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炒钱投资究竟是贪婪还是经济规律?

2011-10-11  文/

理财投资本无可厚非,但温州民间借贷的乱象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恶果。资本逐利,负利率时代令炒钱成最合算投资方式,这是经济环境的无奈,也是投资人刀口舔血的困境。

用“疯狂”来形容温州现今的民间借贷,已不为过。

“民间借贷极其活跃。”在温州采访,不少温州人坦言:“以前是炒房,后来是炒矿、炒煤,现在则是‘炒钱’。”

市民孙女士就是温州民间借贷大军中的一员。今年5,她卖掉了一套正在出租的三居室房子。在拿到200多万元房款后,通过朋友介绍,将钱投给了担保公司。担保公司开出的利率是一年25%。孙女士说:“我算过账,如果房子继续出租的话,一年的租金也不过4万元。现在将这些钱拿去放贷,一年就能拿到50万元,什么投资能有这么高的收益呢?”

“最合算的投资方式”

孙女士很自信,自己找的担保公司是熟人,银行里的人也在里边投有股份,“实力雄厚,信誉好;险小,利润大。自己不是很担心。”

“把房子抵押给银行,从银行贷款,然后把贷款转借给典当行。”市民方先生的借贷方式更是直接:抵押房产——贷款——放贷——赚取利差。

方先生家里有两套房子,抵押给银行贷了150万元,再把钱借给担保公司。“一年净赚利息近30万元。”方先生说。由于房产市场价值较高,前些年从银行贷款并不算难。现在一年期的贷款利率也仅为8%,自己在拿到贷款后,迅速将钱投进房产公司,房产公司开出一年30%的利率。“如此转手,一年就可以坐享22%的利差,100万元资金一年就能净赚22万元。”

“现在股市低迷,买房限购,钱放银行利率又那么低,不放高利贷又能怎么办?”遭遇接二连三的老板“跑路”,尽管也知道风险巨大,但许多人还是乐此不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市民李先生还是把10万元银行存款取出来,放入了一家熟人介绍的投资公司,“月息5分,放半年。”对这样的“收益”,李先生显然很是满意,他说身边有很多亲戚朋友都选择了这样的方式“理财”。

事实上,无论是把存款取出,还是到银行贷款,在银行业人士看来,孙女士和方先生、李先生的这些钱均来自银行,做的只是把钱从银行“搬”到各种民间高息借贷机构。

“‘负利率’时代,现在国内投资渠道单一狭小,精明的温州人把放贷当成了最适合的资产保值增值手段。”一位银行工作人员说。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今年第二季度的调查,民间借贷首次超越房地产、股票、基金等投资方式,成为温州人眼中“最合算的投资方式”。

“专注于订单的工厂老板玩起了金融

民间借贷本是指企业之间、个人之间、个人和企业之间发生的以生产性用途为主的资金拆借行为。在关学者看来,民间借贷的兴起,一方说明了我国居民创新理财意识的增强与提高;另一方面,作为对当前我国不健全的金融体系的有益补充,民间借贷也是中小企业获得资金支持的重要渠道。

温州的民营企业,大多是从家庭作坊起步。多年来,民间资本一直是温州企业发展的重要血液。在温州,也一直有着民间借贷的习惯。但在国家银根收紧、信贷紧缩和不断调整利率之后,面对企业对资金的巨大需求缺口,民间借贷利率水平不断攀高,吸引着更多的企业和个人将资金投入其中。民间借贷市场也随之变得更为疯狂。

“与过去几年相比,温州今年的民间借贷发展非常火爆。” 在一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长期做投资生意的刘望告诉记者,民间资金的拆借正在从制造业企业扩展至商贸通企业乃至普通家庭,甚至一些地方有“全民放贷”之势。“一度只专注于订单的工厂老板也开始玩起了金融,温州正在成为一座‘借贷之城’。”他笑称。

据了解,在温州仅大大小小的融资性中介机构就有1800多家。

一份被公开引用的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最新公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有89%的家庭、个人和59.67%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目前温州民间借贷规模高达1100亿元。另有温州官方数据称,今年上半年温州民间借贷量达到1200亿元,比今年年初增加400亿元。

来自温州官方的文件也首次证实,当地民间借贷规模占民间资本总量1/6左右,且相当于温州全市银行贷款的1/5。

据悉,2008年温州民间借贷向公众吸储的平均月息为8厘,2009年涨到1.5分,2010年上涨至3分(年息36%),逐年翻番。而央行温州中心支行一份相对保守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各月份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年利率分别为23.01%、24.14%和24.81%,比上季度涨幅高8%。

据介绍,目前温州民间资本的利息率平均水平实际为借款月息3%(年息36%),贷出月息达10%(年息120%)。

“现在还有什么生意能赶上放贷呢?”温州一公司负责人说,“资本需要逐利,不去放高利贷,总不能把钱放在银行等着CPI吃掉吧?”

银行或为民间资本市场推波助澜

值得注意的是,在资金短缺时代,由于利率管制导致信贷市场产生的套利空间,一些银行为了逐高额收益,也采取各种方法,或明或暗地流入民间,为民间资本市场推波助澜。记者了解到,不少民间高息资金的源头其实是银行。像担保公司的资金大多来自银行授信,在百乐家电菊案中,通过在民间收购银行承兑汇票融资,从银行贴现后,资金流入在上海开设的担保公司进行放贷,案发后查获的承兑汇票登记总额超过1亿元。

而一些银行为完成“存贷比”指标,每到月底,银行内部员工会经常性地以高息向企业或担保公司吸储冲量,下季度初再由对方取出存款。而作为交换条件,银行内部人会帮忙向对方提供低息贷款。有的银行员工甚至与民间借贷机构勾结,把贷款放给这些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倒手为高利息民间借贷,更有的其本人就是放贷“主角”,如温州某银行塘下支行信贷员黄某凭一纸假房产证,7次从银行共贷出了1652万元,投放到高利贷机构。

还有的通过与信用卡办卡公司合作,以各种名义从银行申请办理大量信用卡,然后刷卡购物在黑市变现,获得资金进行放贷。而这种操作几乎无任何利息付出,只需按期办理还款即可。

富有“温州特色”的金融乱象还有,由于当地公务员拥有特殊的信用等级,单凭信用就可以借款50万元,加上向银行抵押屋子贷款100万元,“每个公务员都能不费力凑出200万元,加入放贷大军。”一温州市民说。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