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奢网首页 > 资讯 > 正文

功能区规划出台GDP考核被弱化 倒逼企业搬迁

2011-06-10  文/定军

根据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目前全国有436个县级行政单位纳入了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新增千亿斤粮食生产能力规划确定的800个粮食生产大县(农场)纳入“七区二十三带”农产品主产区,这些区域将弱化或者不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GDP)指标。

青岛流亭国际机场和青岛钢铁厂最近陷入纠结。这两个企业所在区被规划为青岛色经济区,由于相互距离很近,青岛钢铁厂的烟筒的烟雾经常对于机场的航班造成影响。青岛地方官员正在考虑是否将两个企业迁出。

而随着6月8日中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公布,上述难题有了初步解决方案。即青岛钢铁厂必须搬迁出去,原因是重型企业按照主体功能区的规划,不应该放在市区。

类似区域产业结构调整与布局,将随着各个省市的主体功能区规划出台推广到全国。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宪平在6月8日的新闻会上指出,这些地区要么强化对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考核,要么强化它对于生态功能的保护和对提供生态产品能力的考核。

由于考核机制变化,这也使得地方将不得不加快寻找新的发展模式。江西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告诉记者,过去像井冈山等地通过发展旅游而不是重工业,已经走出了一条居民收入加快的路子。“尽管财政收入和工业增长并不快,但是农民收入高了,这也有利于经济可持续增长,各个地方需要尽快探索适合本地的发展路径。”他在6月9日对记者说。

千余县GDP考核将弱化

记者获悉,除6月8日中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公布,各个地方去年年底上报到发改委的主体功能区规划也有望在近期出台。一个巨大的变化是,全国可能会有上千个市县的GDP考核将被弱化。

重庆发改委规划处调研员刘渝平告诉记者,过去地方也有考核指标,比如重庆在主城区、周边地区以及更远稍微发展落后的地区,考核的内容都不一样,这些地区的考核往往以一个片区,按照类似的指标进行政绩考核。

但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出台后,重庆在这方面也会有些变化。“按照国家的要求,未来对于县区政府的考核会更加具体。”他说。

据刚刚公布的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全国国土可以分为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区域。

其中优化开发区域是应该优化进行工业化城镇化开发的城市化地区。重点开发区域是有一定经济基础,从而应该重点进行工业化城镇化开发的城市化地区。

限制开发区域分为两类,一类是农产品主产区,必须把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作为发展的首要任务;一类是重点生态功能区,必须把增强生态产品生产能力作为首要任务。

目前农产品主产区涉及到7区23带,这包括东北平原、黄淮海平原等7区,涉及水稻、小麦等农产品。其中粮食主产区建设包括新增千亿斤粮食生产能力规划确定的800个粮食生产大县(农场),核是70个在10亿斤至20亿斤之间的县(市区旗)。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包含有436个县级行政单位纳入了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指出,对不同的主体功能区要实行不同的绩效考核评价办法,对于限制开发的农产品主产区,主要是要强化对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考核,而不是对经济增长收入的考核,对限制开发的重点生态功能区,主要是强化它对于生态功能的保护和对提供生态产品能力的考核。

对于禁止开发的区域,主要是强化对自然文化资源的原真性和完整性保护的考核。“对不同主体功能区各有侧重的绩效考核评价结果要作为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培训教育、奖励惩戒的重要依据。如果你不按照主体功能区的要求开发,就会影响到对你的评价。”他说。

不过,这并非意味着限制开发就不可以搞工业,也并非意味着不发展。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李守信指出,“实际上在一些生态功能区内也允许适度的开发能源、矿产资源的活动,但是必须进行生态环境的评估。”

重庆发改委规划处调研员刘渝平告诉记者,像粮食等农业主产区也不是不可以搞工业,搞一些与粮食等相关的加工工业是允许的。“只要不是污染环境的重工业。”他说。

记者获悉,各个省市自治区上报的主体功能区规划,其确定的功能区分类,已经与全国的规划进行了衔接。国家规划确定的主体功能区划分,在地方的规划将更加具体化。如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的长江流域粮食主产区,在湖北的规划则被分得更细。像监利和洪湖已经被列入限制开发的区域,但同样是粮棉主产区的桃尚未有类似说法。

