,也是大众艺术价值观的悲哀。这种被颠倒和歪曲的审美教育再继续下去,就会导致世界的耻笑和艺术史的耻笑。今天的人们只知道齐石、徐悲鸿,但又有多少大众认识真正有艺术成就、对现代美术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赵无极、吴冠中呢?

陈逸飞是在画市场中典型的商品画画家。

现在一些平庸的画家,绘画行为靠的是吃着老祖宗创造的“老本”反复临摹制作,跪在古人面前已经站不起来了。

艺术品鉴:

现在的油画市场中,陈逸飞的油画作品曾在国外市场受到推崇,也受到争议,您对他的作品怎么看?

郭庆祥:陈逸飞就是在油画市场中典型的商品画画家。为什么?因为在陈逸飞的作品中,思考方式、绘画语言、表现技术都是沿袭了西方300年前的绘画成果,并且有严重的他人代笔行为。虽然他所描绘的内容和以前有所不同,但这不能作为艺术创新的理由,因为他在艺术思想上没有创新和启发。           

没有艺术思想的独立创新精神,其艺术价值等于零。现在一些平庸的画家,绘画行为靠的是吃着老祖宗创造的“老本”反复临摹制作,跪在古人面前已经站不起来了,没有自己的艺术创新精神,还打着继承传统旗号来炫耀自己。现在一些所谓“古意盎然”的作品,实际就是些摹古的商品画,毫无艺术价值可言。那些画家摹古而不出新,吃老本没没了,中国文化精神就被这些打着继承传统的旗号歪曲了。

齐白石,他就是个画匠。

艺术品鉴:现在市场上对名家作品的狂炒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今年秋拍作品中不乏大师、大家的作品,有些作品价格也纷纷破亿。您对此怎么看?

郭庆祥:在名画家的作品中,也有一些“劣艺术”,就是那些够不上有艺术价值的商品画、应酬画。齐白石就是那种多给点钱就在画面上多添点内容或颜色的画家,如客户要求在已完成的作品上多加个、多加个虾等,他就多要加数块钱,这是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吗?所以,齐白石自己从来也没认为自己是大师,他就是个画匠。“大师”的虚名都是后人由于政治或经济等各种利益,而吹捧炒作,强加在他身上的。张大千这类画家也是没有自己独立的艺术思想,在技术上抄袭、临摹古人,甚至去画一些工匠商品之作。

艺术品鉴:我们知道您曾对流水线作画现象作过辛辣批评,并官司引身,在业界引起强烈反响。

郭庆祥:现在有些流水线生产的程式化、模式化的商品画,雷同题材、雷同技术,这些自己克隆自己的作品,其艺术价值又何在?不符合艺术创作规律,也就能适合一个作坊式画匠的称谓,其作品也无艺术价值可言。

艺术品鉴:在现在的收藏市场上,很多藏友收藏着一些有“官衔”的人物的作品,而且一旦有了“官衔”,其作品也就价高一筹。对于这些人的作品,藏友们应怎么判断它的价值?

郭庆祥:艺术品的价值不是市场上阶段性的价格说了算的,价值和价格往往也不是划等号的;艺术家也不是“封号”和官位名气说了算,还是要凭作品说了算。收藏艺术品不是在收藏作品的“官衔”。

每届美协主席、书协主席的诞生都会劳累一批人,他们抓住大多数人审美缺失和迷信官位的弱点,拼命争官搞投机,根本没时间和心思去搞艺术创作,其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套上官衔的光环来抬高自己作品的价格,蒙骗大众谋取更高利益。藏友们不要认为在美协书协有了职务就是艺术家,作品就有艺术价值,当他们一旦离开位置,也就会被人们淡忘,作品也会一文不值。世界上杰出的画家莫奈、梵高、毕加索,甚至波洛克,他们担任过什么职务吗?有人可能说这是中国特色的现象,那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这个“特色”是不正常的,它无利于艺术的创作,只能带来弊病。“艺术家”本身艺术价值的含金量高于任何“主席”光环的价值。

现在的艺术品价格,并非是其价值的体现。

要捂紧自己的钱袋,时刻提防市场中各种陷阱和圈套,不要被一些概念炒作所误导,不要盲目向浑水里扔钱。

艺术品鉴: 现在的收藏热让很多有投资意愿的人纷纷投身到艺术品收藏领里,但是由于并不了解艺术品的价值,所以大家就以其在市场的知名度及坊间的冷热程度等因素来判断,以当下的市场价把其收入囊中,这样投资合理吗?

郭庆祥:在近现代书画市场,随着人们审美水平和艺术认知的提高,业界对齐白石、张大千、徐悲鸿等艺术成就已有重新认识和评价,他们的作品价值也会受到影响。而他们一些应酬商品画的行活技术是较容易被人临摹的,市场上他们的赝品也更多,收藏时也有风险。艺术家的真正情感创造他人是难以造假和模仿的,如潘天寿、石鲁、李可染、吴冠中等有创新并个性独特的画作,及刘海粟恣意潇洒而不失霸气的作品,就有价值上升的空间。

当代中国的书画作品,一些画人物画的就换换姿势,或画山水画的就换换山头的简单创作,和一些流水线生产的程式化模式化制作的犹如克隆的作品,以及一些称号“王”、“王”、“牡丹王”、“梅花王”等画家及其作品,本身就不是艺术创作,这些所谓的小伎俩技术代替不了艺术思想创造。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的面孔没有艺术价值可言,在市场上也站不住

艺术品鉴:现在业界对艺术品证券化的探讨非常热烈,尤其是对一些文交所上市作品的价值、真伪依据的缺失,引起大家强烈的质疑,您对此怎么看呢?

郭庆祥:在文交所上市的作品价格被一番狂炒,没有法律法规的保障,是一种文化恶搞现象,也是一个“击鼓传”、利益集团吸金的圈套,必将会出大问题。

有一些在文交所上市的作品,没有真品依据和艺术价值认同,如果偏听旁人言,以赌博的心态盲目进入艺术品市场,是对自己财富的不负责任。一些投资收藏书画作品的投资者,对画家及其艺术成就没有认真研究,对作品的真假都不知道,盲目收藏或投资,吃亏的终究是自己。

艺术的认识是感性的,投资收藏一定要理性。尤其提醒新进入艺术品市场的藏家和投资者,在当前全球性债务危机蔓延,投机者制造的泡沫可能会破灭,会直接影响到中国艺术品市场情况下,要捂紧自己的钱袋,时刻提防市场中各种陷阱和圈套,不要被一些概念炒作所误导,不要盲目向浑水里扔钱。

艺术品鉴:在您看来哪些作品前景看好,哪一类作品要注意风险呢?  

郭庆祥:有情感创新、发现创造,同时有时代精神的艺术家及作品一定会上涨;而流水线作业生产的商业绘画产品、程式化模式化千篇一律临摹古人的作品,一些代笔的作品,一定会下跌

我们要回避艺术品的投资风险,一定要有识别能力。最后再次提醒:对一些真假存疑的、没有正规出版物的作品,不要轻易听信所谓专家的意见。我相信,在以后的艺术品市场,一些“伪”和“劣”的东西会越来越没有市场,“傻子”买单的现象也会越来越少。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