国家对于限制开发区不考核GDP,也有不同的意见。某县市研究人士指出,国家需要加大财政资金的转移支付力度。原因是目前一些小贫困县仅仅年发工资就需要1个亿,大的还需要2-3个亿。但保护生态环境和维护农业主产区的总资金盘子太大。如仅仅作为全国粮棉主产区的湖北荆州市,2010年就有180亿财政支出,其中100亿需要各种口径的转移支付。

国家发改委秘书长杨伟民透露,去年中央财政拿了250亿转移到重点生态功能区,用于保障这些地区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方面的支出,按照将436个县级行政单位算,相当于每个县平均得到了接近6000万元的均衡性转移支付。

倒逼地方探索新模式

随着各层次的规划公布,一场重点企业大搬迁的大潮即将到来。

其实数年前已有端倪。如数年前北石景山区的首钢已经搬到河北的曹妃甸,重庆主城的钢厂也搬到了郊县的长寿县,武汉的锅炉厂整体搬迁到东湖开发区。目前青岛钢铁厂也面临搬迁。首钢阳特殊钢厂也预备搬迁。

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教授许中波指出,钢铁企业主要是耗能企业,其污染程度比造纸、印染等好一些。目前像青岛钢铁厂烟筒的冒烟都影响到航班,所以搬迁是迟早的事情。特别是目前国家出台主体功能区规划,各地的一些重型企业,特别是污染严重的企业,“搬迁已经不是不需要加快,而是怎么搬迁得更合适的问题。”他说。

据悉,目前重庆钢铁厂的搬迁因为靠近新的水源地,加上上了新的设备,周边汽车和摩托车需要钢材量大,盈利情况尚可。而首钢由于占地太大,摊子多,目前曹妃甸项目据传月亏损上亿元。

事实上,为适应国家主体功能区的需要,国家发改委已经编制了重点产业生产力布局和调整规划,该规划涉及到有色金属、钢铁、石化、船舶、汽、建材等九个重点行业的产业布局调整,这属于国家十七个专项规划之一。而一位地方发改委人士证实,目前国家已经准备多个主体功能区的配套方案,以推进主体功能区方案的实施。

目前一些行业和区域的产业布局调整在加快。比如贵阳正在力促首钢贵阳特殊钢公司、贵州华电清镇发电公司,分别在2012年12月底、2011年6月底前搬迁。这2个企业与贵州水泥厂、国电贵阳发电厂作为4大污染源,年二氧化硫排放量占全市总排放量的63.18%。中国水泥协会秘书长孔祥忠告诉记者,目前地方的水泥厂一般建在矿区,近年来一直在加快搬迁的步伐,国家主体功能区即使不出台,“水泥企业远离生态保护区的搬迁步子也不会放慢”。

江西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则认为,更多的地方在主体功能区出台后,需要尽快寻找新的发展路径。比如像江西省的大余县、上犹县、崇义县、龙南县、全南县、定南县、井冈山市等已经纳入限制开发的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名录。

上述不少赣南地区,过去有的承接了一些转移的高耗能污染项目,赣南地区也有铜矿冶炼和有色金属冶炼项目。该地矿产丰富,可以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开采,“但冶炼应该转移到其他重点开发或者优先开发的地方,而这会影响到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

麻智辉发现,赣南地区森林资源丰富,像崇义县等地分别发展了竹加工项目及产品出口,这是适合本地资源发展的轻工业。井冈山色旅游资源丰富,该地旅游业发展很快,居民收入很高。“只要政府不把GDP和工业作为硬指标考核,居民的钱包可以鼓起来。”他说。

中西部经济发展规划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郝明焕同意这个看法。他在陕西很多地方调研发现,一些资源贫瘠的山区在保护环境的情况下,发展生态旅游以及邀请城里人到本地种菜体验农家乐,也带动了居民收入的提高。但是这样的发展路径需要实践探索。

“尽管这些地区经济没有很快增长,但保护环境的效果很好。居民收入提高了。这样的发展模式,各地需要加快探索,因为这不是大多数地区采取的工业带动服务业发展的模式。” 郝明焕说。 

中奢网官方微信

服务号:中奢网
(Luxuscn,官方消息发布)

订阅号:GossipLuxury

(八卦奢侈品,解码大牌潮流趋势,揭秘时尚大咖撕逼内幕)

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luxuscn、GossipLuxury,关注中奢网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下载中奢网客户端